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武林文学 > 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无防盗版 > 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无防盗版 之 骗的就是你

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无防盗版 之 骗的就是你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柳子卿,柳子衿以及……柳朔,所以你们是一家人?”

  李旦坐在椅子上,看着地上抱头蹲着的三人好奇问道。

  “回前辈,是的,这都是我这个做爹的不中用,与我两个孩子没关系,你就放了他们吧,我留下!”柳朔连忙道。

  李旦把玩着手里的圣人兵九狱剑,犀利的剑气让他们战战兢兢。

  “不是,一般这种仙人跳都是相公带人抓妻子的,没见过老爹带着儿子来抓女儿的,你们这都啥脑回路啊?”李旦直接被气笑了。

  柳子卿抬头“那个,我爹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所以就靠我们仨接这趟业务了,公子,我们做了那么多,真的一个人都没害过,就是图了一点财而已。”

  李旦点点头“这我信,毕竟做的是长久生意,盯得目标都是要面子的或者胆小的,放了你们可以,但有条件。”

  “公子您说!”柳朔连忙道。

  李旦招了招手,三人抱着头从地上起来。

  然后李旦打开窗户,指了指远处街道上正四处溜达的那个纨绔公子。

  “这家伙是我弟,从小就跟我争宠,我这里有一份影像石,不用你们假戏真做,只要能骗到这个房间来,后面的事交给我就行了。

  而且他身上有很多仙玉,都归你们,我只取一样东西就行,怎么样?”

  李旦眨眨眼道。

  柳子衿看去,这样的纨绔公子一眼就看出他长着怎样的心肝脾肺。

  顿时胸有成竹起来。

  “公子,这件事简单,对付这样的人我们贼有经验,分分钟就把他拿下!”柳子衿拍着胸膛保证道。

  李旦点点头,他很好奇这个纨绔身上有着怎样的金色机缘。

  “行,那就交给你了,你爹和你弟就先跟我在一起吧,我们一起仙人跳!”李旦道。

  三人“……”

  还能这样操作吗?

  繁华的大街上,袁珞身着一袭黄袍,倒也算是眉清目秀,甚至有点说不出的高贵从容。

  只是那嘴角挂着淡淡的邪笑,让人一看就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黎爷爷,还有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贴我这么近,都没美女估计接近我了。”袁珞无奈道。

  两个劲装大汉一滞,然后看向老者。

  老者微微点点头,两人便和袁珞拉开距离。

  “少宗主,逛完了我们赶紧回上霄宗吧,宗主等着地图呢。”老者道。

  “哎呀,你一天天的烦不烦,我爹要是等不及你现在拿回去给他,”袁珞说完,直接点开神府,取出一张地图递给老者。

  老者大惊,连忙看向四周“少宗主快收起来,免得被旁人看了去,宗主吩咐需要你亲自带回去。”

  “那你就别催,为了这个破地图,我守了多少天,灭了多少人才找到的,好不容易到这大名鼎鼎的景阳城来一次,就不能让我好好享受享受嘛。

  况且传送阵就在城中央,随时都可以走,以后说不定都没机会来了,你们让开,我自有分寸。”

  名叫袁珞的人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而后四周闲逛起来。

  老者只好稍微拉开距离,和另外两个劲装大汉戒备的看着。

  但很快,人来人往下,袁珞突然不见了。

  老者大惊,立马左右四顾。

  “少宗主,少宗主,还愣着干什么,快找啊!”老者恼怒。

  旁边的一个店铺里面,袁珞看着三人四处寻找的样子,顿时笑了。

  “一天天的,烦死啦,想好好逛逛就那么难吗,好歹我也半圣境了,又不是小孩子,还能让人给骗了?”

  袁珞自言自语,刚走出店铺。

  突然一道焦急的喊声响起。

  “抓贼啦,抓贼啦——”

  紧接着,一个男子匆忙的在人群中奔跑。

  原本懒得管闲事的袁珞,看到追着而来的女子时,顿时眼睛一亮。

  好正点啊。

  顿时,人群中十几个男的飞身而起。

  “姑娘莫慌,我这就将小贼抓来。”

  “你能抓得住吗,姑娘,有我呢,放心。”

  “你个老不死的干嘛去,老娘我还在这里呢。”

  …………

  袁珞立马脚下一动,直奔那小贼而去。

  这么好的英雄救美机会不用,就太对不起这艳遇了。

  匆忙而逃的的柳子卿看见身后一群蝗虫似得人追来,一阵骂骂咧咧。

  不是说不小心撞在他身上吗,为什么临时改剧本让我出场啊?

  不过,鱼儿似乎上钩了。

  他立马将手中的储物袋往后一丢,刚好仍向准备对他动手的袁珞。

  “各位大哥,我再也不敢啦,求放过!”说完后,脚下速度暴增,很快就消失在茫茫人群之中。

  袁珞看着手里的储物袋,顿时一喜。

  连忙折返回去。

  此刻的柳子衿坐在大街上,因为她的脚踝扭伤了,正被许多人围着指指点点。

  她也哭哭啼啼的。

  惹人怜惜。

  很快,一双温柔的手递了过来,里面正是她被抢的储物袋。

  “姑娘,东西我给你找回来了。”袁珞柔声道。

  柳子衿顿时一把抢过储物袋放在胸前“谢谢,谢谢,小女子……”

  她立马想起来感谢,却是脚下一软,反倒一下子扑进了袁珞的怀里。

  袁珞立马接住,胸膛更是一软。

  一股迷人的清香扑鼻而来。

  作为情场老手的他,立马就知道了此女的品质是怎样的。

  还是个雏儿。

  今天发了发了。

  “姑娘你没事吧,”袁珞作势搀扶。

  柳子衿满头的香汗“让公子见笑了,就是刚才追那贼厮时伤了脚,不碍事的。”

  “这还叫不碍事,都肿了,我给你吹吹。”袁珞说着,就开始去摸柳子衿的白玉脚。

  柳子衿一退“谢谢公子,我真没事,我居住的客栈就在前面不远处,不知道公子能不能扶我过去,我这脚恐怕……”

  柳子衿一脸的歉意。

  袁珞嘿嘿一笑“这有什么,反正我闲着,能为这么漂亮的姑娘服务,是我的荣幸,姑娘你慢点。”

  “太谢谢了,我刚打开门,那贼厮就闯进我房间抢了我东西,那里面可是我给爹爹买药的救命钱,现在倒好,我也伤了……”

  “没事的,这不碰上我了吗,实在是那贼偷跑的太快……”

  人群中,姓黎的老者眯着眼看着这一切。

  “都注意点,那女的有点不对劲,她的身上有修炼的气息,小小一个崴脚能成那般?而且这年头谁用储物袋,都有神府呢。”

  “黎老,没有修炼到神府境的人还用储物袋储藏东西,”旁边的汉子提醒道。

  黎老转过身,恶狠狠道“用得着你提醒我?”

  “我们错了——”

  随着袁珞搀着柳子衿上楼,三道身影猛然飞跃而上,而后神识放开,飞快的检查了一遍。

  没有什么强者,都是一些低等的修炼者住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