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根本就没有失忆对吧?”

对李小冉的这个问题,刘十八只能报以苦笑,可细想后觉得要给个合理解释才行,否则人家凭啥帮你办事,还得陪吃陪喝陪睡?

刘十八抬手抠抠后脑勺,盯着李小冉的眼睛道

“你相信我吗?”

“不信!”

李小冉很直接的摇摇头,又道

“所以,最好能给个能让我感到信任的理由,最起码不能连姓氏名谁,是黑是白是人是鬼都不清楚吧。

我年纪小不假,可智商没那么低,我没读大学是因为家里穷,但是这两年我也自费读完了基本大学课程,恰巧就是读金融这一块。”

刘十八皱眉盯着李小冉,又扭头看看施洛,苦笑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这一点我绝对没骗你。

尤其我的来历,目前我不打算告诉你,因为这样会给你带来极大的危险。”

一边说,刘十八一边抬手指着施洛道

“尤其是这丫头,听了刚才说的和即将说的话后,唯一选择就是把她宰了灭口……”

李小冉和施洛对视一眼,同时笑道

“神经病!”

笑完后,李小冉却仿佛知道刘十八所言可能非虚,于是看向刘十八道

“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世界上任何事有第三人知道,也就代表全世界都知道。

不过,施洛是我为数不多的贴心闺蜜,灭口之类的想法就不要指望了。

我看能不能把她一起带走陪我吧?更何况你说的那些事有些多了,我一人腿断了也没辙,不如让她陪着我一起去做。”

一边说,李小冉一边白了施洛一眼后补充道

“尤其,施洛很明显也挺喜欢你的,既然多一个我,你也不在乎再多一个的。”

刘十八抬手擦擦额头汗珠,脑壳摇晃道

“一起带着让施洛陪着你办办事,或者陪你住在别墅都可以,我看当个小妹就行了!”

施洛鼓着眼珠,气呼呼道

“说了等于没说!姐姐的妹妹不就是小姨子,小姨子俗话说还不是姐夫的半个小棉袄?

尤其是姐大姨妈那几天,理论上都是自家小姨子帮大姐顶班对吧……”

刘十八感觉无言以对,女人多果真有好处,但相应的麻烦更多……

李小冉盯着刘十八满脸不自然,抿抿嘴道

“你有小孩嘛?”

刘十八摇摇头道

“目前,好像还没有。”

李小冉咬牙接着道

“有老婆嘛?”

刘十八接着摇头道

“目前,也没有。”

没等李小冉继续清算,施洛直接蹦起来笑道

“小冉姐,哪有你这么问的,根本没问到关键的地方,让我来帮你问一句。”

说完,施洛古灵精怪的眨眨眼,瞪着刘十八娇滴滴的笑道

“大叔,说说看你现在有几个女人?”

李小冉和施洛同时盯着刘十八!

刘十八果然很稳健,淡淡笑道

“有不少!”

李小冉和施洛闻言相顾愕然!

有不少?

一个也不少,三个五个都不少?

可到底有多少,刘十八说了还是等于没说。

李小冉小脸扭曲得有点萌,咬牙切齿道

“你能不能说个具体数字?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万一哪天被人打上门,我也好提前准备下应对措施!”

刘十八被这句话勾起一丝回忆,轻声道

“有四五个吧!其中有的还在等我回去,也有的去另一个世界了,还有的失踪后正在找,当然也有永远都找不回的……”

李小冉和施洛对视一眼……

“好了!是我不该问的,今后我不会再问这个了,对不起!”

李小冉低着头,低声道。

刘十八温和的笑笑道

“没事,只是有些回忆不管过去多久,实际上,却始终很难忘记!”

“嗯!”

李小冉抬起头,茫然问道

“你说,世界上有没有男女间唯一的感情,或者说爱之类的?”

刘十八皱皱眉,斟酌一番后盯着李小冉很严肃的答道

“爱并不是唯一的,男女之间爱的本质是靠双方的依赖度来估算的。

你可以这么理解,当一个男人或女人和对方待在一起的时候,能感觉到更多快乐,更多舒适体验,甚至更多生活上的契合习惯后,那么这就是你所理解的爱!

而从实际角度或生物角度来说,茫茫宇宙中能具有唯一特性且无法复制的,只有一个人仅有一次的生命。

假如一个人死了,也就代表这个独立思维生命的永久消失。”

说道这,刘十八带有深意的看着李小冉和施洛,轻声道

“所以,人一定要在自己的唯一生命旅程中,尽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快乐过好每一天才对得起这种生命的唯一!”

就在刘十八和李小冉,施洛聊天的功夫,他们没发觉小公主端着酒水,刚刚走进包房,好像恰巧听见刘十八说的后一段话。

“咯咯咯!”

小公主捂着嘴轻笑起来,看着刘十八娇声道

“这位客人真有趣,那么简单的一句话,都被你解释得那么复杂。”

刘十八额上隐隐浮现三条黑线,歪着嘴角看向这小公主诧异道

“这么深刻的道理,怎么能简单得就一句话?”

小公主站起身来转了个身,嘟嘴笑道

“不要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就一句没错吧?”

刘十八哭笑不得赞道

“小姑娘家家,懂得还真不少啊。”

小公主翻翻白眼,得意洋洋道

“我在学校读的可是哲学。”

说完,小公主骄傲的拍拍自己,转身离开了0。

“咯咯咯咯!”

见到刘十八吃瘪,施洛和李小冉同时大笑。

刘十八怒道

“劳资让别人吃了一辈子的鳖,自己吃一回鳖不可以啊?

真是的!喝酒喝酒,喝完明天都早点起来办正事……办事的钱,明天再给你。”

————————

在刘十八藏于夜总会0豪包布置此行计划的时候,于此同时泛海国际大楼顶层的小会议室内,也正在召开董事会紧急闭门会。

而那位先前和刘十八有一面之缘的,京都枭雄吴大头,此时也赫然在座,原来他也是泛海国际六位隐形干股董事之一。

这时,总经理路菲菲手上却拿着一张调查报告对身边站着的秘书怒道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几个人跟人还跟丢了,好吧能力有大小我先不提。

接着,从他喝水的茶杯提取出指纹,又加监控的清晰面部图像,最后却还是没结果?

现在,技术部竟然告诉我,不管是国内或者国外所有安全系统中,都无法查到他的任何底细?

难道一个人能高明的做到没姓名,没住址,没指纹,没电话,没工作,没爹妈老婆孩子。

甚至连好友兄弟哥们都没有?难道这家伙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本章完)

zuihouyigeojxiaowei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