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还是得从珍妮坠亡开始说起,珍妮与希瑞丝之间的关系并不能说有多么熟悉,勉强算得上是点头之交。

  只不过在前者跳楼坠亡之后,原本珍妮的“朋友们”纷纷选择退避,仿佛是担心招惹上不好的东西,反倒是希瑞丝这个点头之交,凭着从小培养出来的正义感与责任感主动上去帮忙。

  好人没得到好报。

  “两天前,我帮助希瑞丝的家人整理她的遗物,他们并不愿意将事情报案,认为这是浪费时间,他们是教徒,认为自杀者有罪,放弃神赐的生命,不值得怜悯但我确实发现了一些东西,你看。”

  从包里拿出一叠拆开的信封,唐纳德接过去随便打开看了几张。

  内容千篇一律,大致就是求爱信的内容,并无出格的描述。

  单凭这些信是不能说明什么的,大学生,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前世他见过太多更激进的求爱方式,写信已经是相当克制的了。

  只是这最后一封有些奇怪。

  “已经有过亲密的接触?”

  唐纳德有些尴尬,如果他的理解没有错,应该是那方面的接触。

  “是的,我在珍妮的床铺上发现了血迹,我确信这是一起特殊案件。”

  似乎是羞于说出那几个字,希瑞丝以特殊代替,唐纳德也听得懂就是了。

  “珍妮是住在学校外面?”

  “不,是住在宿舍,与我就隔了几个寝室。”

  说到这,希瑞丝才平复不久的慌乱再次出现。

  “你们的宿舍,难道没有人看管?女生的宿舍应当有女性管理人员。”

  “是的,马汀妮夫人表示她曾听到珍妮说过有人一直在跟踪她,但马汀妮夫人坚称这只是珍妮的个人臆想,自己没看见任何特殊人士进入过宿舍。”

  希瑞丝看上去有些气愤,她大概认为是马汀妮夫人的玩忽职守才导致的悲剧。

  “那你有问过珍妮认识的那些人吗?平常相处的同学之类的,他们应该会知道些什么。”

  “问了,他们承认珍妮最近确实不对劲,经常会无缘无故的看着某处叫喊,说有人一直在看着他,而她的同学都说根本没看见过什么身穿黑色大衣,戴着宽沿礼帽的人。”

  “这样啊你的看法是什么?”

  抿了口苦咖啡,唐纳德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确实有人跟踪珍妮,我确信!”

  希瑞丝十分笃定。

  “理由呢?”

  “因为我也收到了信件,并且在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看见了他!”

  一个新的信封被放到桌面上,明确的写着希瑞丝·罗德小姐收。

  “我能看吗?”

  唐纳德拿起信封。

  “当然,里面的内容大致上是说珍妮不接受他,所以他要寻找新的爱人然后他看到了帮助珍妮的我,觉得我是一个正直可爱的女孩子,想要与我成为情侣。”

  这话放到其它时候兴许听上去是一个青年小伙含蓄浪漫的示爱信,可在此时此地,怎么看都有一层死亡预告的阴霾在其中。

  “你考虑过将这件事告诉你父亲吗?”

  “我原本是这么想的,但我父亲近期是少女失踪案的负责警长之一,他身上的压力非常大,我不想再给他增添负担了,我记得学长是在侦探事务所工作,我想委托你帮我找到这个家伙,酬劳我可以支付。”

  拿着信封站在书房往看到里面的父亲盯着报告文书眉头紧锁,还有满屋子的缭绕烟雾,希瑞丝实在不想再去打扰他。

  “1便士,这个委托只需要1便士,这是只给你的折扣。”

  希瑞丝帮自己弄到了那份材料的恩情还没有还,正好借这个机会回报。

  “谢谢学长,我”

  话音戛然而止,希瑞丝的目光突然转到了唐纳德身后。

  他们的位置在咖啡馆窗边。

  “怎么?”

  唐纳德正低头看着信件中的内容,发现希瑞丝突然没了声音,抬起头看了眼,随即立刻顺着她的视线转身,望向外面的某处。

  只有路人来往,不见黑衣宽帽。

  “他刚在那?”

  回过头轻声问了句。

  “就在外边的路灯底下看着我,在你突然回头的时候正巧有个路人走过,他就消失了。”

  与珍妮之前对她同学所说的内容一模一样,她能看到,可是当其它人转头过去,便什么都看不见。

  “先不要紧张,他现在正在某处看着你,这是好事,至少证明他就在附近接下来你一旦再有发现他的时候,假装没看见,既然他要避开我的视线,那么必然会出现在我的身后,我需要你给我信号,捏左耳朵就是左后方,捏右耳朵就是右后方,捏鼻子就是正后方,能做到吗?”

  想要抓人,得先想办法看到对方,有了目标才能追逐。

  “没问题,那我是在这里继续等吗?”

  “当然不,在这里怎么追,普斯顿市有适合闲逛的地方吗?想抓他最好是在外面,僻静点的地方,得给他一个跟踪出现的机会,而且人多的地方他不一定会出现。”

  还有一个原因唐纳德没说,那便是在人多的地方他不方便使用能力,尽管三个法术都是透明形态,但是施展过程中产生的效果其它人还是可以看见的。

  “植物园怎么样,就在这附近,因为里面的娱乐设施比较少,更多的是树木还有花卉,平常只有早晨和晚上散步的人会过去,今天是工作日,里面应该没什么人。”

  这个时代的城市规划中同样少不了公园,尽管不明白原理,但人们还是知道树木多的地方空气闻起来要清新不少。

  植物园的作用便是让一些市民能短暂的脱离城市中的钢铁丛林,体验真正的自然丛林。

  希瑞丝以身体抱恙为由,今天请了假,唐纳德则是个无业游民,书店不能常去,否则容易露陷,商讨之后决定每隔三到五天去一趟。

  “希瑞丝,你确定除了你跟珍妮外,没人看见过他?”

  正在前往植物园的路上,唐纳德突然意识刚才其实应该询问一下外面的路人是否有注意到那黑色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