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文学 >  体坛全能王 >   菜鸟经纪人

辛扬见了母亲这不舍得的劲儿,哭笑不得,后悔只把手镯的价格缩到了一成,便道:“这镯子标价是六千,我最终砍到两千八拿下的。不是什么贵重物件,将来您有了儿媳妇,也看不上这个,您就自己戴着吧。”说着话,接过了镯子,重又给母亲戴在手上。

母亲用另一只手盘弄摩挲着手镯。看得出是十分开心。

辛扬想:给母亲买的翡翠吊坠还是先别拿出来了,等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再说吧,可别一下子都拿出来再惊着了她。

当务之急是尽快找个商铺把生意做起来,先不为了挣钱,只是“洗”一下。

一来是给父母花钱时不令他们过于不安;二来人心险恶,辛扬从一文不名、失业下岗到身家千万,短短十几天便有了如此华丽丽地转身,就算不招人暗算,也会惹人妒忌,又何必多生事端呢?

有了上次在姐告玉石珠宝市场上令歹徒见财起意的教训,辛扬不敢再有丝毫大意。

辛扬又去了趟师父家,他也给师父买了好些云南特产和一个花了六万多块钱买来的冰种阳绿翡翠扳指,先前买的那个一万多元的扳指辛扬自己收着准备将来放在柜上卖了。

梁老师亦喜古玩玉器,对翡翠倒也有几分在行,知道这个扳指是个贵重物件儿,着实赞了几句。师徒如父子,梁老师也没跟辛扬过多推辞。

师父告诉辛扬,他既然有了辛扬这个满意的衣钵传人,便答应了家人去美国,一家团聚。儿女正在为他办理签证事宜,没有意外的话,今年春节就会在美国过新年了。

辛扬听了一惊,想不到得师父教诲仅仅不到半年时间,师父就要远赴海外了。想起这半年来师父对自己的谆谆教导,关怀备至,如今离别在即,不禁心中伤感。

天衡市九河下稍,滨海城市,地理位置好,经济发展在全国来说排名上游。

天衡市市内划分为六个区,其中又以和平、河西、南开三个区建设得最快、发展得最好。

南开区与和平、河西、红桥三区相邻,背后则是西青郊区。辛扬家就住在南开区,但是临近西青区的、地点较偏的位置。

说到开一间售卖珠宝玉石的商铺,首选是和平区的沈阳道或者和平区的宝鸡道。这两处都是文玩旧物、珠宝玉石扎堆儿的地方。

其次是河西区的珠宝一条街。河西区的珠宝一条街上多有珠宝鉴定机构,大型展览馆也时有珠宝展会举办,但是珠宝一条街却并未能发展起来,一直也形不成规模。

辛扬权衡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家比较近的河西区,并且也没有在珠宝街上,而是紧邻河西区与南开区边界的一个专营珠宝玉石的商场——铜楼珠宝商城。

他在里面租下了一间精品屋。铺面要重新装潢一下,辛扬直接用了商场物业推荐的装修公司。

辛扬把装修的事情交代好后,准备去房产中介的门店看看房源。他再有几个月就下岗成了“自由职业者”,以后他也不准备再上班打工了,他需要尽快把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用上。

辛扬想买距离铜楼珠宝商城比较近些的房,以后在路途往返上能省去很多时间,而且接近河西区与南开区交界处,离着父母也近。

辛扬用手机搜索到附近的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德安地产,就在不远的友谊路上。德安地产是全国有名的连锁地产中介公司,尤其是在北方的省市更负盛名。

辛扬找到这家地产中介的门店。一进门,迎上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生。

这人看上去比辛扬年纪略大一些,热情地问:“先生您好!您是买卖房屋还是租赁?”

这个中介穿着职业正装,眉宇间却颇有几分猥琐,笑起来低眉顺眼的,自带三分奴相。

辛扬礼貌地答道:“您好!我想买房,来看看有没有合意的。”

男青年谄笑着说道:“我们德安承接了几个新楼盘的销售,也有大量的二手房房源,您对新房旧房有要求吗?”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把辛扬让到一个会客小圆桌前,拉开一把椅子,请辛扬入座。

辛扬摇头说道:“那倒是没要求,我也对房型什么的没准普儿,想先看看有没有适合的。”辛扬边回答着,边落座。

那年轻的房产经纪坐在辛扬对面,说:“我叫钟维,维护的‘维’,您叫我小钟就行。先生您贵姓?”

这个叫钟维的房产中介虽然看上去猥琐了点儿,倒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一看就是人很能钻营,很势力眼,却比较好脾气那种人。

“我姓辛,辛苦的‘辛’。”辛扬微笑道。

钟维问道:“辛先生对房屋的大致需求是什么?”

“地点在南开区和河西区交界附近,能够用公积金贷款的,房型面积什么的,我还没个准普儿。最好能多看几套房再考虑。”

这个叫钟维的年轻中介别看只有二十六、七岁,在房产经纪这行里可是混迹了七、八年了。他鬼心眼儿特多,一方面巧舌如簧,很有煽动力;另一方面极具瞒天过海之能事,常把房子的缺点隐瞒得很成功,把优点过分夸大,说得是天花乱坠。所以业绩一直都非常好。

钟维多年来还练就一番精准识人的本事。对于一些消费能力低的客户和一些不是刚需、购房意愿不强、只是以关注为主的,都能于三言两语间便做出一个准确判断。

对于这类客户,钟维只敷衍了事,决不在他们身上多浪费时间精力。当然,表面文章还是多少要做做的,只要能不让客户投诉就ok了。

钟维看辛扬年纪比自己还要小着几岁,衣着普通,刚一开口就特意先强调公积金贷款,感觉他是个低端客户无疑,估计买房意愿很低,只是随便看看,关注一下市场行情。

为了能判定无误,钟维又装作是拉家常,腻笑着问道:“辛先生是为了结婚准备婚房吗?”

辛扬大摇其头,说:“不是,不是。我连女友都还没有呢!”

钟维说:“那么您只是有买房意向,如果有合适的房子就先买下一套,所以对户型、面积、楼层什么的具体条件还都没考虑好?只是先看看喽?”

其实钟维这样问已经很不礼貌了,但是他自认为刚才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妥,就算有,自己脸上的动人微笑肯定也能够弥补言语欠妥之处。钟维一向是自信满满。

辛扬自然也听出了钟维的意思,心中略感不快。故意说道:“我们工厂效益不好,我怕哪天一失业,公积金这项福利也用不上了,所以就先随便关注一下,了解一下楼市行情……”

钟维脸色变了一下,只是刹那间的事,立即又挂上了他那特有的甜腻、谄媚的笑,说道:“对,对……多关注楼市行情,提早做准备。”

辛扬注意到了钟维刚刚那脸色骤变,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儿,可是乍现异相,更反衬出钟维那做作的谄笑令人作呕。

正在此时,钟维的手机铃声响起。

钟维冲辛扬说:“对不起!我去接个电话。”说着站起了身。

“您请便!”辛扬欠了欠身。

钟维接起电话,一边热情的说着什么,一边向里间屋走去。

钟维这个电话接了有二十多分钟。辛扬也不好意思起身离去,便随手拿过桌子上的新楼盘宣传样本翻看着。

这时候,坐在最后一排办公桌上的一个女孩儿站起身,用纸杯在饮水机接了一杯水,端给辛扬。礼貌地笑了笑,说:“您请喝水。”

辛扬见这女孩儿二十岁出头儿的年纪,长得很像电视剧《知青》里那个叫周萍的女主角。长得娇滴滴的,大眼睛特别清纯,有点儿“傻白甜”的味道,一笑起来显得更是清纯。

辛扬说了声:“谢谢你”。

女孩儿说:“不客气。让……您久等了,不……不好意思。”女孩憨憨地笑。

这女孩儿一笑起来呆萌呆萌的,又笑得很真诚。她这笑容属于治愈系的,让人看了就不由得心里变得软软的、糯糯的;即便心是坚冰,也让她的笑化了一半。这女孩儿长得甜美,说起话来却有点儿不利索,有些轻微结巴。

辛扬笑了笑,摆了摆手,说:“没关系。”

辛扬又坐了一会儿,钟维走过来,全身洋溢着喜悦劲儿,估计是又成了一单。

钟维满脸堆欢地说:“对不起,对不起!让辛先生久等了。这里有一些二手房源的大致信息,您可以带回去,先看看。我一个客户要来签合同,我得先准备一下合同文本,不好意思啦!”说着话,拿出一张a4纸递给了辛扬。

辛扬看了一眼,纸上正反面都密密麻麻地印满了铅字。笑了笑,说:“好!那就不耽误您了,我回去好好看看,谢谢!”

辛扬把“好好”两字说得加重了些语气。

钟维听出了辛扬语气中透着些许不满。他刚刚接的电话,是一个几天前看过一套两居室的买房者打来的,确定购买了,要他联系房主儿来门店签合同。

此时钟维做成了这一单,心里正美,也不理会辛扬的不满,依旧满脸堆欢地说:“辛先生客气了,有看着中意的房子,就给我打电话。”说着话,还得意地伸出一只比划成“六”字的手在耳畔晃了两晃。

辛扬站起身。

钟维假意相送,迈出了半步,一扭身又进了里间屋。

钟维心道:“像你这样的苦逼青年我见得多了,不过就是穷吊丝一个!年年看房,越来越够不上那不断攀升的房价。在你这种人身上多费唇舌,九成九是白浪费时间精力。就算真签了合同,也不过就是个小平米数的一居室直门独罢了。这种瘦活儿,谁爱接谁接吧,大爷我可没工夫伺候!”辛扬出了门,又低头看了眼手里拿着的那张a4纸。纸上印着的都是一居室或者两居室的小面积二手房,应该是最基础的房源宣传单。

这种宣传单一般都是中介所打印出来,然后分发给所有房产经纪人。每个房产经纪人在去撒传单的时候,再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在上面。

而辛扬手里这张纸是钟维随手从会客桌上取下的,上面根本就没有电话号码,分明是钟维在敷衍了事而已。

辛扬心道:算了,跟这种人也别致气,再到别的地产中介看看吧。现在房产中介公司有的是,也没必要非找这家。

辛扬只因听说德安房产经纪公司口碑不错才来的这里,其实在哪个公司里都是良莠不齐,这种势利小人社会上多得是。

辛扬出了店门,没走出几步,却听身后有人追上来,说:“您……请等一下……”

辛扬回头,见是刚刚给他端了杯水的那个女孩儿。

女孩儿双手递过一张名片,说:“我看钟维刚刚忘……忘了给您留联系方式,您就……留张我的名片吧。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可以转告他。”

辛扬接过了名片,见上面印着的名字是:李萌,遂说道:“哦,李萌是吧?”

“是。有关房……房屋交易的问题,您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就尽管问我。只要是我能帮上忙的,都没问题的。”

这女孩儿一直微笑着,一脸真诚倒是和钟维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

只是这李萌说起话来既有点儿结巴,又爱脸红,看起来是入行不久,还不太善于和陌生人交流。加之她那显得过于清纯的模样和憨憨怯怯地笑,让人感觉这丫头不大灵光,不像个房产中介的样子。

辛扬在大学毕业前,利用暑期打工,也曾试着去做销售工作。也可能是与产品比较冷门有关系,总之是没能作出什么业绩。

辛扬一向自认为自己的沟通能力没有丝毫问题,但是不知怎么,一涉及到推销产品就似乎不大顺畅了。辛扬这才知道销售这碗饭可不是那么容易吃的。

一个销售员做成一单,往往是伴随着许多次的失败,成功率很低,也的确是很摧毁人心理建设的。于是辛扬得出一个结论:“老天爷没赏我这碗饭”。

从那之后,他便急流勇退了。因为有此过往,辛扬便在面对销售人员时,显得更加有耐心些。在商场超市里遇到推销时,总是尽量为其稍加驻足,即便是不买,也要“没钱捧个人场”。

他还曾经在跟张荷馨逛街时说过:“那些发广告宣传单的人挺不容易的,都是要计算工作量的。他们把广告宣传单递给你,你就接过来。哪怕是走几步出去,再寻个垃圾桶扔掉呢!”

是啊!予人玫瑰,手有余香。接人玫瑰,亦是手留余香。

辛扬见这个叫李萌的女孩儿也是一个菜鸟级别的房产中介,估计这碗饭怕是也吃不长。

要不说,放错了地方的人才就是垃圾呢!这女孩儿倒是蛮适合去做应对售后投诉的客服,憨憨一笑,让投诉的客户心也软了,脾气也没了。

辛扬问:“我要是买房子直接找你行不行?我跟你那个同事——钟维有点儿话不投机。”

对于钟维的评价,辛扬也只能尽量客气地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换了旁人,恐怕早就把难听的话怼出来了。辛扬一向不喜欢吐槽,更别说对着女生甩闲话了。

“当然没问题。”李萌开心地笑着说,脸上现出激动之色。

辛扬暗道:“果然是菜鸟小白一枚,一听说买房找她,居然能激动成这样。这家德安的连锁店里奇葩还真不少,我也是醉了。”

辛扬说:“ok,那先这样,有需要我再给你打电话吧。再见,李萌。”

辛扬心道:还真是人如其名,这个李萌果然是呆萌呆萌的,蛮可爱的。

辛扬看看时间还早。他前两天看新闻里播报,这几天在展览馆有车展,离这儿特别近,正好趁现在去看看,有合适的车就挑一辆。

辛扬在大二的时候,驾校联系了他们学院,团购优惠价学车。辛扬从那时考了驾照,至今三年多了,摸车的次数总共没超过五回,都快忘了怎么开了。

来到车展一看,人气儿还真旺。看车来的人不少,看车模儿来的更多。有一个花白头发的大爷,居然举着个手机,脚下迈着“九宫八卦步”,肆无忌惮地围着美女录视频。直看得辛扬汗毛倒竖。

要不说“香车美女”呢!这漂亮的车模儿往汽车旁袅袅娜娜的一站,真是人为车大大增色,车也映衬得人更加妩媚动人,可谓:相得益彰!

辛扬发现好几个车模儿都长得十分符合自己对女人的审美标准。逛了一圈儿才意识到,怎么自己一不留神也被大爷给带偏了,我是来看汽车的啊!能跟大爷学点好不?那“九宫八卦步”不是挺地道的嘛?!

以前,买车这事儿对于辛扬来说过于奢侈了,所以他对车也就不大关注了,对于车型性能等知识所知甚少。这次在瑞丽一直坐佟岚开的宝马x5,便对宽敞的城市越野车有些倾心。现在就特别留心去看这类车型的车。

看了一圈后,还是觉得佟岚开的宝马x5最合自己心意,是自己喜欢的风格。

辛扬也想,如果买一辆和佟岚所开一样的车,那么等佟岚来天衡旅游的时候,他就能开着一样的车子陪佟岚观光了。到时候就跟她开玩笑说,是自己特意买来,为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

宝马x5的汽车销售员也很热情,是个朝气蓬勃的男青年,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听起来十分好听。他向辛扬十分详细地介绍车的特性、优点。

辛扬问了几个问题后,虽然稍显犹豫,但还是更倾向于将车买下来。

销售员见辛扬购买意愿挺强,更是精神抖擞、滔滔不绝地向他夸奖车的优越性,引得又多了一些人驻足围观。

“辛扬!”人群中一个女声喊道。

辛扬心里一颤,不用回头也知道这人是谁。这个人的声音他是一生一世都不会感到陌生的。这个声音的每次响起都会触动他的心弦…… ...... 本章节未经授权,暂时无法提供绿色转码阅读. 支持作者,请前往正版网站付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