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遹端坐在主位之上,王生则是站在他面前。

“给广元侯看座罢。”

“诺。”

大内官连忙给王生准备了一个席子,王生便也顺势坐下去了。

“你来得正好,若是你不出来,恐怕朕都要找你出来了。”

“臣便就在金谷园,陛下若是要召见,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皇帝司马遹轻轻点头。

“你人在金谷园,恐怕对洛阳最近发生的消息,并不如何熟知,且让大内官与你说说。”

“诺。”

王生连忙点头。

他人虽然在金谷园,但是消息却也是十分灵通的,但既然皇帝觉得他的消息不灵通,那便不灵通就是了。

“近日洛阳拢共出了这几件大事”

大内官用他那阴柔的声音,将洛阳这些天发生的大事一一道来。

王生听完之后,作势露出思索的模样。

“广元侯有什么想法?”

“第一件事,常山王纵马司马门,看起来就有些蹊跷,先前常山王去金谷园拜会过我,我见常山王的言谈举止,并非是如此放浪之人,况且以义阳王随郡王他们的胆子,如何敢对常山王下手,恐怕他们背后,是有别人为依仗的。”

司马遹轻轻点头,表示认可。

“第二件事,常山王在太极殿大打出手,恐怕也真是生气了,不过臣下觉得,常山王并非是如此冲动之人,或许,这是陛下有意让其为之?”

王生抬头看着司马遹,后者也是细细的盯着王生。

半响。

“哈哈哈!”

司马遹突然大笑一声,说道“倒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这常山王在太极殿大打出手,确实是朕嘱意的。”

果然。

王生在听到常山王在太极殿中大打出手的时候,心中就十分震惊。

心想你常山王虽然是一等王,但对皇帝如此不敬,以为你一等王有用?

转念一想,这或许是皇帝有意为之的。

一个纵马司马门,原本就是重罪,但是在宗室心中,这个罪名还不够大。

不够大是吧?

皇帝便再给他加了一个罪名,而且同样是重罪。

这两个罪名,随便一个放在寻常大臣身上,现在都已经是尸骨无存了。

但是在常山王身上,他现在却还毫发无损。

皇帝是要看看他的威望,是要看看天下的臣公是否能为他所用,那些宗室心中是如何想的。

但是现在看来,局势好似是不容乐观。

一个常山王便如此难对付,换上更难对付,在宗室与天下之中更有威望的齐王,他又如何能对其下手?

威望威望。

他虽然是皇帝,但是威望不够啊!

这天下的宗王,随便拉一个过来,都是他的长辈,像是赵王梁王平原王这些,更是比他高了三辈。

辈分高,心中对他的尊敬,也相对而言少了不少。

而这一点,就不是司马遹想要看到的了。

“朕再给了常山王一个罪名,那些宗亲大臣依然不敢对常山王定罪,当真是让朕失望。”

皇帝从来都不是对常山王有意见,他对常山王纵马司马门的事情,也没有多大的愤怒。

最是让他愤怒的,是他的那些臣公宗亲首鼠两端的态度。

“那陛下是想要给常山王定罪了?”

“自然。”

皇帝轻轻点头。

“若是不重罚常山王,朕如何有威严,现在这些臣子都敢不将朕的话当回事,经过了这件事,那还了得?”

王生眼睛闪了闪,心中是为常山王默哀的。

心想常山王一心按照皇帝要求的来做,不想皇帝丝毫不把他当回事,只是将他当做工具人而已,用完了,就直接扔掉。

若是廷尉狱中的常山王见到他的这个皇帝是如此这般的人,恐怕血都要被气的吐出来。

“若是重罚常山王,恐怕是会伤了宗王的心,也会伤了常山王的心。”

皇帝不以为然。

“相比较伤宗王的心,朕还想要压一压他们了,明明是宗王却丝毫不会为朕着想,为朕设身处地,哼!”

你都是要削藩的人了,想那些宗王如何会对你有好印象。

所以说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啊!

司马遹想做汉武帝,但也没看到汉武帝在削藩之前也是做了很久的蛰伏,况且他要削的藩,已经被他老爹削过一次了。

而你司马遹呢?

你那个老爹是个傻子啊!

他麻烦没给你找一些就不错了,如何会为你削藩?

“爱卿觉得朕如何才能给常山王定罪?”

定罪这件事,肯定是要有人上表的。

而且一两个人还不够,最好有大多数人上表才行。

但是以现在的情形来看。

很悬。

司马遹毕竟登基才不过数月,加之他做太子的时候,是处于被皇后贾南风压制的局势,夹着尾巴做人,便是贾谧也能够在他身上拉屎拉尿,这种威望,就可想而知了。

最关键的是,司马遹不仅提前表明了自己削藩之意,甚至将太子宫近半的人都拒之门外,原本张华,裴頠是武帝给他指定的辅助大臣。

但张华因为与贾后有关联的原因,已经是被辞去了。

至于裴頠,亦是如此。

皇帝虽然是尽兴了,但现在却面临着朝着无人应和的尴尬场面。

只能说,皇帝年轻,太过于想当然了,搬起石头,把自己的脚给砸了。

王生思索良久,最后对司马遹行了一礼,说道“若是要给常山王定罪,很简单,臣下上表即可,这个恶人,臣愿意做,待臣上表了之后,其下臣子,定然会跟从的。”

第一个上表的人,自然是会被嫉恨的。

而后面上表的人,却没事,他们只是跟风而已,如何会有事?

王生话一说完,司马遹脸上便露出沉思之色。

他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

“只是如此,恐怕爱卿便被背负骂名了。”

果然。

屁股决定脑袋。

亦或者在皇帝眼中,他王生同样只是一个棋子。

王生倒是没有感到悲哀。

从某种程度上看,他也算不得是什么好臣子。

臣子不是好臣子,皇帝不是好皇帝,也算是绝配了。

“臣下背负骂名,自然也是无所谓的,臣出身贫贱,若是无陛下,便无臣下今日,臣下如今所有的地位权势,全赖陛下,莫说是背负一些骂名,便是陛下让臣上刀山下火海,臣也不会说二话。”

“好!”

皇帝重重点头。

“不亏是我大晋臣子!”

广元侯,果然是忠臣啊!

如此一来,这个恶人倒不好让他做为了。

一时间司马遹又陷入纠结之中。

皇帝的想法,王生也能猜到一些,不过他还是等皇帝想一会,他后面要说的话,不着急。

殿中香炉青烟袅袅升起,眼前火盆上炽热的木炭被烧得赤红,也将原本冬日的酷寒驱逐出去。

良久,司马遹抬头,他像是想通了什么一般。

“若是朕让你上表,你觉得常山王与宗王他们会如何想?”

王生将腰板微微挺直,说道“常山王当然是心被陛下伤透了,恐怕日后再也不会听陛下的话了,至于宗王,或许有的会畏惧陛下的威仪,但更多的,恐怕是心生对陛下的忌惮,毕竟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司马遹轻轻点头。

“只是,朕若是不处罚常山王”

到现在,王生觉得自己的话也是可以说出来了。

“陛下,臣有一计,不知道可说不可说。”

一计?

司马遹的眼睛顿时亮起来了。

“那自然是可以说的,快快道来。”

“与其陛下对常山王下手,想要以此震慑群臣宗王,不若轻罚常山王。”

轻罚常山王?

王生的第一句话,就让司马遹的眉头皱起来了。

不过他倒是没有插嘴,只是在一边静静的听着。

“重罚常山王,固然能增加圣王威仪,但自古威望非是处罚而来的,而是德行自生,陛下若是如此做了,恐怕日后在史书上,也会留下不好的名声。”

“轻罚常山王,陛下固然失威,然则俗语说得好,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陛下失威,臣下宗王必定愈发猖獗,恐怕齐王入洛的时间都会便快不少,陛下若是表现得太多于强势,那些宵小如何敢猖獗,若是他们不猖獗,陛下如何有机会能够逮住他们呢?”

王生这句话倒是另外一番见解,皇帝眼睛微亮,但眉头依然紧皱着。

好是好,但坏处也不少。

最关键是,他没有信心能够压住下面的宗王臣公。

“至于常山王,亦是陛下手上的一颗棋子,陛下轻罚他,但却要羞辱他,让天下人觉得他与陛下已经是两路人了,实则常山王乃陛下手中棋子,安插在叛逆宗王心窝里面,届时即便齐王起兵,陛下要对付他,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王生这个方法,就是苦肉计用间了。

司马遹还在思索,但心中已经是十分意动了。

但他还没开口。

司马遹没开口,王生便继续说下去了。

“失威之后,定会有人跳出来,届时陛下雷霆之怒,定然让臣下息言,而齐王入洛,便囚禁齐王府,若是出逃,陛下亦是不惧,此计一来可杀有异心之臣子,二可知有异心之宗王,所谓一箭双雕之计。”

司马遹重重点头。

“确实是好计策,不想爱卿只是在短短时间内,便有此种想法,朕有爱卿,无异于是如虎添翼。”

“只是这常山王”

“常山王的事情,交给臣下去做便是。”

司马遹轻轻点头,将事情交给王生,他再是放心不过了。

“廷尉狱去后,去显阳殿罢,皇后有事召见你。”

王生给他这个皇帝出谋划策,司马遹自然也不吝啬赏赐了。

但从他登基到西征归来,王生已经被封赏得太多了,若是再封赏,恐怕御史台的人就要弹劾广元侯了。

不过寻常封赏不行,婚事却是可以定下来的。

如今朝堂无人。

王生作为一个孤臣,最是适合在朝中身居高位了。

但以他的身份,必不能担任高位,必须得有皇家身份,才堪堪有资格身居高位。

而且

年纪是硬伤啊。

若是这广元侯多长个二十岁,那便是司空,司马遹都敢让他做。

现在,是不行了。

但一些显要位置却是可以。

再与皇帝交谈片刻,王生便出了太极殿,也不稍作停留,车辇很快朝着廷尉狱去了。

说起来,廷尉与王生是没有来过的。

这种地方,能不来,还是不来的为好。

廷尉狱前,两尊石兽镇狱。

王生有皇帝手谕,因此不必见廷尉,而是直接入了廷尉狱中,一路到达常山王所处的狱房之中。

狱房之中,常山王的状态尚可,但已经不见当日他来金谷园时的风采了。

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

清冷的几束白光照射,只看到一张苍白的脸与起皮的嘴唇。

“广元侯?”

见到面前的嗯是王生,常山王眼中顿时亮了起来。

“是陛下让你来的?”

王生轻轻点头。

“确实是陛下让我来的。”

王生挥了挥手,身后侍卫将食盒放下,另外一个侍卫则是拿来一个食塌。

可口菜肴加上美酒,一应俱全。

常山王坐在王生对面。

“陛下如何说?”

王生挥了挥手,让四周的人散去,确保在这块地方,只有他与常山王。

“陛下会放了你。”

听到这句话,常山王便更加激动了。

“但在放你之前,陛下会让人羞辱你,比如游街。”

常山王脸色顿时垮下去了。

“陛下这是作何?”

“陛下要你恨他,之后,加入齐王一方。”

短短一句话,常山王便明白了皇帝的意思。

“若是如此的话,也不是不行,只是这个游街”

这也太伤尊严了。

“若是连这个苦肉计都没有,齐王如何信你?”

常山王将杯中酒液一饮而尽。

他也不是婆婆妈妈之人,索性点头了。

“若是陛下要我做的,我做便是。”

王生脸上顿时露出笑容。

“大王果然是忠臣。”

呼~

王生倒是没有想到这常山王如此好说话,不过转念一想,在八王之中,常山王确实是其中比较优秀的那一两个了。

“既然公事谈完了,我还有一些私事,要与大王说一说。”

“私事?”

常山王脸上露出疑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