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武林文学 > 盛嫁之田园贵夫笔趣阁 > 盛嫁之田园贵夫笔趣阁 之 神焰,寂灭世间浑浊(更)

盛嫁之田园贵夫笔趣阁 之 神焰,寂灭世间浑浊(更)

  

  “族长!”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着风雷部的人冲上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们的族长倒下了,死在了纳齐手中。

  纳齐握着还在滴血的刀,“珲怒的眼中,容不下叛徒,叛徒就得死。”

  他的声音阴冷,如同来来自于地狱,让那些想要冲上去的人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

  风雷部的两个壮汉上前将地上的躺着人抬了起来,丝毫没有犹豫的走向了达青等人的方向,待到近前,一个壮汉上前朝庄振孝行了个大礼,“风雷部前来归顺。”

  庄振孝随意抬了手让他带着人站到了一边,目光死死的盯着纳齐,纳齐身后的也也已经的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这个时候庄喜乐动了,她手里的提着弓箭两三步走到近前,朝着纳齐身后的那些人的说道“给你们三息做出最后的选择,三息过后你们就不用选择了。”

  选择的人还没动,达青等人是彻底的急了,不停的叫喊着那些人的归顺。

  “庄西康阴险狡诈,这么多年不停的分化我们,瓦解我们,想要的就是眼下这样的局面,你们背弃先祖,做了三十六部的叛徒,各族先祖若还在必定不会饶恕你们。”

  眼看着很快又有五部人举着刀防备着纳齐边退边跑朝着的达青等人的方向去了,纳齐满是怒气的开口。

  可不论他怎么说,三息过后,纳齐手中加上珲怒也只剩下了六部。

  “看来你们都已经做了选择。”

  庄喜乐看向纳齐,讥讽出声“纳齐,你说话越来越有水平了,看来背后是有了高人指点。”

  “葡蕃那些见不得光的臭虫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愿意用全族人来冒险。”

  她几乎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葡蕃的人渗透到了三十六部,要不然就凭借纳齐等人不会选择现在造反。

  纳齐看着庄喜乐,目露凶光,这是庄西康培养出来的小狐狸,三十六部的人在她手里吃了不少亏。

  庄喜乐看了看天色,心里默算了下时间,看着的纳齐身后的那些人又开始说话了。

  “这些年,念你们生活在这大山里,居无房耕无田,朝廷对你们已经是多加照顾。”

  “可你们动辄以犯上作乱为筹码相要挟,你们口口声声说没有和城中的百姓一视同仁,那本郡主问问你们,你们可有像寻常百姓一般上缴赋税?”

  “你们吃的是山下百姓耕种出来的粮食,用的是山下百姓上缴的税银,就连你们在城中的商铺也是衙门修建而成,如此都还觉不公,那你们想要什么?”

  既然这些人不思感恩,无法教化,动辄就动乱,还敢私下勾结外人,她就容不下他们。

  时间差不多了。

  只见她举起手里的弓箭在一旁的火把上点燃肩头的引线,而后对着漆黑如墨的夜空松开了弓弦。

  “啪!”

  夜空中一团绚丽的烟花炸开,而后的很快被黑夜吞噬。

  纳齐等人抬头看天,顿时反应过来她是想要的发出信号。

  “说的冠冕堂皇,实则不安好心,今日就和你们分个高下。”

  “勇士们,杀!”

  杀声刚起庄喜乐瞬间就退到了退伍后面,华蓉等人将其保护在中间,眼看先两方的人马就要短兵相接,忽然天上的下起了一阵火雨,无数的火箭飞射过来,场上的退避到安全的位置停下了。

  四面面八方响起了数不清的脚步声,可只闻其身不闻其形,纳齐等人开始慌乱起来。

  忽然一阵如同来自地狱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神焰,寂灭世间浑浊。

  神焰,寂灭世间浑浊

  “黑鬼,是黑鬼来了。”

  “黑鬼没有走,庄西康没带黑鬼走。”

  “归顺,我们归顺。”

  他们都觉得,那么大的战事庄西康必定是将黑鬼带走了,没有了黑鬼在他们才敢想要博一条更好的路。

  当他们开始行动时并没有遭遇到黑鬼,后来哪怕他们和郡王府的人起了冲突也不见黑鬼,他们的胆子也就更大了。

  原来黑鬼还在。

  闷哼声不停的响起,每一次的闷哼声响起就代表黑鬼收割了一条命,那些人甚至都还没有看到黑鬼的影子就倒下了。

  “不要,我们归顺,我们要归顺”

  那种有浑身本事却不知道从哪里反抗,明知死神就游走在自己身边却不知道如何逃跑的感觉,‘害怕’‘恐惧’这样的字眼已经无法形容。

  达青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山风吹拂着火焰猎猎作响,忽明忽暗的光照着那些哭喊着想要归顺的脸,阴森,诡异。

  他们心脏如果被一只铁拳死死捏着,痛的几乎已经麻木,瞪大着的眼睛里全都那些忽然就倒下再也起不来的身影。

  这样的景象连庄振孝,庄喜乐等人都感到震惊,他们见识过喊杀声震天的打斗场面,那样悄无声息收割认命的招数实在是太过刺激他们的心脏,庄喜乐默默的咽了咽喉咙,她真的不知道神焰军是这样的。

  永安王努力想要看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任凭他眼睛睁的再大也看不清,负在背后的手捏成了拳头,如此奇军让他也感到害怕。

  君元识的人如邓青等更是觉得浑身冰冷,在这样的场面下几乎生不出逃跑的心思,他们好似看到了有黑色影子如果鬼魅一般在那些人堆里穿梭,虚虚实实,看不真切。

  庄喜乐想要背过身,想要闭上眼,可是她没有,她走到了庄振孝的身边,目光已经看向了那些密密麻麻跪在珲怒部大门的人,那是珲怒的老弱妇孺,他们在祈求黑鬼能放过他们。

  纳齐看着自己的族人一个个倒在自己跟前,他目光淬毒的看向庄喜乐,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可他每一次想要冲过去他的脚步就会被干扰,身边就会有族人倒下。

  看着倒下的族人越来越多,纳齐大吼一声,“庄西康,你赢了。”

  而后看向庄喜乐,“放过他们,是我勾结了葡蕃人,是他们给你们兵器和钱财,他们就在族里,放过我的族人。”

  话音落下随风吹来一股烟味,纳齐转过头看到他们的寨子烧起来了,一时间救火声不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