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武林文学 > 全民兽化:从柳树开始进化17k > 全民兽化:从柳树开始进化17k 之 化为雕像的老大帝

全民兽化:从柳树开始进化17k 之 化为雕像的老大帝

  那一日,来自恢宏至极的力量贯穿了苍天领域。

  苍天领域高于所有星域,附近所有臣服在脚下的星域内部,无数生物只要抬头望去,就能看到了在那片圣高之地深处,有尊披头散发的苍老身影顶天立地。

  辉煌的身躯撑开了苍天领域。

  让苍天领域深处的画面被附近星域目睹。

  那一刻,附近所有星域,所有生物,所有存在,都陷入了疯狂至极的癫狂,一眼就是癫狂,就是山河沦丧!

  而后时间流逝,短短几天时间,附近所有星域都变得荒无人烟,天地间尽是黑檀色的雾霾,都被苍天领域吞噬了进去。

  苍天领域,壮大了。

  壮大了很多很多。

  当苍天领域壮大到一定程度时,那尊撑开了苍天的辉煌身影,却化作了一尊雕像失去了声息,永远矗立在了那里,唯独眼角有一颗绿色的珠子滚落,充斥着黑檀色雾霾的苍天领域一直滚到了起源神殿。

  最终这颗绿色珠子被起源晨女拾起。

  她和背后所有起源大皇望向苍天领域,眼神深处是无法压制的惊骇。

  “父亲……死了?”起源晨女不敢置信,可在她的感知范围和灵魂层面,都没有了老大帝的气息,就好像老大帝被凭空抹去了一样,唯独剩下了那尊冷冰冰的巨大雕像。

  “不!不可能!”龙皇咬牙切齿,满头红色长发狂舞,眼神里充斥着浓郁的鲜红,他仰天嘶吼:“怎么可能!父亲是千古一帝,是人族大帝,怎么可能突如其来死在苍天领域?”

  所有起源大皇都不相信。

  起源晨女看着手里的仙豆,手掌有些颤抖。

  虽然她也不相信,但老大帝的确没了气息。

  就像是起源华流,姑皇,和桐皇。

  莫名其妙消失了。

  “通知所有起源骑士,起源军团和起源人族强者,立刻回守起源星域!”

  起源晨女当机立断道:“老大帝生死未卜,苍天领域诡异难判,现在就必须收缩力量防止外敌入侵!”

  那一日,滚滚狼烟蔓延在起源星域。

  无数人族强者从四面八方赶来。

  就连那些自己找了个地方隐士修行的老怪物都被紧急召回,围绕着起源神殿组成了一层层防御圈。

  “那这仙豆……”

  起源晨女内心很是复杂。

  仙豆能治愈白良缺失的精魂。

  但这枚仙豆是老大帝拼死带回来的。

  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更何况苍天领域已经那么明显异变了。

  从那里面滚出来的仙豆,哪怕是老大帝拼死获取,起源晨女都不敢轻易喂给白良。

  思来想去,起源晨女请求龙皇将她绑起来。

  “你要做什么!不行!绝对不行!”

  面对手持捆仙绳的起源晨女,龙皇坚决摇头,低吼道:“你想自己当实验品,我不同意,大姐,我死活都不同意!”

  起源晨女又看向其余大皇。

  没有一尊起源大皇愿意支持她。

  最终无奈,起源晨女自己捆绑自己。

  她将自己捆在起源神殿深处的神殿柱子上,然后用意念控制仙剑,一剑洞穿自己的腹部,刺穿命海,搅烂了腹部和命海,同时也毁灭了一部分精魂。

  “喂给我吃……”

  陷入昏厥前的最后一秒,起源晨女求助般看向龙皇:“我只灭了一点精魂,给我吃一点就好……”

  起源晨女彻底晕厥。

  为了保证仙豆的可靠性。

  她选择用自己做实验品。

  龙皇仰天嘶吼,满心无奈,最终也只能遵从起源晨女的要求,将仙豆分成三份,将其中一份喂给了起源晨女。

  所有起源大皇都留守此地,为起源晨女但当护法。

  时间一点点流逝,第五天的傍晚,起源晨女终于重新睁开了眼睛,只是原本疲惫温柔的眼眸,现在血丝密布,仿佛普通人熬了三天三夜一样。

  “怎么样!”龙皇急切地问道。

  起源晨女睁开干燥的嘴唇,发出沙哑的声音:“还好……还好……”

  海皇挥手散开一圈碧波,让自己的感知力化作无孔不入的蔚蓝碧波,轻柔小心地潜入起源晨女的身躯,从身躯到精神,一点点地检查。

  最终海皇轻轻点头:“差不多,被毁灭的精魂得到了恢复,只是还需要时间疗养。”

  起源晨女疲倦笑了笑,艰难无力地指了指起源池方向:“那就好……给圣子喂仙豆……”

  ……

  白良感觉自己做了很漫长的噩梦。

  不同于之前承担蓝星命途,这次的噩梦完全是彻头彻尾的疯子梦,他在梦里看到起源神殿沦为了怪物的巢穴,老大帝的脑袋成了某个看不清模样的怪物的床榻,海皇龙皇等人被打成奴隶,日复一日过着受尽屈辱的生活。

  而他自己,则是静静躺在床上目睹这一切,却永远都无法从床上爬起。

  这种痛苦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白良都忘记了时间的意义,直到朦胧无边际的黑暗被一缕淡淡的阳光撕开小口子,他才缓缓睁开眼睛。

  “这里还是噩梦……”

  白良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因为他又看到了化为雕像的老大帝。

  还看到了满脸苍老和疲惫的母亲。

  “你都醒了,为何又要闭眼?”

  但是龙皇那充满诧异的声音响起,撕碎了白良的精神防线。

  白良骤然睁眼,不可置信地看向起源晨女。

  “娘……娘!”

  “怎么回事!”

  “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啊,我知道了,又在骗我!”

  “我都说我看腻了,看腻了啊!”

  白良低吼着,眼神血红,充满戾气。

  这突如其来的狂潮戾气,让久经厮杀的龙皇都为之一愣。

  “你在胡说些什么?”龙皇紧皱眉头,指着起源晨女:“你好好看看,那是你的母亲,为了你能活过来而变成那副模样母亲!”

  龙皇又掰正白良的身躯,指着遥远处像个小黑点的苍天领域,恨恨道:“那是你爷爷,为了救你而单闯苍天领域的爷爷,你现在却在胡言乱语些什么?难道你现在仍旧被污染了?”

  白良看着这一切愣住了。

  这次是真实的?

  不……

  不可能!

  还不是真实的!

  白良忽然冷笑:“你说是就是?不就是想要继续骗我吗?来啊,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搞出什么新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