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府南面一个哨兵疾如闪电般飞掠而过,如不细看,几疑乃是飞鸟。

这自然是根据从哨兵口中得到的信息,换上哨兵衣裳前来县府探看情况的陆相,他停身于暗处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小院落。

这小院看守的衙卫比别的地方要多上不少,陆相知道这必定是县府重要人物所住的地方,或许正是自己将要寻找的严经纬住处也未可知。

他就地捡起一块石子往院外一棵树上扔去,当衙卫们听到声响,前去打探时,陆相一掠身,飘入小院之中。

院内一间屋内射出一丝光亮,陆相运转道气稍一感知情况,却发现屋中并没有什么声响,他小心翼翼地轻身掠到屋子窗外,轻轻将窗纸捅破一线,往里一看,只见屋中空荡荡的,难怪没有什么声响。

再往里一看,只见一道幕帘之后,有一席地而坐的模糊身影,陆相全力运转目力观望,才发现是一个四五十岁,山羊胡须下垂,身着道装,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气的人正坐在蒲团之上修炼,此时显然正值修练的紧要关头,全身上下冒着森森阴寒气雾。

陆相稍衣感知,发现这道士果然是修道之人,而且已经有着道徒八重境的修为,想必这人便是林如冰口中的贼道了。

虽然陆相知道这个道士为虎作伥,但是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不欲打草惊蛇,就在他打算到其他地方寻找严经纬之际,他刚欲飘身而起,便听到一道女声响起,“道爷,公子有请!”

听到人声,陆相大吃一惊,刚刚明明只有道士一人,现在怎么又有女声,急忙往屋内看去,只见一个十**岁,丫环打扮的的少女正对着修练的道士。

陆相不禁奇怪起来,这个少女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自己刚刚明明看过屋中只有道士一人,其余再无其他的人,他瞬也不瞬地盯着屋内,打算探寻一个究竟,他实在奇怪少女是怎么出现的。

道士缓缓将四周阴寒气雾收入体内,对少女说道:“我早对严公子说过,我只需要一张符纸便可让那个丫头就范。他却非说什么要让你们去劝说一番,你看,这不是自己弄出来的麻烦吗,还要耽误道爷修练!”

接着那道士猥琐一笑,“走吧,你这小丫头怎么就听你们少爷的话呢!难道你们不知是在帮你们的少爷害人吗?”

陆相见少女转头朝里墙走去,而且在听到道士的话后,清秀的脸上充满了恨意,“小女子已经是少爷的人了,他让我们做什么我们便只有做什么了。”

见他们往里墙而去,陆相本来还在奇怪,便见那少女往墙上一按,一道暗门缓缓打开,一道光线从门中射出。

他方才恍然大悟,难怪不知道少女从何而来,原来这屋中既然还有暗门,道士和少女进去之后,暗门又缓缓关上。

如果陆相现在才来到屋外,任他怎么想也不会想到屋中还有暗门,见二人进入暗门,陆相轻推房门走进屋内。

听少女之语,那林环柔姑娘必定就是在这暗门之后,陆相心中思量着如何将她救出;如果冒然闯入,如果一个不小心,救不出人不说,说不定自己都不知道是否能安然无恙走出来。

但是如果现在不去救,那位姑娘必定受那纨绔之子残害,缓缓来到所见的内门之处,陆相从日月戒中取出锈刃。

往刚才那个少女所按之处看去,只见一小块石子模样的东西已经被按得有些滑了,这应该便是控制暗门的按钮,他伸手一按,只听见咔咔声响,暗门便又缓缓打开。

一闪身贴在缓缓打开暗门之上,这时便听见暗门后面传来一声怒喝,“哪个不知死活的混账,不是吩咐你们不要到这儿打扰我吗?有什么事还不快说。”

陆相始终贴着暗门,并未说话,他想着这说话之人应该便是道士和少女说的少爷了,只是不知道是否就是严经纬。

内中之人想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我出来便让你好看,混账东西,简直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接着便响起脚步之声,陆相紧了紧手中的锈刃,运转全身道气,随时准备全力一击。

脚步声才响起,便听见刚才屋内道士的声音,“严少爷,有些不对劲,先容我出去看看情况。”想是刚才的道士阻止了将要出来的所谓“少爷”。

陆相才不管出来的是谁,现在听到欲要出来的是刚才的道士,心中更是大喜,只要将这个为虎作伥的道士结果了,那救人自然更为方便。

他轻然落到地上,运转全身道气等待道士走出暗门,他刚站定,便见一道黑光一闪,知道是那道士出来了。

陆相将空幻刀法威力最大的一招向黑影劈去,只见一道白光一晃,只听见“噗嗤”一声,一道血光喷洒而出。

“既然是修道者,妈的,道爷这么倒霉吗?”

话音刚落,陆相见那道士批头散发,一只手已被他斩落地上,正怒目看向自己,见自己偷袭得手,陆相面色阴冷地看向对面的道士。

“你一个修道之人,不好好在洞府修行,跑来助纣为虐,今日你便留在此处吧!”

道士甫一出门,暗门还没完全关上,自己也还没看到屋外情况,便被一道白光袭击,心中大惊。

慌忙往旁一闪,只是白光太快,即使他全力闪避,还是被削掉了一小块头皮,白光气势不减,进而将自己的左手斩落余地,道士才知道外面的人,是一个修为比他还高的修道者。

原来这个道士也曾被仰星帝国一个小宗门收归门下,只因为贪慕世间繁华,做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后被宗门知晓,便准备在他任务结束后,将之废掉修为,逐出门墙。

而他所在宗门中的好友偷偷将这消息告诉了他,从此他便没再返宗门。

没了宗门庇护,并且宗门之人也要将他擒回宗门治罪,道士害怕宗门之人找上自己,便收敛了许多,找一个洞府静静修练了几年。

但是因为没有修炼资源,加上往昔过惯了奢靡的生活,耐不住便从洞府出来,之后,二十年间,便四处游荡,过着东躲西藏的散修日子,只是他道源不高,修为始终没有多大的进步。

两个月前,当他来到柏宁后,因为和严经纬偶然相遇,严经纬见他随手斩杀了一个武林高手,将之视为神仙般人物。

严经纬便向他许诺了许多好处,将之收到身边,道士便投靠了严经纬,在两个月间,为他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

他想不到自己没被宗门找到,而是在这样一个视修道者为神仙般的地方,既然被一个小子斩断双手,所以道士才会冒出刚才那莫名其妙的话。

陆相话毕,锈刃起处,运转道气又是一道空幻刀法使出,道士见陆相话才说完便是一刀,慌忙说道:“小道友,请听我一言。”

陆相那里会给他说话的机会,只管运转全力出刀,道士见陆相不停自己解说,知道多说无益,而自己修为没有他的高,已经萌生退意,便在闪避之间朝门边快速移动。

见他不断往门外方向闪避,陆相已知他要逃走,他心中恨道士帮助害死宁小雨的严经纬,而自己一时半会却又收拾不下这道士,他开始试着沟通小葫芦道气,如果能够运转小葫芦中那怪异道气,杀道士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一道微弱的道气慢慢出现,陆相大喜,一刀挟怪异道气的白光奇快闪现,疾如闪电落到急急闪避的道士身上,道士连一声都没发出,便被劈为两半。

陆相也打了一个趔趄,但是心中大喜,他第一次自发沟通了小葫芦中的怪异道气,知道自己对小葫芦道气的应用有了一次飞跃,自然大喜。

全力发出这一刀之后,陆相感到自己异常疲累,他稍稍恢复了一下,便再次朝那按钮一按,暗门再次开启。

“道长,是什么人这般不长眼。”

陆相走进暗门,见一道身着蓝色长衫的年轻人正在门后暗室踱步,细一打量,见这人果然是两年前害死宁小雨并迫使他们背井离乡的严经纬。

而在他后面一张床上,一个手脚被麻筋捆缚,嘴上被塞住布团,面貌漂亮非凡的十七八岁的姑娘外衣已被脱下,只穿一件亵衣横躺着,此时嘴中“呜呜作声”,刚才在窗外见到的少女正在床边劝说。

严经纬见进来的是一个少年,而不是刚出去的道士,大声怒喝,“你小子是谁,你们将青梅道长骗往何处去了?”

在严经纬的印象中,什么样的武林高手对于自己请来的青梅道长,那都是一个笑话,所以想着陆相是和同伙将青梅道长引走之后才进来的。

见到屋中情景,陆相想起严经纬两年前在绥汐便是为了满足一己**,害死了宁小雨,面色一冷。

“严公子你说的道士已经到西方极乐等待你了,你想来不记得我是谁了,你在海子害死我小雨姐,今日,小爷便来讨一个公道。”

严经纬一听青梅道长被陆相所杀,他吃了一惊,即使不知真假,但见这个少年有恃无恐的模样,便疾步退到床边,手执一把匕首指向躺在床上的姑娘,“你敢走进一步,我便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陆相双目圆睁,手起处,一道白光一闪,严经纬已经死的不能再死,手一晃将锈刃收了,对那呆愣的少女微微一笑,“给这位姑娘松绑。”

那少女见陆相看了自己和床上姑娘两眼,背转身去,慌忙为那个姑娘松了绑。

“小女子林环柔谢少侠相救之恩,不知少侠高姓大名?”一道轻柔如黄莺般的声音响起,

陆相转身对着那衣裳已经穿好的漂亮姑娘说道:“我叫陆相,受林兄和秦兄所托前来救助林姑娘,请林姑娘快随我出去吧,他们都在县府外面等待。”

林环柔不再多说,而是对那少女说道:“小青姑娘,你也随我们一起走吧,现在这个狗贼已死,你在这里也会遭殃。”

那少女细想了一下才点了点头,“你们随我来。”

陆相和林怀柔在那少女带领之下直接从暗室中出了县府。 ...... 本章节未经授权,暂时无法提供绿色转码阅读. 支持作者,请前往正版网站付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