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完《汽车色彩》,开始晚餐。

晚上就沈笑夫和小弟子舒焕母子共三个人吃饭,舒焕的爸爸没有回家。

曲巧梅热情似火,高兴劲一直没退。她嘴里不停地说着“沈笑夫同学,辛苦你了,你多吃点”,手握筷子不停地往沈笑夫碗里面夹菜。

一不小心,沈笑夫的碗里面已经堆成了小山丘。

曲巧梅也不忘奖赏自己的宝贝儿子,舒焕的碗里面很快就堆得高高地。

曲巧梅看到两个小家伙埋头苦干,自己大发感慨,谈起了自己的驾驶梦

“我上学的时候,就对杂志上妙龄女郎驾驶着一辆漂亮小跑车的照片颇为入迷,幻想着自己某天也能驾车驶过春城的大街小巷。

所以啊,很早我就有了驾车梦!

毕业后一直忙于找工作、挣钱,为打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而努力。

后来吧,终于有了一个每天下班为之奔忙的小家庭,那时候还没有舒焕!呵呵!”

曲巧梅说到这里,深情地看了一眼宝贝儿子。

舒焕回应似地看了一眼妈妈。

曲巧梅接着说:

“直到一天整理东西,看到学生时代的日记,才想起自己曾经的梦想。

于是,在舒焕他爸的支持下学起了驾照。

还记得拿到驾驶执照那天的心情,雀跃得几乎要和翠湖边上的海鸥一样飞起来,晚上兴奋得睡不着觉。

终于可以把舒焕他爸长期霸占的车抢过来了。哈哈!

事无凑巧。一个小生命在我腹中成长起来了,这个小生命是谁呀?”

曲巧梅笑吟吟地望着儿子。儿子舒焕很配合,用筷子指着自己的脑袋:“是我呗,呵呵!”

沈笑夫看到这对母子的一唱一和,觉得好玩!

曲巧梅继续道:

“于是开车的事情就搁浅了,我只有安心待产。

谁知这一发不可收拾。

舒焕都 4岁了,我居然还没有开过车!

难怪过年时一家人在一起聊天,舒焕的奶奶打趣我:

‘我们家那一个 5年驾龄的老司机,怎么外出还要带司机’

我一听,竟然无言以对。

是啊,我这个老司机,怎么就甘愿让我的驾驶执照成为摆设呢

软硬兼施,舒缓爸爸放弃所有的休息时问,陪我练上了。

专挑那人少的地儿练车。

可那家伙怎么会如此不听话呢一周下来,丝毫没有长进。

开着开着就走偏了。

红灯路口熄火,急得我是团团转。

更为气人的是警察一点都不理解:‘哦。你一个老驾驶员还犯如此错误太不可思议……’

想要解释,觉得还是算了,这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谁叫自己就这么笨呢

难道真如别人所说的一样:‘天生一坐车的命,开车就省省吧!’”

舒焕停下了手中筷子,瞪大眼睛看着妈妈,惊讶道:“妈!你还有这么辉煌的历史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曲巧梅笑着说:“那时候你还小好吧,怎么会知道呀?”

一天晚上,老公出差不在家。

哥哥从老家打电话来说老爸生病了,要我回家看看。

得,没有班车了,思父心切,我将舒焕托付给奶奶,自己开车往老家赶。

我在心中无数遍地对自己说:‘没事,你行的……’

战战兢兢将车开上了昆玉路,谁知是‘越战越勇’,竟然将车开到90码,一路无事到家。

我自己倒是一阵窃喜,可远在外地出差的舒焕他爸却是一夜无眠。

于是,我开车不再惧怕。

一个有 5年驾龄的老驾驶员,终于开始了她真正的驾驶行程。

哈哈哈哈!”

看到曲巧梅开怀大笑,沈笑夫忽然问道:“曲阿姨,请问您什么时候买的车呢?”

曲巧梅说:“我之前一直拿着舒焕他爸的车子开,后来觉得这样子不方便,后来才下定决心买了一台车。这买车吧,还挺有意思的。”

舒焕问道:“怎么有意思啊?”

曲巧梅说:“我说想起我们单位大刘的故事来了。挺好玩的。”

舒焕问:“怎么好玩呢?跟我们说说吧!”

曲巧梅说:

“大刘的邻居小李考完驾照,计划买车。

市面上的车五花八门,小李一时拿不定主意。

我那同事大刘别的能耐没有,对车非常了解,主动给小李当参谋。

小李求之不得,直接拉着大刘下馆子。

一落座,大刘就向小李推荐了低价车,小李听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年轻人的小心思,大刘自然懂的,就说:‘车嘛,不仅关系着出行方便,还关乎面子。但你有没有想过,以你现在的驾驶水平,贸然买好车,十有会后悔!’

小李疑惑地看着大刘,不懂什么意思。

大刘呷了一小口酒,缓缓说道:‘新手开车,难免磕磕碰碰,不出几个月,新车变旧车,旧车变烂车,哪还有面子可言?’

这话说到小李的心坎上了。

小李似有所悟地点点头:‘真有道理!大刘,照你这么说,不如先买二手车练练?’

大刘直摆手:‘不行,不行。二手车市场水太深啊,一不留神买到三手、四手、五手车,对新手而言,太不安全。’

小李连忙问道:‘那到底怎么样才好呢?’

大刘道:‘全新的低价车就不一样了,安全稳定心里有底,撞坏了也不会太心疼,实在不想用了,不是还可以卖嘛。这方面我也有门道,哪天你想卖了,可以找我。’

小李连连点头,觉得这样子最好。

于是,在大刘的陪同下,小李花几万块钱买了一辆全新的低价车。

这天夜里,大刘刚到家,媳妇阿花便开始数落他:

‘你瞧瞧人家小李,年纪轻轻就买上车了,虽说档次不算高,好歹也是四轮的呀。你呢,买新车吧,你心疼钱;买二手车吧,你不放心,这辈子跟着你就别指望有车了。’

大刘不气不恼,他凑到阿花跟前,神秘一笑:‘你再等等,已经有信得过的二手车了,就是小李那辆。’

怎么样?你们觉得有意思吧?”

舒焕说:“这个大刘,真是心机深啊!”

沈笑夫说:“不过,他也算是帮了小李的忙。只是有些居心不良。”

曲巧梅趁机吃了几口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