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武林文学 > 万仞的拼音 > 万仞的拼音 之

万仞的拼音 之

           范老下午的课程讲的是前朝的文臣,于诗词中说风骨和秉性。钱日生忧心忡忡的站在一旁,心里翻来覆去的想着眼下的处境,刘师爷的出现让他害怕极了,他想到对方最后的话语,心里更是狂跳不安。

  眼前的老先生说的两嘴发干,他却充耳未闻,而公子今天却兴致很浓,估计是诗词对了脾胃便自己接口说起诗韵来,说江南曲调太过清素;前朝诗词多为谄媚;见风骨的太过直白;田园避世的又带愁怨;继而谈论着什么去声入声,随后话题转入了声律,什么变徵之调要用小指勾弦,拇指按摸转音……论的头头是道天花乱坠。

  结果范先生的脸拉的老长,说道“公子,辞韵声律您再精研,难道还比得上前朝后主吗?”

  范老有些生气的拂袖而去,钱日生送对方出门,刚到门口范老却站住了身子,用嫌弃的目光盯着钱日生上下看了看,甩了一句“宋掌柜让你晚上去一趟,唉,鬼鬼祟祟非君子所为。”

  钱日生还没问个具体,范老已经嘟囔着走了。

  晚上下起了雨,莲花云在月色中缓缓东移,公子和鸢儿带着孩子都不知道去了哪里,这是他们第一次不在家中过夜。钱日生隐隐觉得有些不安,自从离开佳梦关,他非常讨厌反常的事情。

  一个人住在空落落的院子里让他害怕,他一直等到街道上没有人声了,才敢准备动身。刘师爷的的事情不解决他死活都要赖在风水轮流了,一想定了说辞,在夜色朦胧中,他拉开了门偷偷钻了出去。

  门刚合严,背后好像有个什么东西挡了他一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一只大手将他嘴用力一捂“别说话,跟我们走。”

  他心弦登时绷紧,只觉肋下被人用刀抵着,身子不由自主的被人推着拐入一条黑暗的小巷。刚走进去不远,左右又出现两个人影把他夹住,出了巷子又看见附近的屋檐下和街口各有一个人正注视着自己。

  “空——空空,”城门方向传来一种调子凄凉的吆喝声“搭门闩,下钱粮,灯火小——心——”更夫长长的尾音在街巷中带着回响,钱日生被人猛地一扯,直接拉进了一个四方院中。

  只见院中一个黑沉沉的一人长的箱子,走近了才接着微弱的月光看清竟是个棺材!他倒抽了一叩凉气,刚要发声只见一人陡然探指前伸,猛地朝他胸口戳来,这一下迅捷无比,光线黑暗对方却认穴极准,钱日生只觉得觉得胸前一痛,低哼了一声便迷迷糊糊的软倒。

  朦胧间只觉得自己被人扛起朝棺材一塞,刘师爷还凑上来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咬牙切齿的把他头往棺材里一摁,狠狠骂了一句,就让人把棺材盖子哐的盖上了。

  恍惚间不知过了多久,等他悠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绑在椅子上,屋外除了呼啸的夜风,再没有半点人声。

  一盏灯烛在眼前亮起,骤然的光亮他让眼睛一闭,终于慢慢适应了光线,只见刘师爷坐在桌前,正对着一个方脸的男子窃窃私语,眼角不时的扫向他。

  方脸汉子长得鼻梁细长,两个眼睛分的很开,是个标准的马脸,师父一直说“相由心生”,一般这种面相的人都是性刚手狠的主。

  那马脸汉子掰着钱日生的脸,左右看了看,对着刘师爷问道“这回没错吧!”

  刘师爷点头连连“就是他,以前老打交道的,我认得清清楚楚。”说完对着钱日生左右开弓打了一顿漏风巴掌,这才一把拉开自己衣襟,露出胸前的烙印恶狠狠的说道“你们害的老子好苦!今天也让你尝尝滋味!”

  马脸汉子将刘师爷拦住,瞥了几眼钱日生,似乎还有些不相信“他能杀人?”随即冷冷的逼视着说道“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听明白了?”

  钱日生眼睛惊恐的眨了眨,只觉得嘴里陡然一凉,塞着的麻布被人扯了出来,顿时呼吸顺畅了许多。脑中却闪过一个念头宋掌柜拿自己当饵!

  可他来不及细想,马脸汉子扯过一把椅子,大大咧咧的一坐,斜盯着钱日生问道“马先在哪里?”

  钱日生咽了口唾沫,刚回了个“不知道”,就感到眼前一花,砰的一声栽倒在地上,只觉得身上肋骨仿佛断了似的,疼的他声音的都喊不出来。

  那刘师爷早就急不可耐,一把把钱日生拉起来,左右开弓连扇了二三十个嘴巴子,打的钱日生脸颊登时肿了起来,随即重重的问道“马先人呢!”

  钱日生了解刘师爷的手段,逼问时喜欢玩“苦尽甘来”的手段,层层递进。脸上火辣辣的疼反倒让他清醒了,咬死不说他自认为熬不住刑,可说的太快,又怕对方灭口,只能焦急得思索着对策,至于何时开口只能尽力而为了。

  刘师爷刚要开口继续动手,马脸汉子却“嘘”的一声打断,四周除了风吹树响再无别的动静,过了一会儿,东南方果然传来一片马蹄声,钱日生灵台清明,听到动静精神也为之一振,有人来找自己了?

  可没过多久,马蹄声便渐渐远去,刘师爷刚松了一口气,马脸汉子却又低喝“又回来了!”他侧着耳朵听了半晌,压着嗓子对着窗户外吩咐道“派个人出去看看!你继续问。”

  刘师爷嘿嘿冷笑,抄起一根筷子抵着钱日生的腋下,猛地一捅,疼的钱日生啊的一声惨叫,此时正是刘师爷卖弄的时候,转而用砖头砸脚,嘴上说着“这叫倒吃甘蔗,越吃越甜。”

  钱日生疼的死去活来,却硬别着一股狠劲儿就是不肯说,突然,外头两声干哑的鸟叫,刺耳又尖亮,钱日生心头微微一提,依稀分辨出有人模仿的八哥叫声,正巧刘师爷一筷子猛戳肋部,他放开嗓子一声惨叫。

  马脸汉子面无表情的站起身“看来他是真知道。”

  刘师爷也嗬嗬狞笑“你把这屋子喊塌了,外头也没人能听得见。”

  钱日生喘着粗气满脸都是虚汗,自己应当是在城外,要不然对方怎能由着自己大喊大叫?可是那声八哥的叫声显然是马先已经察觉到这里的异样了,为什么还没来救自己?他忍着身上的剧痛,决定再冒险一次。

  拖时间!

  马脸汉子见钱日生不松口,朝他竖了个大拇指随后使了个眼色,刘师爷狞笑着拿起一把剪子走到钱日生背后,将他尾指一掰,用剪刀夹住随后重沉沉的又问了一次“最后问一句,马先在哪里?”

  钱日生左手被死死攥着,只觉得剪刀微微一动,他吓得一抽喊的撕心裂肺“他……他回大雍了!”话音刚落他一缩身子紧闭双眼,过了片刻偷偷动了动手指,剪刀并未咬合,他才松了一口气,对方似乎相信了。

  鸟叫声再次响起,可是总是忽近忽远的始终到不了附近,钱日生心里又急又怕,浑身冷战不止。

  马脸汉子身子陡然前倾,盯着钱日生的双眼“那个老杨头又是什么来路?”

  钱日生颤抖着强忍疼痛,心里却察觉到一丝玄机,对方和蒋掌柜似乎不是一伙的,否则不可能问这个问题,难道是冯师爷那边的人?

  “说话!”

  他知道现在已经到了紧要关头,马先再找不到自己,可真的受不了了,可要是松了口又担心万难活命,岂料刘师爷捏了捏钱日生的手,一把剪子微微加力“钱仵作,我是刑名师爷,论用刑我可是行家,就是神仙金刚,也要开口的。”

  钱日生紧闭着双眼,决定做最后一次硬挺“他……他……他是佳梦关的车夫,我从佳梦关逃出来以后,半路遇的他,他带我来的这里……”

  钱日生背对着刘师爷,对方无形之中给他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他尽量把事情拉长了说,耳朵却努力探听着周围一丝一毫的动静。

  “你跟我绕弯子?”刘师爷略略收力,吓得钱日生大叫饶命。

  “快说!”

  噶的一声鸟叫声终于响起,声音清晰了些许,他脑中一醒,认定马先就在左近,于是赶紧大喊道“我真不知道老杨头啊!”

  话音刚落他“啊”一声惨叫,只觉得双眼一黑,钻心剜骨的疼痛直钻心底,撕心裂肺的剧痛让他顿时昏死了过去。

  剧痛之余只听马脸汉子对着刘师爷说的后半句话“……原来‘风水轮流’是个贼窝子,这人先不要整死,把他脚筋挑了等天亮通关了就运走……”

  刘师爷应了一声,从一旁抽了把尖刀刚举起就听外头大门被人砰的砸开,院中突然乱了起来,两边人都是一声爆喝“拿贼!”昏天黑地的顿时打成一片。

  马脸汉子一惊和刘师爷对视了一眼“来的好快!”

  紧接着就听乒乓一阵的乱响,刘师爷赶紧把钱日生连着椅子拖到角落,用脚死死踩着紧张的问道“怎么办?”

  马脸汉子却沉思着冷哼了一声,随即将单刀对着门缝。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越来越近,随着门板一声响动,与此同时汉子单刀急送随即抽出,只听一声惨叫,一个人捂着前胸跌倒在地,大门洞开。

  “钱日生!”马先的声音随之而来。

  剧痛中,钱日生耳边终于分辨出熟悉的声音,他满身虚汗连答应都没有力气。马先喝骂着飞扑入内,一眼看见一个马脸汉子陡然一刀斜劈而来,他凝立不动,横刀斜挂只待对方膀臂伸直就将他连刀带手一刀砍断;可对方似乎意料到了,中途猛然下坠改刺小腹!

  马先蓦的一惊,压髋沉刀,准备将对方刀震开,可对方竟然硬生生的半途收手又改为侧步斜劈!马先后发制人,招招克制,可对方招式竟然一变再变,连兵刃相击的分毫优劣都不肯轻易让人,马先心里暗暗吃惊“这是什么人呐!”

  灯火阑珊将两人的身影映的犹如鬼魅,刀光闪耀人影交叠,马先一柄单刀刚猛捭阖,劈砸崩砍将对方裹在一团光影之中,而对方却灵巧毒辣,刀如柔叶招似灵蛇,拆招换式快的连墙上的影子都模糊一片,转瞬间连过十余招依旧丝毫不闻兵刃之声!

  终于呛的的一声轻响,吓得刘师爷身子一颤,眼前的两人正冷眼对视,都凝劲不发的对峙着。

  马先小心的吐纳了几下,略瞥了一眼角落里的钱日生,上身不动脚下将门哐的将关上。一刹时谁都没有发招,只是握着刀柄互相看着。

  院中不知谁的一声惨叫,仿佛一声令下,两人同时发招,这一次却势如奔雷,劲风呜响压得灯烛摇摇曳曳。

  马脸汉子身形左右忽闪,单刀虚空砍落,却在空中猛然一折,烛火之下寒波流离,看似砍向侧肩实则斜撩肋下;而马先却如一道残影,竟然中宫直进迎了上去!

  刘师爷手握尖刀脚踩钱日生凝神观斗,此刻心中狂喜,一招定胜负,马先必死!岂料两人人影交错的同时,其中一人竟在眼前消失了!

  刘师爷一诧,可眼珠刚动,马先虬髯须张的面孔鬼魅似的猛地出现在眼前,只觉得劲风扑面,杀气排山倒海。他手头刚想发力下刺钱日生,已被马先一把抓住前胸,哐当一声单刀松脱落地。

  马先将刘师爷擒在手里,横刀一架,得意的嘿嘿冷笑!

  这一变故攻守易转,刘师爷万没想到自己反倒成了人质,耳边马先对着那汉子赞叹道“好功夫!”

  对方冷言反讥“好心机!”

  门外的打斗之声渐息,马先瞥了一眼角落里的钱日生,对方站在门前默然不语。此时情形一目了然,对方再不走就要困于斗室,出门却要陷入重围,马先不由得心中暗喜。

  对方终于叹了口气上身前倾作势要走,突然,他却双腿下蹲,弓腰屈背仿佛强弓劲弩,马先气息一凝顿知不妙,可对方已经目露凶光蹬地激射而来,马先大吃一惊,对方竟然想要杀刘师爷灭口!

  仓促间他赶紧一把刘师爷推到一边同时举刀迎上,可电石火花之间却见对方刀刃一偏,马先心头一炸,糟糕!顿时领悟到了对方虚左实右的用意,看似灭口刘师爷其实是要杀钱日生!

  他赶紧横身拦挡,一柄单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光影,刀背藏身后发先至,忽的风响却一招挥了个空!只听身后一声冷笑,马先不假思索身形一矮回身挥刀,只听当的一声火光四溢!马先手贴肋下凝掌发力崩击而出,而对方正巧也沉肩回掌!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马先身子微晃,而那人却并未拼斗,竟借力反跃破窗而出。

  马先阴冷着脸横刀站在窗前,沉吟着看着院角高墙上的冷月,眼看着那人对院中还在苦斗的手下们根本不屑一顾,身形犹如一缕轻烟正飘然远离,打斗声中只听声音袅袅“久闻大雍密参院‘白马金猿’,今日算是会过一个了。”

  马先心头一沉,扭头看了一眼刘师爷,对方双眼圆瞪着颓然坐地,咽喉处鲜血正汩汩喷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