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日军传令兵端着步枪正向北走着,而他们两个也正是去下通知的。

为什么伊藤敏通知日军的那些瞭望哨要注意穿着他们日军服装的单个人?

那自然是因为他们发现只有一名士兵尸体上的衣服被扒去了。

既然通知要注意穿着日军军装的单个人,那去往各处制高点通知的日军那至少就得是两个人。

否则,你一个人去通知别人说,一定要注意穿着咱们日军军装的单个人。

那么,那山上自家的瞭望哨是否会怀疑这个通知的人呢。

你也是穿着咱们大日本皇军的衣服你也是一个人还会讲日语,这些条件那是全都吻合的啊!

这两名日军传令兵一面往前走着一面警惕的扫视着周围。

迄今为止,伊藤特攻队也没有搞清他们现在所追击的雷鸣小队究竟有几个人。

但是,根据先前那拨日军所说,对方的人肯定不会太多,估计也就是两三个人。

要说日军部队里自然是他们伊藤特攻队和雷鸣小队打交道最多。

可是,他们伊藤特攻队的伤亡那也大,这两名日军士兵却是后补充进来的。

虽然他们原来也听说了那雷鸣小队种种可怖之处,可总是缺乏直观的印象。

可是,这回他们却是亲眼所见了。

别的不说,就那做了担架抬了具死尸往南走的士兵的死相都让他们感觉到了震惊!

两个是被用刺刀捅死的,一个是吐血而亡却没有找到伤口的。

明显都是被冷兵器干掉却又都是一招致命的。

想想,这得多可怕!

三名同伴被打死了却是在临死这前连枪都没有打响,而现在作为传令兵的他们却只有两个人,他们也怕死啊。

所以,他们两个一直往北走那却是专往开阔地上走。

为啥?他们伊藤特攻队已经在制高点上放了瞭望哨了,自然是能看到他们两个的。

那他们两个要是走到树林边,谁知道里面会不会冒出个杀神来,然后一招便也将他们打杀。

他们也想明白了,雷鸣小队人少,怕开枪暴露位置所以才会用刺刀的。

所以,只要远离能藏人的地方,他们两个那就是安全的!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如此一来他们两个倒是安全了,可也便宜雷鸣了。

雷鸣在下了那个山头后自然是躲在树林里远远的跟着这两名日军的传令兵。

若是雷鸣不知道日军在山头制高点上都放了瞭望哨,那雷鸣肯定是会被日军发现的。

可是,既然雷鸣既然知道了,那自然是不会往那一览无余的开阔地上跑的。

如果现在是冬天,雷鸣还真就躲不开制高点上日军的视线。

可现在是夏天,这里的树那却是多着呢。

同样的黑龙江那自然也是有人口密集区和人口稀疏区的。

这黑龙江西北部在新中国成立后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那名字就叫“北大荒”。

听这名字就知道这里得有多荒凉了。

那很多树林可都是原始森林的,就是自打大清国以来就是闯关东时直到当下,那就没有被开发过!

黑龙江那是黑土地不假,那土黑的拿手一攥都仿佛能出油一般,可是奈何时下生产力低下。

你想开地?机械化不用寻思铁器都没有几件地下全是灌木丛的根子,光烧荒那是没用的。

所以,日军纵使占了制高点,只要雷鸣不贸然的往视野通透的地方跑,日军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发现他的。

雷鸣在搜索完了那座山顶发现真的只有两名日军士兵后,他就钻进了树林子里。

要说那开阔地也是有的,可是那树林却总是相连的。

再说山区的谷地终究不是平原,地形还是有起伏的。

雷鸣借着那地形的掩护又一直往树林子里跑,倒是一直没有被日军的瞭望哨发现。

只是雷鸣还想跟上那两名日军的传令兵,,他所跑的距离那可就比前面的那两名日军跑的要多的多。

人家走直线,他就得走曲线。

人家在前面走,而他为了撵上人家地就得跑!

那你说累不累?

此时的雷鸣终于钻起了一片茂密的树林,这片树林的走向与那两名日军的走向却是一致的,这回雷鸣终是长舒了一口气。

他喘着粗气不由得懊恼了起来。

自己终究还是没有逮到击毙伊藤敏和叶三喜的机会。

哎呀,一开始不往那个水泡子里藏好了。

那要是早知道日军只往山上派两个瞭望哨,那自己就在山上藏着了,干掉观察哨再给伊藤敏和叶三喜来上两枪。

可那样也不行,也许那样自己真能把那两个玩应打死了,可自己注定也跑不出去了。

算了,想多了也是无益,还是按原计划打吧。

雷鸣在树林里穿行着,那目光却始终在盯着前面那两名日军。

南面的那几个山头过去了也就过去了,雷鸣自然也不会去和日军的那几个瞭望哨去较劲。

他现在也只需要找到最北面的日军瞭望哨在哪座山上,然后自己再跑到那座山的北面把枪声打响。

那么,跑到南面去的日军就会被他再次勾着往北面跑了。

现在太阳已经西下了,自己把日军引到那道深沟那里,自己再打死些个鬼子就可以撤退了。

只是,这伊藤敏在后面到底是放了多少瞭望哨,现在已经是第七个山头了。

不过想想也是,伊藤特攻队往北追出去的时间可是不短,跑出这么远也在情理之中。

雷鸣就这样跟着那两名日军的传令兵,却是又走过了两个山头,他才见到那两个日军士兵在喊完话扣终于是转身往回走了。

不用问,前面的那座山上肯定有日军的瞭望哨,雷鸣扫了一眼那山北面的的地形见树林依旧茂密便放下心来。

他也没有拿望远镜去找那山上的日军瞭望哨在哪里。

那山上的树林同样茂密,日军的瞭望哨也只需要换一下位置他就没地方找去。

而同理,山上的日军想发现树林中的自己那也几乎不可能。

行了,终于不用被小日本鬼子包夹着了,雷鸣感叹了一声这回他便把挎在身上的盒子炮端了起来。

那两名日军士兵依然在离雷鸣藏身的树林外近百米处走着。

他们两个却不知道,他们在给最后的瞭望哨传递完命令后,他们的死期也就到了。

“啪”,“啪”,雷鸣的枪声终于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