武林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武林文学 > 姜六娘发家日常醋溜 > 姜六娘发家日常醋溜 之 江凌受伤

姜六娘发家日常醋溜 之 江凌受伤

  

  见妻子两颊绯红美不胜收,姜二爷漂亮的喉结上下滚动,低声问道,“夫人,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丈夫所说的“饮”可不是指的酒,雅正羞得以手遮面,姜二爷低低笑了。

  姜留与姐姐传膳回来,见爹爹傲娇、母亲羞涩的模样,不由得感叹先婚后爱也真是满美好的。她爹这种性子,尤其适合先婚后爱。因为在爹爹眼里,自己的就是最好的,譬如那匹长得矮矬的得胜,现在在她爹眼里,比青龙出色一百倍。

  姜留第一次对未来产生了期待,她也想找一个爹爹这样的丈夫。人长得又帅又干净,嘴甜,会关心人,还有点小傲娇,很有生活情趣。可惜放眼康安城,没有一个长得像她爹爹这么帅的少年郎。

  姜二爷的目光扫过傻笑的小闺女,面无表情的黑儿子,最后落在大闺女红肿的眼皮上。姜慕燕觉察到父亲的视线,又把头埋了下去。

  “爹爹,母亲,用饭了。”姜留甜甜地道。

  姜二爷扶着雅正到了桌前坐好,便问大闺女,“今日去升平坊了?”

  “是。”姜慕燕知道父亲不喜欢她站起来应答,便坐得笔直。

  看来岳母的病更严重了,姜二爷没再提这茬,给大闺女夹了个鸭脖子,又给小闺女和儿子分了个骨渣丸子,然后把剩下的鸭脖放在妻子面前,“吃饭吧。”

  骨渣丸子又香又有嚼劲儿,不过姜留吃了半个就不吃了,开始啃素炒豆芽。母亲怀孕后喜酸,每顿饭桌上总有一两道素淡的酸菜,姜留初时受不了,吃了几个月倒也能入口了。

  当她第三次伸着小胳膊去够豆芽的时候,就连伤心的姜慕燕都觉得不对劲了,放下鸭脖子看着妹妹。雅正问,“今日的丸子不好吃?”

  姜留摇头,“很好吃,女儿怕晚上吃太多肉丸子睡不好。”

  什么睡不好,分明是嫌自己说她胖了。姜二爷夹了半个肉丸子放在闺女的碗里,劝道,“就你的直肠子,等不到睡觉就消化了,吃罢。”

  姜留……

  江凌也道,“饭后咱们去练会儿棍再睡。”

  跟着白夫人扎了几个月的马步后,姜留终于开始学棍法了。她应了一声,开开心心开始啃肉丸子,一家人才又安心用饭。

  饭后,姜慕燕没有跟弟弟妹妹一起去前院,她陪着父母一起在庭院中散步。院里的桃树褪去叶子,露出或粗或细的树枝在一起纠结着,犹如姜慕燕此时的心情。待母亲回房歇息后,姜慕燕在心里鼓了好几次劲儿,才敢开口将父亲请去书房,与父亲商量道,“父亲,女儿想去藏云寺为外祖母求药。”

  姜二爷眉头皱紧又松开,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道,“起来说话,你外祖母是心病,不在药上。此时天寒地冻,连青山上不去。”

  姜慕燕跪得笔直,鼓起勇气抬起头道,“女儿知道,就算求来神药,许也救不了外祖母的病,可女儿还想试试。当年曾祖母……和娘亲病重时,父亲也去求药了,当时也是冬天。”

  曾祖母是景隆二年三月初病逝,娘亲是景隆三年二月下旬病逝,她们病重时,父亲去藏云寺求药,必定是冬日或早春,山上积雪未消。姜慕燕觉得父亲能上去,她也能上去。知道澄空大师就在上便,若不去试试,她余生难安。

  姜二爷看着大闺女,第一次觉得她也不是处处随了她娘,性情里还是有些像自己的地方。起身将她拉起来,姜二爷耐着性子劝道,“澄空脾气执拗,你去了也未必能求下药来。如今的太医局提举关舒予医术也是出类拔萃,为父请他去升平坊为你外祖母诊治,你看如何?”

  父亲的手很暖,姜慕燕忍不住哭了起来,抽泣着问,“如果还治不好怎么办?”

  姜二爷安慰道,“如果还治不好,为父派人拿着你外祖母的医案去藏云寺找澄空。”

  姜慕燕还是不放心,“澄空大师很不好说话,父亲派人上去,他不肯给外祖母开药怎么办?”

  “澄空与于渊子交情匪浅,待于渊子入主灵宝观时,他必定会下山道贺,届时咱们逮住他让他开药便是。”姜二爷耐着性子道。

  “父亲,于道长何时入主灵宝观?”姜慕燕又问道。

  “明年三月吧。”姜二爷不想让闺女再问下去了,站起身一本正经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当好生照顾自己,可记住了?”

  姜慕燕惭愧低头,“女儿不孝,让父亲担忧了。”

  他不是这个意思,姜二爷有些无力,“去吧,用热毛巾敷敷眼睛,早些睡。”

  “是。”姜慕燕退出去后,姜二爷回到东里间,躺在美人榻上捂着额头叹了口气,妻子坐过来,给他按压太阳穴,姜二爷转身,将头枕在妻子腿上,靠着她隆起的肚子,叹了口气,“燕儿这脾气,还是更像她娘。”

  “燕儿非常孝顺,希望亲人都平平安安的。”雅正温和道,“二爷待她耐心细致,所以她才敢跟二爷讲她心中所想,这孩子跟二爷越来越亲近了。”

  的确是这样,王氏活着的时候,无论心里想什么都不跟自己说,燕儿现在已经开始跟自己讲了,姜二爷翘起嘴角,“我是她爹,她不跟我亲近跟谁亲近?可你肚子里这个,我天天守着,他却对我不理不睬的。”

  雅正笑道,“等他落地见到您,一定会跟您亲近的。”

  “为何?”

  “因为您是这世上最好的父亲。”

  姜二爷坐起来,认真问,“那我是不是最好的夫君?”

  雅正忍着羞涩,望着丈夫令人目眩的桃花瞳道,“雅正认为是。”

  嫁给他后,雅正一刻都未后悔过。

  姜二爷情动,朱唇缓缓靠近妻子的红唇,正要相濡以沫时,忽听丫鬟在房外道,“二爷,凌少爷受伤了。”

  姜二爷一下就站了起来,“怎么伤的,伤着哪了?”

  姜二爷快步走出院门,侯在院外的姜猴儿立刻道,“少爷习武那院的廊柱倒了,廊顶落下来砸砸到了少爷的腿,小的已派人去请裘叔和郎中。”

  姜二爷边走边问,“廊柱怎么会倒了?”

  “……被六姑娘用棍打倒的。”

  姜二爷脚下一滑,以从未有过的狼狈姿势趴在了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