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泽曼……么?”泽维尔轻轻地重复了一遍,那个究极妹控?在圣诺瑟的时候恨不得全学院的人都知道自己有一个柔美可爱听话的妹妹,然后现在自己妹妹要嫁给别人了……

为什么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泽维尔揉了揉眉心。不过毕竟那是一个私生女,还是有着同父异母血缘的女孩,如果真的和莱泽曼发生了什么,那真的算得上是铁枝家族百年来的第一大丑闻了。

“殿下认识他?”坎德隆虽然看似粗犷,但是粗中有细,观察到了泽维尔一闪而过的眼神。

“在圣诺瑟比我大两届,剑术课的霸榜人物。”泽维尔的记忆里依稀还有那个高大魁梧的男孩,汉诺威典型的银白发棕瞳,代表了最尊贵的公爵之血。

在圣诺瑟学院,是成年后一年毕业,而如今比自己大两岁的莱泽曼21岁,和自己这个还差四个月成年的虚19岁来说,他应该才刚刚毕业接手那个庞大的公爵家族。

老家主的病逝让他不得不匆匆忙忙结束学业,而身为长子的莱泽曼甚至还没有做好准备就已经手握重权。

也怪不得他如今有些不知所措,而有着自己思想的“丹归”在理念上自然会与长老一派有所不同。

长老们自然是希望一步步稳定发展,之后彻底掌控雪境。这样一来,三大公爵中只有西北的玫瑰家族能与铁枝对抗。

南境虽然地域庞大,还有着蒙迪亚卡这一最大的贸易城市,但是才刚刚进入半蒸汽时代的荆棘家族又怎么可能是铁枝的对手!

“莱泽曼,他后面有人?或者是他所要做的事和长老们所想的完全不同,甚至一旦失误会造成家族毁灭,但是成功同样会带来无尽的荣耀。”泽维尔沉思了很久,才慢慢开口。

“所以他愿意赌一把,这个计划要求巨大的资金,所以【骨枝】限制了他的调用家族金隆的权力。希望可以压制他,却遭来了后者更大的反抗。”

泽维尔继续说着自己的猜想,完全没有看到坎德隆的瞪大的眼睛和震撼的脸色。

“所以长老们又打算远嫁还在圣诺瑟读书的艾伊可,同时希望可以打消这位年轻家主的禁断之念。却没想到这会成为二派之间撕破脸皮的导火线?”

“能瞬间改变如今汉诺威家族的人……”泽维尔忽然眼中精光一现,他也被自己大胆的想法震惊到了,如果真的是那一位,那么也就是说如今的丹枫薄罗正处于一个隐形的巨大漩涡中心!

所有在漩涡中的人们都只能选择一个阵营,而如果自己没有被逼迫离开,那么蔷薇也必然会站在风口浪尖上,甚至成为漩涡的牺牲品!

圣教内部的混乱,忒洛斯的政变泽维尔早有听闻,同时他也绝对不会相信奥古斯丁就会这么被夺走大主教之位。而之后就听闻了奥古斯丁死于死灵之狱,这件事虽然是绝密,但是仍然被艾利克斯将密文送了出来。

奥古斯丁是真正的老狐狸,至少在泽维尔的记忆里,就算是便宜老爹都很难在那个男人手上讨到一些便宜。

而且他还有着猎人的直觉,最可怕的是,他无比自信于自己的直觉,而他的直觉也从未欺骗过他。这样一个狡猾奸诈的老人会就这么普普通通被暗杀死去,泽维尔绝对不会相信的。

而这一切,他们都忽视了一个人。

一个青年男子,圣提诺亚的曼顿隆七世。他经历过深渊余烬的洗礼,是余烬时代的末裔。能在那个十年活下来最终上位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是圣教的一个傀儡?

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泽维尔也算是余烬末裔,而这是对于4395-4405年出生的贵族子弟的称呼。

在这十年里,瘟疫,战争后残留的焦黑土地,太多的贵族后裔病死饿死,而死去的平民更是已经无法计数。

圣教说这是女神对于深渊时代的罪,在破碎的时代中人们丧失了信仰,深渊余烬是世人所要接受的最后惩罚。

而路易·安洛赛尔·曼顿隆就出生于那个时代,还是刚刚卡在了第一年。他是真正渡满了那个十年,在压迫、阴谋、病害、暗杀和天灾下挺了过来。

他不是六世陛下的长子,而是四子,三位哥哥和后面的四个弟弟都在那个时代死去,他是唯一的幸存者。他羸弱、不堪一击,身体更是病弱地每天要喝魔药才能支撑。

他是百年来圣教最完美的傀儡人选,和他那强势伟大的六世父亲不同,毕竟在曼顿隆六世的谋略下,圣教差一点分崩离析。

路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泽维尔不太清楚,但是他知道,在圣诺瑟的那几年,年长的路易·曼顿隆和莱泽曼·汉诺威走得很近。

莱泽曼是一个有着很大野心的男孩,在当年几次宴席的接触上就可以看出来。他笼络过不少的贵族子弟,和泽维尔自己也是相谈甚欢,在权力上二人有着同样的见解。

而奥古斯丁的“失踪”,在某种意义上导致了圣教内部的空虚,奥古斯丁的秘密不可能被圣教完全知道,那么这个时候,正好是路易翻盘的机会!

可是他要对抗的是最伟大的诺希圣教,千年前那位名为诺希的女神所创立的圣教。他究竟该怎么办,究竟会用什么方法,泽维尔很难揣测出对方的想法。

曼顿隆皇室的复兴,若是成功,最先支持路易的汉诺威家族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大家族。到那个时候,这个姓氏所代表的,将是百年来最伟大的荣耀!

而因此,蔷薇家族撤出中部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十分明智的。没有了黎塞的蔷薇家族,仅仅凭现在的泽维尔,若是仍在旦尼亚伯,就必须做出选择,多年的伪装也会在那一刻原形毕露。

那时候,无论是圣教还是曼顿隆皇室,都会优先争夺蔷薇,蔷薇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传说有着亚戈留下的【命运权杖】,还有隆撒留下的【蔷薇之玉】,据说那一个代表了无上的权力,一个是富可敌国的宝藏。

不过那只是传说,身为家主的泽维尔都从未见过,但是即便如此,圣教和皇室都不会相信的。

泽维尔忽然惊醒,把坎德隆和亚瑟都吓了一跳。

他猛地打开书房的大门,在楼梯尽头守候的几个女仆都被这重重的撞门声吓到了,在她们的记忆里,这是泽维尔第一次如此失态。

“那不勒斯!”年少的领主大人大吼道,就像是知道了他会叫自己一样,年迈的老管家踩着白石楼梯走了上来。

他的脸上仍然是那微笑,眼神中也是一片清澈。

“那不勒斯,告诉我,当初决定把我远逐旦尼亚伯的,是谁?”

老管家叹了一口气,他幽幽地开口道“少爷真的想听?”

泽维尔攥着拳头,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了几个名字。

“圣教的奥古斯丁大主教和银色议政院的阿尔伯特大师,哦,现在已经改名十字议政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