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与小桥那边取得联系,貌似随着寒潭白鱼的数量持续减少,古墓派的弟子们也都有了紧迫感,一个个都在铆足了劲提升实力,生怕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不得不说,古墓派只有100条寒潭白鱼这一点,反倒成了激励门派玩家成长的一个巨大的动力。

不过即便再急,夜未明也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赶去古墓派,而是出于求稳的考虑,先回到神捕司将《独孤遗刻拓本》和一些重要的东西全部存进了门派仓库。

在确认身上再无多余的贵重物品之后,这才展开《梯云纵》的身法,一路飞檐走壁的返回驿站,而后乘坐马车来到终南山脚下。

终南山脚下的驿站距离位于山顶之上的全真派距离不近,按照普通玩家的脚程,少说也要将近一个小时才能到达。

系统如此安排,自然不会为了给全真派玩家的出行造成麻烦,而是因为这根本就不是距离全真派最近的一处驿站。

事实上,就在全真派的大门外也有一处驿站,那才是距离全真教最近的传送点。

一个门派是否有马车直达,也是常规门派与隐藏门派最明显的区别之一。就好像神捕司也没有专门的门派驿站,夜未明他们出行,都要经过汴京城的驿站一样。

按照小桥之前寄过来的地图,夜未明沿着小路直奔后山而去,行至中途,却是忽然被两个道士打扮的np拦了下来。

抬头看去,眼前的两个道士看其阿里大概有三四十岁的年纪,其中一个生得皮肤白净,相貌也算端正,只是不论怎么看,都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让夜未明无来由的便感觉到这老白脸子比较讨厌。

这种感觉没有任何的根据,但偏偏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到让夜未明一见到这个家伙,就忍不住想要把他按在地上挨揍一顿。

而另一个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说之前那个道士给人的感觉是无来由的讨厌,那么这个看起来年纪更大一些的,就是真的有些面部可憎了。

虽然外表看起来成熟稳重,但眼神之中却总是透着一股子邪意,更将他原本一派世外高人的模样破坏殆尽。

见到这个家伙,夜未明也不由感叹老祖宗造词的精妙。

所谓相由心生,大概说的就是眼前这种人吧?

两个拦路的道士方一出现,便迫不及待的各自拔剑出鞘,其中那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更是厉声喝道:“前方乃是全真教禁地,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再有往前一步,杀无赦!”

夜未明闻言不由一愣:“古墓派什么时候变成全真教的禁地了?”

这时,那个老白脸却是开口说道:“前方的确是我全真派的境地,不论是全真弟子还是外人,皆不得随意出入,我奉劝这位官爷还是不要自找麻烦,速速离去的好。”

夜未明闻言略微皱眉,全真教也算是名门正派,如非必要,他也不想和对方撕破脸。

就算要动手,也必须要搞清楚状况才行。

想到这里,夜未明便打算鸽聊小桥和殷不亏,然而还不等他有所行动,就听到一阵细不可查的衣衫刮碰树叶所产生的摩擦声响,紧跟着,一声系统提示便在他耳边响起。

叮!玩家“透明的天桥”邀请你加入队伍,是否同意?

小桥妹子果然亲自来接自己了,只是她不现身帮忙,反而躲在暗处向自己发起组队邀请又是一个什么操作?

带着疑惑,夜未明选择了同意。

下一刻,队伍频道中传来小桥的消息:

“夜大哥,全真派的阻拦是所有玩家第一次进入古墓之前都必须要经历的一道关卡,就算我们这些通过隐藏任务拿到古墓派入门令牌的玩家也不例外。”

“一旦闯关失败,之前的隐藏任务就算白做了。不过倒是有一些玩家在闯关失败之后,干脆就加入了全真派。”

夜未明看了一眼面前这两个道士的等级,不由怀疑其小桥妹子是不是在故意逗自己开心了。

甄志丙

全真教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

等级52

气血:130000/130000

内力:80000/80000

……

赵志敬

全真教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

等级52

气血:125000/125000

内力:78000/78000

……

“那个……”在看完两个b的属性之后,夜未明不由有些惊讶的问道:“你在加入门派之前,就已经能战胜两个52级的b了?”

“那怎么可能?”小桥有些无语的解释道:“事实上,每一个玩家第一次来古墓派,所经历的挑战都是不尽相同的。”

“如果是拿到古墓派入门令牌的无门派玩家闯关,遇到的就只是一个高出玩家5级的精英怪而已。”

“我当初来拜师的时候,遇到的就是一个叫鹿清笃的15级精英怪。不过就算这样,对于刚刚逃出新手村的玩家来说,也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对手了。”

“而且这个对手的等级和数量并不固定,如果玩家组队闯关,马上就会跳出来相应数量的道士阻拦,反倒不如单挑来的更有胜算。”

“不过感觉打不过的话,也可以采用更为简单的方法,只要能够闯入古墓派范围,他们自然不会追进去的。”

“我在闯关的时候,有不少人就是那么做的,只有我侥幸打赢了那个臭道士。”

“不过玩家在这个关卡里的表现,也直接影响入门之后的奖励,我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建立起的优势,这才领先同门派其他玩家一步的。”

“而其他玩家闯关,则会像你一样,遇到两个高出自身等级10级的b。如果能够打赢的话,或者闯关成功的话,也能够得到不菲的奖励。”

“不过我作为古墓派弟子,如果我出手的话,闯关的难度将会翻倍,但奖励不变,而且也没我的份。怎么样,需要我出手帮忙吗?”

夜未明知道,小桥这么说绝对不是不想帮忙,只是她清楚即便两人联手,八成以上的而压力也要落在夜未明的身上,典型的越帮越忙。

听了小桥的解释之后,夜未明也算对眼前的这个考验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当即上前一步,同时,金光剑已经被他从包袱之中取出,握在掌心。

“贼子好胆!”

夜未明“上前一步”与否,俨然已经成了系统判定玩家是否接受闯关任务挑战条件。随着夜未明一步跨出,两个全真教的b已经齐齐出手,两口宝剑分别从左右两个方向朝他攻了过来。

用的都是《全真剑法》中的同一招浪迹天涯!

对于《全真剑法》夜未明使用的频率比《越女剑法》还要多,如今更是将这套剑法修炼到了第9级的境界,配合上金光剑的剑法等级+1,享受着第10级剑法属性的加成!

后又经过与刀妹在独孤石室内的三日切磋的,对武功的理解也是大有进步。

再结合“剑神的影子”独有的反应属性双倍加成,即便是面对两个b联手的围攻,也感觉不到任何的压力。

毕竟,从这两个面目可憎的道士剑法的熟练程度上来看,他们的《全真剑法》也就练到了第7级而已。

只要这两个道士稍微稍微有一点细微的动作,他就可以立刻判断出对方所要使用的招式以及其攻击的落点,打起来简直比当初对战韩小莹的那一场还要更加的轻松。

飞龙骑脸怎么输?

整场战斗没有丝毫的意外情况出现,三分钟后,两个b的血量直接被夜未明打掉了五分之四以上。

而后这两个家伙同时后退一步,赵志敬拉住满脸不甘的甄志丙道:“甄师弟,我们已经尽力了,但的确不是这位少侠的对手,还是让他过去吧。”

而这时,小桥则是在队伍频道里说道:“夜大哥现在已经能够轻松战胜他们两个人的联手了吗?你果然是最厉害的!不过,我们门派np最讨厌的两个全真派臭道士,就是这两个了,如果夜大哥能够将他们干掉的话,肯定可以提升不少的先天好感度的。”

“哦?”夜未明闻言眉头一挑,顿时露出了意动之色。

毕竟,他要去古墓派求鱼,虽然小桥已经做好了足够的铺垫,但如果能给古墓派np留一个好印象的话,求鱼的过程肯定会得到一些关照的。

犹豫着看了这两个明显陷入受伤状态的b一眼,夜未明敏锐的捕捉到了赵志敬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狡诈与嗜血之色。

看到这赵志敬明显不怀好意的小眼神,夜未明果断放弃了立刻动手杀人的想法。

一边转身朝着古墓的方向走去,同时在队伍频道里对小桥说道:“不妥。全真教也算是名门正派,这两个道士也没有什么证据确凿的犯罪记录,妄杀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除非他们犯了该死的罪行,否则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得不偿失。”

躲在暗处的下桥闻言不由一愣,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她感觉这种顾全大局的风度,很不像是夜未明的风格。

这与他原本的人设不符啊!

话说,眼前这个夜大哥,是不是某个烂好人带上人皮面具假扮的?

就在这时,见到夜未明已经转回身放弃了提防的赵志敬,却是猛地出手,一剑刺向夜未明的后心!

“小心!”小桥见状下意识的惊呼出声,但想要出手相助又哪来得及?

然而,即便是背对着敌人,夜未明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张。却见他似乎早料到对方由此一招一般,脚步一错,便轻松避开了对方偷袭的一剑,跟着手中金光剑一剑横扫,直接在赵志敬的哽嗓咽喉之上划过。

-22003!

暴击!

赵志敬,卒!

“现在杀他们,不用担心负面影响了。”

(众所周知,尹志平在历史中确有其人,而且还是一个行善积德的好道士。就连金大师在后来改版的时候,都将对应角色的名字改成了甄志丙。东流感觉我也没有理由非得去黑一个正面的历史人物,所以便用了新版的人物名称。

另外,括号之内的这段文字是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