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城的主街之上,半夏的腰间挎着一柄刀,随身而带的乌青色鞭子,却搁置在一旁。

“一转眼便是二十载,半夏出落成大姑娘了。”萧启山在一旁说着,看着半夏叉腰颐气指使的样子,还在想着当年她满脸泥巴的模样。

“呵,半夏还是跟问道一条心,摆的擂台明显是冲你来的。”魔君南烛说着,一瞥萧启山。

“兄长,我从不曾听你提起半夏的生母,不知她的生母在何处···。”萧启山淡淡的问着。

“她的生母啊。”殷扶摇蒙着一层白纱,扬着如水的眉眼,看着他们两人。

“她的生母,扶摇帝后还识得。”萧启山问着,还是看着擂台上的半夏。

“她,可是个大美人。”殷扶摇说着,却不再往下说。

“半夏生的就是美人胚子,依着兄长的长相,生不出半夏这样的女儿。”萧启山打趣着,看着魔君的神色,多了几分愁绪。

“启山说的不错,我与她当真是配不上。”魔君南烛说着,背过身去往魔殿而走。

“半夏的生母到底是谁。”萧启山问着殷扶摇。

“今晚,只要你来敲我的房门,我就在床上说。”殷扶摇扭着水蛇腰,款款而行。

“萧王。”百里沧海轻声一呼。

萧启山拱手说道“你也知半夏的生母。”

“我只是想说,好奇害死猫。”百里沧海说着,露着白花花的大腿,在冰封城中招摇过市。

本以为半夏是魔君的软肋,没想到还有一个软肋。

萧启山转身走向萧王府中,看着萧问道说道“道儿,为父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看着半夏和一众仙山弟子,在大街上的群魔乱舞,他落寞的笑了。

“肚中的孩子,可曾取了名字。”萧问道问着苏小小。

“你那父亲,哪会操这心。”苏小小说着,看了一眼萧启山的方向。

“那我这长兄就拿主意了。”萧问道笑道。

“好,不管启山同不同意,你来取他的名。”苏小小说道。

“萧晴川。”萧问道说着,拉着纳兰蝶衣的手,往外而去。

“这天色都黑了,明日赶路也不迟。”苏小小在身后一呼。

“明日赶路,路就太长了。”萧问道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着。

于漾柔站在暗处,看着萧问道和纳兰蝶衣的身影儿,刚煮的鸡汤馄饨,却是凉了几分。

···

···

“明日,父王让我去重楼山修道。”半夏说着,脸上几分惨戚戚。

“如今,天武和雪国正值大乱的时候,便是你去了空城,怕是我也保不了你的周全。”萧问道说着,在半夏的青丝间插了一朵野花。

这是小时候,他们两人常做的游戏。如今,长大为人的她却没有一朵花,配得上她的容颜。

仙山一众人,踏出冰封城的南门,当年是半夏送他一人。如今,是她一人送一群人。

“去哪。”沉禹问着。

“过了御林关,我们便散了吧。”萧问道说着,他的影子在身后,拉的很长很长。

人族和魔族大战在即,便是仙山也不能置身事外,当一众人跋涉了二日,站在御林关下,分道而行。

“不妨去玉幽仙山一坐。”诸葛绝说道。

“呵,玉幽仙山的殷凡和北魂可是与我有莫大的过节。到时候,该帮谁。”萧问道英眉一挑问着。

“他们两人在我手下都走不过三招,还用我出手么。”诸葛绝说道。

“师兄,我有这般不堪么。”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正是殷凡站在身后。

“如今的你,在我手下便是一招都走不过了。”诸葛绝说着,与诸葛玥一并往玉幽仙山而去。

“若是有空,定要来玉幽仙山一次。”诸葛绝说着,早已消散在苍穹之上。

“你也是玉幽仙山的弟子,为何不与他一起归宗。”萧问道看着李仲问着。

忽尔,想起了周易的事情,本以为他是因此事纠结。

“玉幽仙山分九门,诸葛绝所在的宗门为天剑门。而我和周易所在的门,其实只有三人,名为天玄门。”李仲说着,沉吟了片刻。

“你与诸葛绝同宗不同门,又如何。”萧问道心中不解。

“玉幽仙山的天玄门还有一个名字,为不死门。我与周易的师尊乃是一个不死人,终年在气宇峰悟道。如今李仲留在了兽族,我回了玉幽仙山也是无意。我想···我想追随在你左右。”李仲说着,看着萧问道。

“你不怕玉幽仙山的师门怪罪。”萧问道说着,心中可知判宗是何等的罪过。

“你且问问诸葛绝,他可在玉幽仙山见过我么。”李仲说着,继续说道“若是你我同时踏上玉幽仙山,恐怕也没人识得我。”

李仲一说,萧问道心中便没了后顾之忧。

“如今,你便是空门的副门主了。”萧问道笑道。

能将李仲此等的人物拉拢到空门中,萧问道也始料未及。

“拜别。”萧问道冲着余下的几人,拱手便走。

“急个什么劲儿,御林关而已。”沉禹说着,总觉得萧问道有何猫腻。

“我先回幻丘仙山复命了。”婉月姑娘说着,驭起昼魔琴便朝幻丘仙山而去。

“夷武仙山,倒是同道。”无涯说着,面不改色。

余下三人,看着萧问道那三人。

“那便一起去道心城,讨一杯酒喝。”萧问道说着,拉着纳兰蝶衣的手,便往道心城而去。

钟云仙山的山麓下,道心城成了首屈一指的大城,城门之上坐着一个“泥人”。

那人头顶带着一定铁帽子,帽子上落着满是秽土,一只麻雀在他头顶,他也是动也不动。

道心城中,人族和魔族之人,穿梭在其中,毫无违和。

“不知道心城的城主府,在哪儿。”萧问道拱手问着一个老者。

“道心城哪有城主府,没听说过。”那老者摆手,便往前而去。

“蚤休不会刚建好道心城,就被人篡权了。”萧问道沉吟着,只见一个妇人,听着圆滚滚的肚子,看着他们一众人。

“唐五小姐。”纳兰蝉衣认出那人,便轻声一呼。

“没想到,你们会来此地。”唐冰心说着,回身看着跟在他身后的男人。

蚤休还是披着黑袍,手中提着一筐鸡,背上还背着许多的东西。

“你们都是空手来的。”蚤休问着。

“哎,你都是一介城主的大人物,还如此抠门。”萧问道打趣道。

“就凭你这句话,买一壶三钱的小杜酒。”蚤休说着,一只手搀着唐冰心。

一众人来到蚤休所住的地方,只见几间木屋,院落中种着几株梅兰,倒能看出平时有人侍弄。

“唐庐。”萧问道看着木庐上的匾额。

“我这以她为主,自当以她的姓命名了。”蚤休说着,嘴角还是噙着那份淳朴的笑。

“如今,这道心城是谁做主。”萧问道问着。

“自当是道心城的百姓做主了。”蚤休说着,为唐冰心打了一盆温水,为她擦拭着风尘。

“他虽是道心城的城主,可一概不管道心城其他的事,倒是有慕名而来的人,替他管些琐事杂事。他,只管操练道心城的兵士。”唐冰心说着,蚤休又贴在她的肚皮上,听着婴孩的动静。

“怎的,人皇没来寻你的麻烦。”萧问道问着。

“也不知他从哪请来一位高人,天天坐在城门之上。天武倒是来了几次,全被那人给杀了。自此以后,天武再也没来过人。”唐冰心说着,嘴角噙着一丝笑。

“你们一个个都是仙家弟子,却空手来看我这凡人。”蚤休说着,手起刀落的宰杀了鸡鸭。

唐冰心浅笑着,一众人自当也是浅笑着。

待旭月东升,寥寥几人端着几杯清茶,坐在院落中。

“坐在唐庐小院中,看着清月婆娑,当真是惬意。”沉禹说着,抿了一口淡茶。

“拐弯抹角的说我寒酸,当真是读书的修道人。”蚤休说着,支着耳朵听着房中的动静。

一众女子在陪着唐冰心,聊些家常。

忽尔,纳兰蝉衣从房中出来说道“嫂夫人,怕是要生了。”

蚤休愣了一下,直接从竹凳上跳了起来。一转身,便没了人影儿。

“烧些热水。”纳兰蝉衣说着,便进了屋舍。

不大一会儿,蚤休的肩上扛着一个老妇人,那老妇人脚上连双鞋都没穿。

“吓死我了。”老妇人拍着胸口,吓得惊魂未定。

“我好端端的在床上躺着,还以为来了采花贼。”

“你不是惊蛰巷的接生婆么。”蚤休问着。

“哎呦,原来是接生啊。”那接生婆说着,如得道高人闲庭信步的迈入屋中。

蚤休踱步在屋外,披头散发的扬首看着皎月,不知在想些什么。

“问道,我知你丹术通天。若是有了变故,你定能逢凶化吉吧。”蚤休说着,喉结上下的动着。

“坏了。”萧问道拍额说着。

“你···你不会忘了带丹炉么。”蚤休说着,脸上的细汗顺着鬓角,往下淌着。

“我要破境。”

萧问道说完,便在一旁打坐,元府内的元气,化为层层雾霭。

他的经脉在衣衫下,清楚可见,就像是透明的虾。

“守气归元,破虚成筑。一脉三神,灵虚筑魂。”沉禹说着。

只听房内,一声婴儿的啼哭声,震的冬雷一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