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武林文学 > 万仞的意思 > 万仞的意思 之

万仞的意思 之

           钱日生看着这片横七竖八的尸体,有的中刀倒地,刀柄还在旁边一具尸体手中握着;有的手捂脖颈,双目圆瞪;还有的趴在地上,背上被另外一具尸体叠压着;还有的相互缠抱在一起……

  马先知道事情重大,也在旁边仔细观察道“这看起来像是内讧。”

  他随即看着老杨头追问道“老爷子,你们有什么仇家没?时不时给官府驻军盯上了?”

  老杨头默然无言,背着夕阳显得脸色阴沉,钱日生看着地上的惨状,又将目光移向老杨头,只见对方一下微微点头,一下又摇头,好似在思考一桩难以判决的事情。

  “钱仵作,你来看看。”老杨头终于开了口。

  钱日生小心的绕过尸体,走到老杨头身边,对方正盯着一具尸体,他顺着目光看去,只觉得一股恶臭随之而来,直冲鼻腔。

  大汉嫌弃味道太冲,躲的远远的假装望风,眼睛时不时瞟着。

  老杨头在一旁看着,并不打断,有些不安说道“都是我们的人,”随即抬起头满脸疑云的看着远山“什么原因让他们恶斗至此,不死不休而且没一个活口?”

  马先一扭头“分赃不均?”

  “不可能,”老杨头断然否定,随即又闭口思索起来。

  纵使钱日生是仵作出身,这样的阵仗也是头一次见。他稍稍观察了一下,稳下心绪,一具具的查验了起来,可越看越觉得有哪里不对。

  他迎着晚风,脑海中猜测当时的情景,仿佛看到了人影憧憧正在眼前混战厮杀。

  他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眼前朦胧中能看到这个人恶斗号呼中被人一刀穿腹,对方还没来得及抽刀,却被旁人一刀横砍咽喉……

  可待细想下去,眼前浮想的画面却陡然中断,他有些奇怪的看着地上的尸体,怎么想脑中都无法描摹场景,用行话说,这叫“撞墙”。

  案发现场是最能发现端倪的,尸体倒卧的方向、姿势、表情都能很大程度描摹出当时发生的情形。有经验的老手能通过案发现场推断出行凶者的体型、手法、凶器等线索,听师傅说有的仵作还能通过伤势推断出杀手的武艺传承,甚至功夫高低。

  而一些不合理的情况,会让一些推测显得突兀甚至中断,一旦出现“撞墙”,意味着推测的方向不对,抑或——有人伪装现场!

  这种身临其境的感知往往体现的更加明显和直白,比敛房里验尸来的更加精准。

  钱日生移开目光,端详起另一边的尸体,尸体的形状来看,一人含胸蜷缩,死死扼住对手的喉咙,整个背部都被鲜血浸湿,仔细看能看到一个极深的刀伤;而另一人侧卧倒地,口眼歪斜……

  他微微眯起眼睛,晚风阵阵中,两人互殴的场景在脑中浮现,他们激烈的扭打在一起,陡然背后一人偷袭背刺,随即……

  钱日生想到这里又顿住了,他回头看着之前看过的尸体,再收回目光看着地上,两次“撞墙”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他心头一震,这里肯定被人动过手脚了!

  “钱仵作,你怎么看?”老杨头注意钱日生多时,见到钱日生左顾右看的愁眉不展,似乎有什么发现,他极其期待。

  钱日生听了一醒,原地转身看了一圈地上的脚印,心中更加觉得奇怪,终于开口道“这些人看起来不太对。”

  马先和老杨头听言都纷纷回身,四道目光一齐射向钱日生。

  钱日生陡然被人这么关注,顿时有些不太自在,语气有些畏畏缩缩“这两个人互相扭打在一起,其中一个死于背后中刀。”

  他做了个笨拙的捅刺的动作,疑惑的说道“陡然遇刺,剧痛会让人肌肉绷紧,俗话叫哪疼护哪,他背后遇刺怎么会死状蜷缩呢?”

  老杨头和马先嗯了一声,均点点头表示赞同。钱日生继续走到另外两具尸体前“而这个人,他被人一刀穿腹,倒卧情形来看,执刀人就是旁边的这位。”

  钱日生有些紧张,以前都是在敛房里查验死因,有时候会根据上头的要求,做一些合理的“修饰”。但是师父私下告诉他,有的案子不能不留一手,防着日后翻案,所以他都会自己私下再记录一次,内容有时候截然相反。

  久而久之,他既学会了如何伪装伤口,又目光如炬,能看出旁人无法察觉的端倪。

  他稳了稳心神,继续说道“可旁边这位的死状来看,应该是他杀别人的同时也被周围的人割了喉,那这就有些不对了。”

  钱日生正好走到马先身前不远,大略比对了一下距离,随即前踏一步做了一个捅刺的动作。

  马先摸着腮边的胡子,也看的极其认真“那又怎么不对了?”

  钱日生不放心似的又看了一边地上的尸体,又往前迈出一大步,随即出手捅刺,毕竟在佳梦关被马先指教过,这一出手极为顺畅。

  马先笑道“嗯,这手还像个样子。”一旁的老杨头都不禁莞尔。

  钱日生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步伐前踏,往对手腰部捅刺,必须要突然发难,出手时会下意识的低头……”

  “哦!”马先眼睛一瞪,恍然大悟“既然低头,怎么会死于割喉?”

  老杨头也补了一句“而且如果是混战,应该越战越散,不会脚步这么聚集,好像刻意站着,捉对厮杀似的。”

  他刚才一边听着钱日生的分析,一边俯下身子挨个验看,心里越加觉得大有道理,这时候他一眼看到了远处的一具尸体,和其他的不一样,显得有些孤零零的。

  老杨头一蹙眉,三两步点了过去,仔细辨认了一下赶紧招了招手“钱仵作,这个你再看看。”

  钱日生走上前去,一眼看出这里的确不同寻常。这具尸体死状极惨,伤口已经开始溃烂,蛆虫涌动,他蹲下身子,大略看了看,随即接过老杨头递来的布包裹在手上,将死者的衣服扒开,

  只见一道刀痕从右肩膀斜劈至胸肋,深可见骨。

  老杨头在旁边捂着鼻子说道“这是我们的一个买办,”随即补充了一句“他身手还算不错的。”

  他按捺噗噗乱跳的心,问的更加急促“这个人一定要好好验验,说完看着远山,目光有些发愣。

  钱日生用手比划着伤口的长度,随即两手按住伤口将破绽的皮肤往中间并拢,随即又松开手,略略扒开伤口,仔细查看。

  他看着周围,几天的大雨早就泥泞不堪,但是地上的脚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指着这具尸体身上的刀伤,说出自己的研判

  “这个人身上的刀口很奇怪,出刀的方式似乎不是正常人所为,我没见过这种刀口的组合。”

  他钱日生声音不大,可马先却听的清清楚楚,他一下子被勾起了好奇心,三两步飘然而至,看了一眼便哧的一声“乱讲。”

  钱日生收回目光,指着尸体上的几处刀伤“他的伤口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刀刃方向有上有下。如果杀手是一个人,那么其中几刀就显得悖手,”

  他做着一个持刀动作,按照刀刃的组合比划着,果然有的自然,有的就需要刻意扭着手腕才能做到。马先也歪着头想了想,他似乎就想跟钱日生抬杠,嘴里嘀咕道“我看也未必做不到。”

  钱日生继续说道“如果是多人围杀,看起来又不像。”

  “何以见得?”老杨头和马先都武艺不俗,各自都有各自的揣测。

  钱日生一转身指着地上的脚印“你看,他旁边的脚印很少,这一块太干净了。”

  他蹲着身子移动到一旁“看,只有这两个脚印,是脚尖对着尸体的,一前一后。显然是瞬间毙命,如果是缠斗厮杀,地上的脚印绝对不会这么干净。就像刚才马哥过来,三两步就跨过来,轻身功夫一跃而至,只有落地就出手,出手就毙命,才会出现这样的脚印。”

  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站起身说道“所以杀手应该是一个人,他是追杀。”

  老杨头沉沉的点了点头,一下子明白了钱日生的意思,眼神闪烁的追问道“那身上的刀伤……”

  “他不是死于刀伤……”钱日生认真的又看了一眼尸体,很确定的说道。

  老杨头刚要抽烟,这时却顿住了“不是死于刀?”

  “用刀劈砍,特别是胸背位置,伤口应该是两头尖小,”他指着伤口看着老杨头做了个滑劈的动作继续说道“起手浅,中间深,收手处又变浅。”

  老杨头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表示认同。马先也仔细瞅了瞅,但是他实在看不出来,只能摇摇头“也没个光,看都看不清楚。”

  老杨头白了他一眼,对钱日生说“你继续,别猜他。”

  钱日生看着尸体,几乎都要凑上去了“你看这个伤口,上尖下深,没有收手,而且落手处砍的极深,我从没见过有这么深的刀伤。”

  老杨头吐出一缕烟,嘀咕道“对手力气大?”

  钱日生摇摇头,仿佛确认着什么,继续仔细的瞄着伤口“我看着像是往下砸着砍的,而不是面对面过招造成的伤口。”

  “砸着砍的,等于说这人被人打到在地,然后一刀下落砍死了。”

  随后又觉得不对,一个人别人打倒在地,不可能四仰八叉的等着人砍,下意识的肯定腰用手挡,既然隔挡,伤口就不会在胸前。

  钱日生沉默了一会儿,继续在微弱的霞光中发现了一些矛盾之处“应该是死后被人砍的。”

  他将伤口用手按住比对了一下,最后确定道“死后砍的。”

  老杨头眯着眼看着“怎么说?”

  钱日生将伤口用手并住,能看见伤口整齐的合在一处。

  “活人气血流畅,别人重砍,筋脉一断,皮肉就会收缩,导致伤口外翻,所谓’皮开肉绽’。人死之后,气血停滞,肌肉松弛,所以伤口就不会卷起,反而是一条线。”

  老杨头一边听着一边看着伤口,点头钦佩的一竖大拇指“行家。”嘴里说着,心中却更加担忧。

  东家现在生意做的大了,树大招风,他前段时间已经隐约听到风传,有大家族开始留意东家了。

  他愁眉不展的吸了口烟,就怕祸根不在这里,而在东家身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