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武林文学 > 拯救那只毛茸茸[快穿] > 第68章 第68章 (1 / 3)

第68章 第68章 (1 / 3)

        担心猫咪晚上睡在箱子里会着凉,庄鹤从架子上取一条干净毛巾将黑猫包起放在枕头边,目光注意到墙上微微凹下去的小坑惊讶。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什么时候有了个洞?”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没想到庄鹤能这么快察觉,罪魁祸首躲在毛巾里一声不吭。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猫咪的嗅觉比人类要敏感数百倍,整只猫都被庄鹤身上清淡香气包裹,牧淞云都快摊成了猫饼。无法形容这是什么味道,一点点皂香再加一点点阳光的气息竟能让他念念不忘到成神。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见小猫缩在毛巾里打瞌睡,庄鹤放下整晚悬着的心他还顾虑照顾不好,没想到这么好养活。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刻意将台灯往下压,将灯光辐射范围降到最小,庄鹤才在书桌前坐定拉开书包准备写今天布置的作业。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距离中考还有短短两个月,可他还没有攒够学费,高中不再是义务教育,再加上其他杂七八的支出,庄鹤已经明显感觉到吃不消。小吃店的夫妇已经帮了他太多忙,庄鹤不想再麻烦他们。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现在还没有进行全市联考,他还不清楚成绩会排在多少位,只有前十名才能获取免学费的资格。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可只是资格而已,再加上对比赛和证书有硬性要求,每天能活下去已经便是奢侈的庄鹤,根本没有那个时间与精力去考虑这些事情。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笔尖落纸的声音沙沙,牧淞云睡醒一觉后发现眼前昏暗,才发现庄鹤移动了台灯的位置。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不知是不是年头久远,台灯光线并不明亮,甚至说得上黯淡。庄鹤背影融入到黑暗中,模模糊糊只能看清他的侧脸。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小房间更像是仓库分离出来的,窗户都是特意开出来的小洞,为降温庄鹤在脚边放了一小盆今天不用的冰块,巴掌大的小风扇对着吹,因此房间还不算太热。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唯一的闹钟放在书桌上,牧淞云从毛巾里挣扎爬出,目光落在少年人微微出汗的鼻尖。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有太久没有经历庄鹤写作业他看的日子,现在看到竟然还会有点眼酸。牧淞云悄咪咪地跳上书桌,在庄鹤目光注视下走了几圈后卧在他摊开的笔袋前。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不困吗?”意识到小猫是在陪自己,庄鹤空出一只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还剩一点就写完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对初中生的知识不感兴趣,牧淞云成神时足有上百亿年的记忆同一瞬间涌入脑海,现在他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这个,才导致了他在小世界的失忆。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小吃店临街,有时候隔音并不是很好,夜深人静时还能听到机车党炸街,轰鸣声从很远的地方便能传来,一直叫嚣直到消失在这条街的尽头。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每当这时,庄鹤都会伸出手捂住小猫咪的耳朵,生怕它会因此受惊。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感受耳朵上传来的手指温度,牧淞云不自觉地放软了身子,更加贴近庄鹤的手心“喵——”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刚断奶的小猫声音还带着点嗲气,还以为它不舒服庄鹤赶忙松开手,将写完的卷子放进书包,抱着猫起身将其放在毛巾里。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乖一点,我去洗个澡。”庄鹤拿上毛巾离开,关死房门生怕黑猫乱跑。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对庄鹤在哪洗澡毫无印象,之前也没见隔壁房间是浴室啊?

        &nbp;&nbp;&nbp;&nbp;&nbp;&nbp;&nbp;&nbp;牧淞云甩甩尾巴疑惑,突然想起在狐妖世界时,庄鹤蹲在庭院用水龙头冲澡轻车熟路的模样,浑身毛发根根炸起这里不是青山,即便现在是凌晨一点,可肯定还有没有睡觉的人。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