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武林文学 > 万仞的意思 > 万仞的意思 之

万仞的意思 之

           天空陡然一个明闪,接着石破天惊的炸雷轰然响起,撼的厅房颤动,震得人耳中一阵嗡响。

  假郡守嗯的一声,眼睑陡然一抬,这才开始认真的注视着钱日生,眼神的变化让钱日生心里一紧,知道自己赌对了!

  他紧张的脸色煞白的如同窗纸,声音都打着颤“我告诉你那个杀手的下落,你……你放我出城。”

  假郡守注视着钱日生,良久,突然嗬嗬大笑,声音磔磔如同乌鸦一般。

  这声大笑惊得钱日生毛骨悚然,一身的凉汗头骨胜寒,情不自禁的瞟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又迅速将视线收了回来。

  几天前瘦狗就躺在那里,死的无声无息,如同路边杂草。

  假郡守笑声陡止,冷森森的问道“你——怎么会认识杀手的?”

  说着回头看了两眼,悠然踱到门口见外头没人,然后将门一阖。

  钱日生心里一突突,瞬间明白对方是起了杀心,他想动却硬是迈不出步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假郡守飘然而至,终于显露在烛火的光圈之中。

  “一臂距离之内你才能出手。”

  大汉的告诫在他耳边响起“你唯一的胜算就是你不会武功!”

  钱日升喘着粗气,藏在袖中的尖刀攥的发烫。

  他硬犟着直视对方“他受了伤,是我帮他包扎的。”

  这句话一出口,假郡守眼神明显变了,针芒似的光在瞳仁上游移不定。

  杀手受伤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此刻从仵作嘴里说出来,的确让他吃了一惊!对于仵作的言语他顿时信了。

  假郡守心思转的极快,含笑着又往前靠了两步,将自己的身影牢牢的罩住钱日生,今天说什么都不能让这个仵作活着了!

  “他人在哪里?”这是最后的问题。

  钱日生一反常态,死死盯着假郡守的双眼,声音咬金断玉“就在你身后!”

  一阵阴风钻入厅内,仿佛远处有人吹着哨子,假郡守脑后生风慌得连忙往后一看,厅内无人!

  这时钱日生瞅准时机,把心一横,一个箭步前冲,袖中出刀,力贯手臂,狠狠捅了上去!

  岂料那假郡守仿佛脑后长眼,蓄力前足,下意识的往后一个蹬地,钱日生顿时一招落空,他又咬牙往前冲了一步,握刀再刺,可刚一出手,却被假郡守飞身扫腿,一脚踢中手腕,将匕首打飞。

  招式穷尽,钱日生茫然不知所措,那假郡守已经欺身上前,一脚踹中他的前胸,直接将他踢飞了出去!

  轰的一声惊雷爆响,大风吹的门窗作响,只听外面压抑许久的大雨终于簌簌而下,顷刻间竟如同万马奔腾一般!

  “那人究竟在哪里!”假郡守夜枭一般飞身而至,五指成爪,一把就往钱日生头顶罩落!

  “日生哥,你怎么才回来啊。”

  翠儿的话语竟然在他心中升起,仿佛带着一丝怨念,钱日生一咬牙,破声大喊

  “动手!”

  只听一声爆喝,地上的“尸体”竟然陡然翻身而起,就地一滚直往郡守侧身袭来!

  那郡守余光只觉得一闪,登时觉得不对,变抓为掌,护住前胸。随即左脚点地腾空,刚一离地,只见寒光划过,竟是一把单刀从脚底横扫而去!

  他定睛一看,果然是自己日日苦寻的神秘杀手。假郡守心里一凛,这下正好一举两得!

  大汉单刀在手,招式连绵,挥砍划撩,将假郡守死死罩住。

  那假郡守却身如鬼魅,闪转腾挪,他知道对方是个劲敌,也不敢硬接,竟然躲闪连连的慢慢往门口折去……

  大汉一看便知对方想跑,立马抢步卡住对方身形,一柄单刀呼呼作响,又将郡守逼了回去。

  假郡守兵刃吃亏,只恨自己托大,这时陡然灵光一闪,他刻意卖了个破绽,大汉一看对方身法偏移,一个侧步近身,挥刀就往对方颈部砍落。

  只听敦的一声门响,原来那假郡守瞅准时机,一把掀起桌子隔挡,大汉一刀砍入,劲头太足竟然牢牢的嵌入木板,他刚要用力拔刀,假郡守哪里给他机会,双足蹬地径直就飞扑过来。

  蜡烛倒地,将文书点燃,火光中只见人影交错,假郡守一招得手趁势追击,灯影下下双手翻花,竟将大汉牢牢罩在一片掌影之中。

  钱日生看的心惊神摇,眼看那大汉狼狈应对,肘撞掌劈,只有抵挡搁架的份,根本无法脱身!只能卡在大厅中央,死命的强撑。

  他不懂武功,但是攻守形势却自认看的分明。

  钱日生看着大汉一直被动挨打,赶紧四下寻望,可除了眼前这一圈空地,其余皆是漆黑一片。想要站起来找那柄尖刀,胸口却疼的如同针扎。

  正焦急处,只听两人中有人发出一声低喘,随即又是一声……

  钱日生一颗心拎到了嗓子眼儿!也不知道是谁,只瞧得大汉面色凝重,招式却越来越快,反观那个假郡守却显露出一丝慌乱。

  雷声滚滚,大雨滂沱,电光如同金龙划空,将大厅霎那间闪的一片雪亮。

  大汉越打越自如,手上招式一招快过一招,而假郡守却面露苦色,每次想要撤步,大汉都会一招狠命挥出,打断对方。看似大汉被动挨打,实则将假郡守死死的缠住了。

  突然间,假郡守大喝一声,和大汉硬生生对了一掌,借力往后急撤,大汉身形踉跄了一下,脸色苍白的如同窗纸一般!

  钱日生一看便知糟了!一定刚才那下发力过猛,扯动伤势了!

  岂料大汉低吼一声,不顾伤势立刻猱身上前,这次却不同刚才的缠斗打法,灯影半明半暗之处,大汉招式陡然变得大开大阖,身法更是势如奔雷!

  阵阵闷响传来,拳拳到肉,听的钱日生胆战心惊。

  钱日生并不知道,大汉自知重伤在身,经不起狠斗,可对方身形灵活,一旦拉扯追击起来,很有可能拿他不下。

  于是收敛攻势诱使对方近身想将对方缠住,可一阵激斗之下没发现自己伤势未愈,气息调和不畅,一时竟然难以将对方缠死。

  现在双发拉开距离,大汉只得毕其功于一役,拼着内伤也要将其毙命!

  那假郡守心里比他还要焦急,之前城外几次缠斗,都未曾领略,今日狭路相逢,没想到这个大汉武功之强悍远超自己的想象!

  他几次想要开口喊人,可门外雷雨大作,大汉拳掌如风,每次交手都震得自己身形打颤,竟然被逼的步步后退,根本来不及开口。

  门外惊雷密雨,钱日生瞪着眼睛看着两人模糊身形在火光中时隐时现……

  终于,砰的一声传来!

  钱日生一个激灵猛地直起身子细看,只听一声闷哼,大汉从暗处径直跌了出来,摔倒在钱日生面前,胸前已被伤口染红……

  他脑中嗡的一响,再扭头看去,黑暗中假郡守这才慢慢显露身形。

  钱日生此刻内心反而平静了,但过了一会儿却又发现有些不对,再仔细看,只见那假郡守面如木刻,苍白如蜡,僵尸般慢慢的往前走着。

  他不可思议的瞪着双眼,对方双眼无神得目视前方,也不言语,随即身子一软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大汉尚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声音断断续续“他奶奶的,要不是老子受伤,十招之内……”

  钱日生一下子内心一亮!乍着胆子爬过去探那假郡守,果真已经没了气息!

  他绷得紧紧的心弦,陡然松开!滚滚热泪喷涌而出,几天来的压抑,一下子放肆而出,借着磅礴大雨,尽情的释放。

  冷风卷着雨雾袭入大殿,盖尸的白布被吹得在空中横飘随即翩然落下。雷声滚滚如同巨大的车轮碾压冰面。

  这时依稀可听雷雨声中,还夹杂着传来人声,似乎在喊着贺大人……

  大汉和钱日生对望一眼,心里都是一惊。

  钱日生心思急转,仓促的说道“没事,等人来了,直接说明他是冒牌货,我们……”

  大汉瞪着眼睛骂道“你傻啊!我还在这里呢!我现在可见不得光!”

  钱日生一愣,他不明白大汉究竟身上背了什么事情,现在才清醒过来,自己对对方竟然一无所知!

  大汉挣扎这坐起身来,一脸凝重的盯着钱日生“实话告诉你,不论你有事没事,和我扯在一起,你都死路一条!”

  钱日生还来不及问明白,远处的声音已经清晰了几分,想必有人往这里来了!

  大汉这时惊慌失措,钱日生一眼瞅见地上的郡守,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心中萌生。

  “趁尸体还没硬,把他扶起来!快!”说完他随即起身,踉跄着赶忙将厅门紧闭。

  刚一关门,人声又清晰了几分,竟然已经快到敛房了!

  大汉哪里还来得及辩驳,和钱日生两人咬着牙将地上的假郡守又拉了起来。

  钱日生捂着前胸,赶紧踩灭地上正灼灼燃烧的的文书,咬着牙将桌椅搬好,远远的扶上灯烛。

  “贺大人在吗?”

  官差的声音如同催命符,逼的钱日生心乱如麻。

  他和大汉将假郡守挪到椅子上,随即将官袍撩起来,费力的朝椅背上一套将其躯干固定,然后将已经略略发僵的胳膊支起撑住额头。

  “贺大人……”门外的声音陡然传来,一个人影映在门外!

  两人均是一声惊呼,钱日生躲在假郡守身后,一手平托对方臂肘,一手搂住肋骨,随即低喝一声“开门!”

  大汉看着眼前的一幕如同被雷惊吓的孩子,可门外敲门声已经响起,他只得将刀藏在身后,深吸了口气,哐的将门打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