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幸亏子云先生遇到了您,万一您有个什么意外,我们真的就万劫不复了。”柳菲儿听完阳阿的讲述,冷汗都冒出来了,这太惊险了。

  幸好公主没事,可靜嫣呢?她被蛇咬伤了,也不知道情况如何。就这么困在心竹林,真是危险。

  还有淳于长,虽然这人有些“可恨”,但大家是一起出来的,也不能不顾他的死活。

  “妹妹,那个迷宫一定有技巧吧,门口那个九宫格是不是你们留下的?”阳阿想知道柳菲儿是怎么穿过那个竹林的。看样子,他们是没费什么力气。

  “嗯!听我夫君说,那叫九宫八卦阵,只要懂八卦,就很简单。”

  “呵呵!看来,你夫君又恰巧懂八卦!”阳阿调侃一句。

  “他不懂,不过,他好像知道一个小技巧,左左右右地就跑出来了。”

  “小技巧?什么技巧?他的技巧怕是比八卦更管用吧!”

  “好像还真是!反正我们没费什么事就出来了。”

  “妹妹,你怎么就找到这么神奇的夫君的?我真好奇,这世上还有什么他不懂的!”

  “这个,这个,姐姐,我们别说这些了,现在得赶快找到淳于公子和巨君公子他们。”柳菲儿明显听出了阳阿的“醋”意,赶快岔开话题。

  “那条蠢鱼,死了才好!要是靜嫣妹妹真有个三长两短,看我怎么收拾他!”说起淳于长,阳阿还是恨不打一处来。

  “姐姐,他那也是正常反应,人遇到危险,首先想到的一定是自己,你也不能过于责怪他。”

  “哼!你遇到危险,你夫君会只想自己吗?那条蛇本来是朝我扑过来的,靜嫣怎么就没想到自己,反而舍身救我?”

  “姐姐,人和人还是有些不一样的。算了,我们别说他了。你不是很想见见严老神仙么,我带你去见见他。”柳菲儿知道这会儿阳阿正生气,也不多劝。

  “好!妹妹,你肯定是见过庄老头了,他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很神?”

  “算是吧!夫君跟他聊了很久,我也听不太懂。不过,他只是看了我的手相,就断定我第一个孩子早夭,我想,他还是有些本领的。”柳菲儿回想着,轻声解释。

  “呵呵!看来这老头儿是不简单。”阳阿起身下床了。

  “姐姐,老神仙是世外之人,您跟他说话,还是客气一些的好。”柳菲儿一边帮阳阿梳洗更衣,一边小心地叮嘱一句。

  “知道了!我们见一见再说。”

  两人收拾停当,款步来到正厅,刚到门口,却见庄君平盛装而出。

  阳阿乐了,“这老头儿还有些眼色,这么郑重来迎接我,呵呵!”

  柳菲儿拉着阳阿赶快上前,向庄君平介绍,“老神仙,这位是阳阿公主。”

  庄君平似乎着急出门,只是平淡地看了阳阿公主一眼,微微行礼,“公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老朽有急事要出去一趟,请公主暂时在寒舍小憩。”

  “你!”阳阿这才知道,庄君平这么兴师动众并不是迎接自己,鼻子都要被气歪了。

  “公主殿下,老朽确实有要事。”庄君平见阳阿脸色变了,还是礼貌地又解释一句。

  “看来老神仙的事比本宫要重要得多!”阳阿没好气地顶了一句。

  “公主此来,无非想问个姻缘,此事不急。老朽可是要去青林寨救命的。”庄君平虽然口气还是平淡,但阳阿已经被“惊”了一下。她不得不佩服庄君平的眼力,或者是他的“神算”,他一句话就说中了自己的“心事”。

  “青林寨!本宫正好也想去看看,就随你一起。”阳阿刁蛮脾气上来了,她倒要看看庄君平到底去做什么。

  柳菲儿见两人发生不愉快,正要上前劝解,庄君平却微微一笑,冲阳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又转头问柳菲儿,“耿夫人可愿同往?”

  “我,我不会影响您吧?”柳菲儿一时没有拿定主意,她发自内心是不想出去乱跑,她就想安安静静等待夫君。

  “无妨!”庄君平不再多说,带着几名弟子,直接下山。

  柳菲儿拉着阳阿紧紧跟上,她发现,庄君平出了山门没有往心竹林方向,而是直接向东南方走去。她紧赶两步,跟上,“老神仙,这是去青林寨的路吗?那里出什么事了?”

  “近日,山林里不少野兽异动,竟然白日闯入青林寨骚扰居民,已经有不少人受伤了。”庄君平似乎有些担心地解释了一句。

  “哦,以前没有过吗?”

  “有,但是不多,而且就算野兽进寨觅食,也多是夜间,白天进寨还没见过。我近日观天象,发现有惑星犯太岁,怕是有大事要发生。”

  “哦!”柳菲儿不懂这些,也不再追问。

  众人绕过山谷,一道瀑布出现在眼前,阳阿一下子看明白了,“这里离青林寨好近啊!老神仙,你要带我们飞过去么?”

  “那要看公主敢不敢。”庄君平气定神闲,他的几名弟子已经飞身跃入水潭,轻巧地抓住青铜锁链,踏水如飞而去!

  “啊!”阳阿被吓一跳,她听说神仙踏水而过还不相信,这会儿是真的“眼见为实”了。

  庄君平也不多解释,撩起道袍,也跃入水中。

  “姐姐,锁链下有路!”柳菲儿站得比较靠前,她已经看明白了,深暗的潭水中,似乎有一条石板。所以,庄君平几个人看似“踏水”,其实是踩着石板过去的。

  “故弄玄虚!”阳阿撇撇嘴,上前抓住锁链,也开始过“河”。

  “姐姐,小心一点。”柳菲儿见阳阿下水,也赶快跟上,在身后保护着阳阿。

  “老神仙!你就这么愚弄老百姓啊!”过了水潭,阳阿“理直气壮”开始调笑庄君平。

  “这里本来就有桥,不过被淹没在水下而已。凡夫俗子不敢尝试,妄自猜测,与我何干?”庄君平也“理直气壮”。

  “好吧,好吧,算你有理!我们赶快去看看,到底出什么事了。”阳阿似乎挺喜欢这种“飞越”的感觉,心情不错,也懒得跟庄君平计较。

  几人风尘仆仆进入青林寨,发现客栈门口围了一大群人,似乎正在听人“宣讲”什么。

  阳阿一眼就认出人群中正在喋喋不休,高谈阔论的年轻人!

  淳于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