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扬有些激动。

看着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素面朝天,吃着冰淇淋的小女孩儿,分明就是个学生妹!怎么也难以把她跟那个浓妆艳抹、在歌厅里陪酒伴唱的形象联系起来……

这孩子就应该背着书包去学校的!进入成人的社会对她而言为时太早了!

娟子低着头,黯然神伤,泫然欲泣。低声嗫嚅道:“现在就算后悔也晚了!人生不能重来……”

娟子的声音低了下去,沉重的心情压得她似乎连说活的气力都没有了。

“人生不会重来。但是有些事及时纠正,还是能够扭转局势的。亡羊补牢,犹未晚矣!”辛扬语音低沉有力,斩钉截铁,毋庸置疑。

娟子听了,猛然抬起头,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里有了一抹闪光;刹那间,便又暗淡下来,如同黑夜里绽放了一束焰火,很快便消失泯灭。而焰火划破夜空熄灭之后,整个夜空也便显得更加黑暗无光……

希望,也是如此。对于一个完全丧失了希望的人,如果你没有把握,就不要再给他一点希望,不要让他再抱有一丝幻想。

如果你重新燃起了他的希望,却又很快使其破灭,那对于此人来说,简直是无比的残酷,是巨大的折磨……

娟子眼中落寞无限。

辛扬也自知接下来要同娟子讲的这件事的确有些令人难以取信。一时间,思量着该如何措辞。

辛扬略一沉吟,说:“娟子,你对自己有没有信心?敢不敢多吃些苦?”

娟子茫然地看着辛扬,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她也不知道辛扬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她还是愿意无条件地相信辛扬。

也不知怎么,在辛扬出手救她之前,娟子就对辛扬充满了信任。而自从辛扬把她从孙安的魔掌中救出后,娟子就不仅仅是信任辛扬了,更是对辛扬升起了很强的依赖感。

辛扬此时也有些激动。他端起可乐杯,“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大口,上身略微前倾,对娟子说道:“一边打工,一边在天衡市的私立中学读高中!”

娟子的眼神里写满了惊愕。

她觉得辛扬说的事太离奇了。这就像极高处的甜葡萄,对于怎么都够不到它的狐狸来说,看似近在眼前,实则远在天边。如果妄想着一定要蹦起来去够着那诱人的葡萄,那么这狐狸就得累得脱力而死。

辛扬接着试探地问:“娟子,你信不信我?”

娟子没有立即回答,她望着辛扬,鼻子微微一耸,露出一个清纯甜美的笑:“辛扬哥哥是个大好人。我怎么会不信你呢?”

究竟还只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儿,心中有再多的苦恼愤懑,终归还是转瞬间便能喜笑颜开。原来并非是“少年不识愁滋味”而是“少年不留愁滋味”啊!

辛扬说:“我在河西的珠宝商城租了一个小商铺,准备做翡翠玉石生意,原本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给我帮忙打工。虽然不如你现在挣得多,但是也足够你赚钱供弟弟上学和贴补家用的。但是又想到你年纪还小,仅仅中断了一年学业,学习又好,还是应该继续上学……”

辛扬话未说完,只见娟子稚嫩清秀的面庞浮现出忧伤,眸子里晶莹闪烁,却终究还是把泪珠儿忍住在眼眶里,没滴落下来。娟子小嘴儿一抿,脸上现出坚毅的神情。

辛扬心里一疼。这小女孩儿过早地变得懂事了。这正是源于生活的困顿窘迫和经历的坎坷啊!

在这世上,为人父母者,大多是期盼自己的儿女能变得更加成熟、懂事。殊不知,一个人在成长中变得越来越懂事乖巧,皆是逆境使然。是无数的失落、伤痛、泪水和种种不如意所换来的。

“何以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无他,皆因猛火中的无数次击打锤炼。

只有挫折和逆境才会使人成长,就好比强健的肌肉,正是在锻炼中无数次的使之受到伤害,肌肉才会在一次次地在恢复中变得强壮。

用进废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正是这种“不仁”,才恰恰是天地的“大仁”!物竞天择,不只是残酷,也是为了让物种更健康完善……

面对恶劣的条件与种种苦难,众生皆不应一味抱怨,而应当胸怀更宽广地去面对。正如泰戈尔的诗句:世界吻我以痛,(正是为了)要我报之以歌。

辛扬柔声说道:“我问你敢不敢多吃些苦的意思就是想让你一边给我打工,一边去读高中。你的工钱,我按月支付给你,你可以用来帮助家里和供弟弟上学。你的学费都算是我借给你的,将来你大学毕业,甚至是研究生毕业了,去努力争取一份高薪工作,慢慢再还我,就像助学贷款一样。我希望你对自己有信心,敢于吃苦,不怕背负债务……”

辛扬略一停顿,又道:“要知道,不冒险,就永远不能脱离危险!奋力一搏是迟早的事,你主动去拼一下也就拼了,否则,生活迟早也要把你逼到不得不拼的境地。现实本就是残酷的,它不会因你柔弱而放过你;恰恰相反,你越是柔弱,现实这头巨兽吞噬起你来也就越是倍感香嫩可口……”

辛扬说得激动,端起大纸杯,将里面剩下的可乐一饮而尽,冲进嘴里的一块儿冰块儿被他咬得“咯嘣咯嘣”直响。

辛扬此时不仅仅是在说娟子的事,他也同时想起了丁凯,想起了自己……

多少人都是选择了眼前的苟且,决定浑浑噩噩地混此一生。但是最终呢?生活与现实还是要逼迫你去拼的。无论你愿意与否,现实才不管你那一套呢!不怕苦,苦半辈子;怕苦,苦一辈子。

辛扬言辞渐趋激烈。

娟子凝望着他那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红的脸。

她还未曾见过辛扬如此激动。她所见到的辛扬一直都是举重若轻,一副凡事不甚介怀的样子。可以说一直都不与他的年龄相称。

可是现在的辛扬看上去却像是一团熊熊烈火……

辛扬嘴里的冰块儿被他嚼碎咽下,他心里的确如有一团烈火。

娟子心潮澎湃。

看似只要自己一点头,就可以重回学校,以前的一切难题就全部都能解决了。

只是她知道,这一点头,辛扬将替她背负太多,她怕给辛扬造成太大的负担。怕自己永远都还不了这个天大的人情…… ...... 本章节未经授权,暂时无法提供绿色转码阅读. 支持作者,请前往正版网站付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