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武林文学 > 万仞的拼音 > 万仞的拼音 之

万仞的拼音 之

           雨势汹涌,在呼啸的夜风中如惊涛骇浪。

  钱日生借着风雨夜色贴墙拐入右手边的一处侧门,手触门板的那一刻,他略微顿了顿,随即咬着牙根,轻轻推开了一条缝儿。

  我是来找郡守询问事情的,

  验状还有疑问要确认,

  郡守不敢杀我,

  ……

  钱日生自己给自己编着万一被发现的说辞,壮着胆子一闪身,跃进了二堂院中。

  他一把抹去脸上的雨水,红灯哐当哐当的四处乱晃,在风雨中如同一只巨兽的双眼。钱日生仔细查看这四周,又看了一眼侧门,他已经小心虚掩,得手就原路返回,直奔城门!

  交上令签出城,死局立活!

  他狠狠的呼了一口气,贼一样一下子翻上了月台,滚到了廊柱身后。刚要起身,就听哐当一声门响,惊得他差点丢了魂,只见两三个人竟然晃了过来。

  怎么这么不巧!

  突然他心里哎呀一声,头皮都发麻了,现在夜色虽暗,却还没到深夜,门房是要巡房的!毕竟新郡守刚刚上任第二天,总要借着故的献献殷勤。

  “老何,那——好像有个人啊!”一个人陡然发声,冷不丁的吓得旁边那个叫老何的嗯的一声。

  “谁!出来!”

  这陡然出现的话语,就像刷毛一样听的钱日生心脏都骤停了。

  这下彻底完了,钱日生一下子卸了劲,这就是命啊!他不由得蹲在柱影下,也不管不顾了,捂着脸开闸放水一般,就哭了出来。

  脚步声逐渐逼近,钱日生紧闭着双眼,却听见一声咳嗽声“是我,咋咋呼呼的干什么呢!”

  “是老杨头吗?哦,今天是你落门啊。”

  老何举着灯笼晃了晃,这才松了口气“妈的吓死老子了!我说老杨头,不知道那边是敛房啊!黑漆麻乌的你带点声儿好不好!”

  说完几个人就笑骂着散了。

  嗯?钱日生一下子停住了哭,雨声滂沱之中,他却丝毫不觉得喧嚣,四周在他耳中一下子寂静的如同幽穴。

  他紧紧顶着柱子,蹭着身子又立了起来,他大口的喘着气,一下子又是涔涔的一身凉汗。

  他偷偷挨着柱子露出半只眼,巡防的人笑闹着已经远去,门房的老杨头也估摸着回屋了。他这才抚摸着前胸,心跳的如鼓锤一般,随即又是一个激灵,眼前,便是二堂了。

  二堂大门平日上锁,他扫了一眼两边的窗户,窗户紧闭。唯有绕到北边的侧门,他知道侧门出去绕过影壁,就是通往后院的大道,郡守每当下了堂,都会从侧门回书房,这个门平常是不关的。

  他矮着身子,在一隐一闪的电光中,贴墙踮脚就攀了过去。

  他走走停停,每一次电闪都要小心确认四周。终于到了地方,他借着一瞬间的电闪细看,门果然是敞开的!

  他心一下子如拧干的热毛巾,又紧又烫!迈进去拿到令签,出郡衙,然后直奔城门。思虑已定,生死在此一举,于是他一横心直接跳了进去。

  二堂黑黢黢的,只能看见模糊的立柱,他生怕碰出动静,蹲着身子朝眼前高立的柱影摸去,随即就不动了。

  他静静的蹲着,耳朵直愣愣的竖着,就怕这时候再出个意外,这时天空又是一道电闪,天地骤然一亮!

  等的就是这一下,他一下子看清了大厅里的情形,小心避过花瓶,随即蜷缩着继续等待;过了一会儿,天空又是一亮,他赶紧前行,绕过桌椅,终于到了郡守的桌案前。

  他矮着身子,浑身绷得紧紧的,仿佛一抬头就能看见郡守正在盯着他一般,脑子尽是胡思乱想,只是硬着头皮,四处乱望着幽幽站起身子。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长空,他吓得一缩脖子,眼睛直愣愣盯着窗纸和大门。一闪之间,白亮一片,没有人影,他略略放心,这才转过头,右手轻轻慢慢的摸,终于在桌案一角,摸到一个筒……

  就是这个!钱日生手指顺着筒往上寻摸,终于碰到了一把令签。

  他舔了舔嘴唇,干咽一下,随后一手捂筒,一手将一支令签慢慢抽了出来。

  又是一声沉雷,他从来没有觉得老天打雷闪电这么配合,他心里“皇天菩萨”叫个不停,小心的躲避着声响,终于把头从二堂侧门里探了出来,忽地冷雨扑面,一阵的畅快清凉!

  他一路闪闪躲躲,又折回敛房,心里这才略略安定了下来。雨势来的快,去的也快,仿佛一刹那间,竟然又小了小去,“皇天菩萨……”他轻轻的说了一声,双手合十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钱日生似乎不放心似的,又回到敛房张望了一眼,然后便好似刚刚做完活计一般,大大方方的关上门,转身沿着石板路迈开步子走了出去。

  “是谁啊?”

  门房里似乎听见了动静,隔着窗户问了一声,只听吱嘎一声,门卫打开门缝,露出一张苍老的脸。

  钱日生看了一眼,原来是刚才的老杨头,今天他在门房当差。

  衙门里人人都忌讳钱日生,唯独这个驾车的老头儿对钱日生态度和蔼客气,偶尔的还帮他照看照看八哥。俩人一老一少,交情也谈不上多深,但是对钱日生来说,老杨头儿的确把他和瘦狗当人看。

  钱日生气定神闲的站住脚,往常阴死不活脸上,挤出一丝笑,冲老杨头儿点了点头,对方打量了一眼,看清了便哦了一声,把门哐的一关。

  钱日生刚要迈步,门又开了,他一回头,只见老杨头披了件衣服,竟然递过了一把伞。

  他心头一热,接伞的那一刻,再也止不住了,强忍着哽咽,含含糊糊道了声谢,雨水和着泪水一下子涌的满脸都是。

  “这么大风雨,路上慢着点。”老杨头儿好似没看见,说完就回身进屋了。

  钱日生习惯的往仪门西侧走去,可刚走两步,他见着左右无人,略一踟蹰,便壮着胆子打开了东侧的“生门”,一脚迈了出去。

  他一模胸口,木制的令签触体冰凉,激的他打了个寒颤,他停都不停,紧绷的心弦这才松开,握着伞都不打开,撒开步子一路往城门口狂奔而去。

  一路伴随着零星的犬吠,他浑然不问,眼前是直通城门的郡衙大道,他刻意绕开经过家门的那段路,左转右折,生怕有人跟着自己,终于,城门口近在眼前了。

  不知道是奔跑过激还是这一晚太过惊悚,眼见终于捉到了命门,他心又开始不安的狂跳起来!

  他停下脚步,安抚着心绪,心里念着一切正常,然后摸了摸怀里的郡守令签,用力一吐气,走!

  到了城门口,两边的芦篷已经黑透了,门卫应该都睡了。他刻意急促的敲门,里面立刻传来惊醒后的询问“谁啊?”

  他不搭话,从怀里抽出令签,握的紧紧的,趁着间隙把准备好的说辞在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随后又是一阵敲,那门吱嘎一下打开,郝老四脸从漆黑的门洞里探了出来,正努力的眯着眼看着他“你干嘛呢!大半夜的!”

  往日唯唯诺诺的钱日生,此时却仿佛背负重大使命,声音压得低低,一脸神秘的扬了扬手中的令签

  “郡守贺大人急令,我要出城赶赴柳州县办差,喏,”说完刻意大大咧咧的将令签一递。

  郝老四这时已经醒了神,眼看着钱仵作认真焦急的表情,知道不是一般的事情,骂人的话立刻咽了下去。

  他看了看手里的令签,哦的一声,“你稍微等一下,”说完转身就进了屋。

  钱日生孤零零的站在雨中,紧张的太阳穴都一涨一涨的,手一舒一捏,要不是怕被人看出来,此刻恨不得跟进屋,亲自拿钥匙开门。

  过了一会儿,只听一阵里面刺啦刺啦的响,鞋子拖地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见郝老四皱着眉头出来了,钱日生心一落,赶紧让步,只等对方开门了。

  “钱仵作,不对吧,”那郝老四挠着头看着他疑惑的问道。

  钱日生一愣“什么不对?”

  那郝老四掂了掂手里的令签“啧,这个……令签倒是不假,你也是衙门里的老人,也不假,只是——”

  钱日生被这个拖音牢牢的吸住了,只听对方咂摸了一下嘴“我刚才问了门头儿,他说当时赵公干的原话是一定要贺大人的手令。”郝老四把“手令”着重说了,随即看着钱日生。

  钱日生眨巴眨巴眼睛,也有些发懵的问道“这,这不就是吗?”

  “哎呀,是亲手写的!盖了印的!”那郝老四一把把令签塞回钱日生手里,然后还特地解释了一下“钱仵作,不是我们为难你哦,贺大人新官上任,听说不太好巴结,我们这里要是把你放了,明天两头一对,我们保不准就要吃瓜落。”

  云层中隐隐的一亮,钱日生跟泥塑一样站在雨里,手令二字震得他脑子里都泛着回音……

  郝老四看着钱日生的表情,原本他就脸色发青,大半夜的看着还泛着白,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真跟个僵尸似的。

  郝老四被盯得心里凉飕飕的,于是特地重复了一句“真不是我们故意刁难,郡守既然有令,我们不可能拿你开涮的,说句不该说的,”他压着声音,悄悄的说道“万一郡守故意放苍蝇,看看我们四城是不是真的照令办事,让你拿个令签试我们,我们哪里敢啊!你说是不是?”

  雨不知不觉已经停了,万物岑寂在夜色中,只有起更的梆子,在远处暗夜的街头单调儿枯燥的响着,“空——空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