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双翼与心脏之中涌现出一股深入灵魂的极热刺痛感,对于穆瑞亚而言,已经是许久都没有体会到过的痛觉,他可是天生就拥有火属金龙的血脉。

  在他幼时,就算不做任何防护浸泡在岩浆中,就如普通的生物浸泡在温度适宜的温泉。而且随着穆瑞亚实力的增长,祂对高温的耐受性与日俱增。

  当穆瑞亚晋升史诗之时,能够让他感觉到炽热之痛已经很少了,而在成神掌握了太阳与火焰相关的法则之后,他基本上已经免疫了所有的火焰伤害,但是总有例外。

  当祂面对的掌握同样法则,并且其权限在祂之上的存在时,祂将受到攻击,其实攻击的伤害已经超出了他对火焰的豁免上限。

  “太阳神!”

  就在穆瑞亚遭受这一道突如其来的背刺,从身心到灵魂都感觉到一股灼热的刺痛感时,从始至终都没有陷入劣势,始终都对穆瑞亚保持压制的亡灵帝君却放下来手中的剑,没有趁着穆瑞亚状态不佳而落井下石。

  并非是因为他有什么骑士精神,不说祂的意志都已经陷入到混乱状态,就算祂的神志清醒,祂现在估计也会跟偷袭穆瑞亚的太阳神联手,先将穆瑞亚干掉。

  漫长的岁月早就已经将某些对于他人而言,算得上是不错的性格都给消磨掉了,只剩下决然,冷酷之类的有利于自身存在的性格,

  因此,亡灵帝君之所以停手正是因为祂的神志不清,且那熟悉的太阳神力刺激到祂了,那是敌人的气息,就算神魂受创,记忆模糊,也依旧铭刻于本能之中。

  “滚出来!”

  掌控的死亡神权的古老存在进入暴怒状态,整座死灵界回应着因为帝君的意志,仅仅只是一瞬间,整个死灵界的天穹都布满了黑灰色的雷霆,而他的身躯更是在穆瑞亚的眼中变得无限高大。

  “看来你真的出问题了,不是伪装,真是可惜!”

  而伴随着整个死灵界的规则沸腾,隐藏于其中,本就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的存在立即就被逼出来了。

  那本是一头被炽黄色的火焰笼罩的骨禽,就其表露出的气息而言,算得上是死灵界中的一方小霸主,但是在两位战力均达到强大神力的存在面前,与寻常的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但就是一头如此弱小的亡灵,却极其反常的扛着从天空之中不断劈下的法则雷霆,飞到了亡灵帝君面前,然后透露出了与其本身极不相符的宏大意志,那是一股犹如烈阳般灼灼逼人的意志,带着穆瑞亚极为熟悉的霸道。

  “叛逆!”

  当看到那头亡灵身上的火焰被太阳神力侵蚀,化作金色的时候,亡灵帝君更加激动了,他直接无视了一旁压制伤势的穆瑞亚,大踏步走向已经化作黄金骷髅的骨禽。

  “错误的选择,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将那个妄图想要夺取汝之权柄的小辈干掉,而不是找我这一具可有可无的化身麻烦。”

  与穆瑞亚一样,通过某种方式侵入死灵界的太阳神提醒道,但显然,陷入暴怒状态的亡灵帝君不会听取曾经敌人的建议。

  咔嚓!

  没有反抗,已经暴露,再也无法隐藏的太阳神化身任由自己被亡灵帝君伸出的手掌握住,然后碾成齑粉。

  “太阳神,汝等该死!”

  骨禽的身躯被碾成粉末,但是残存的那一缕微不足道的太阳神力却被保留下来,古神试图借助这一缕神力找到太阳神的位置,但祂失败了,最后祂只能不甘的看着这一缕神力,在祂的手中缓缓的消散,最终不留任何痕迹。

  而已经将自己身体伤势压制的穆瑞亚见到这一幕,就很想开口说一句,“跟我来,我知道太阳神神国的位置。”

  但遗憾的是,不同于轻而易举,误打误撞,或者说通过另一位神灵的设计进来的死灵界,太阳神的神国,穆瑞亚还真不知道在哪。

  所以穆瑞亚看着陷入到无能狂怒状态的亡灵帝君,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选择隐藏自己的气息,然后开溜。

  “挑战者呢?汝难道逃跑了吗?”

  在穆瑞亚消失了足足半刻钟之后,亡灵帝君的注意力才终于从太阳神移开,发现了穆瑞亚已经跑路的事实。

  这无疑让这一位精力充沛的古神极为不满,毕竟一位能够始终保持压制,又不会有虐菜糟糕体验感的对手,实在是难找,而如今的穆瑞亚,对于祂而言就是如此。

  ……

  终于恢复平静下来的死灵界中,一头散发着浓烈死气的寂灭之龙与其它小心翼翼的出来再次活动的飞行类亡灵般,在灰暗的天空之中普普通通地飞过,显得异常低调。

  “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遭到了太阳神的暗算,这么离开,你甘心吗?”

  一座算不上巍峨,气势在周遭也显得相当平庸的骸骨山上,一头血肉干瘪,干巴巴的贴在骨骼上的尸鬼仰望着从天空中飞过的寂灭之龙,出声问道。

  “……”

  而听到这一道灵魂传音的穆瑞亚低头看去,望着占据一座骸骨山的尸龟,望着双眼部位流转的土黄色神光,不禁一阵无语。

  那一位古老神灵创造着死灵界现在都成筛子了,感觉是个神都能派化身已经混进来,这也太松懈了,要知道这可是神国啊。

  被其它的神灵渗透成这个样子,这已经能够说明那一位帝君的意识,已经浑噩到了何等程度。不过现在这不关他的事,若是日后祂能够执掌这一座亡灵国度,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发生。

  “自然是不甘心的,但是我又能如何?”

  没有思考多久,穆瑞亚从天空中落下,来到龟壳约莫方圆百米的尸龟身前,给予回应,事情既然有可能发生转机,那祂自然要尝试一下。

  “算上诸神会议的那一次,这一次是第二次了吧!”尸龟打量着穆瑞亚,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将话题扯到了穆瑞亚的遭遇上。

  “那家伙可是在会议上亲口承诺,不会在诸神扩张期间打压你,结果祂出尔反尔,对你出手了。”

  “你想说什么?”穆瑞亚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而他的心中也确实不愉,光挨打不能还手,不论是谁,只要还有点血性,心中都会窝火。

  “我可以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看看能不能试着帮你讨回公道。”

  “呵,就这?”

  穆瑞亚眼中露出讥讽之色。当初太阳神出手试探之后他作出的承诺,祂根本就没当做一回事,这样的鬼话,谁信谁傻。

  而以太阳神违背承诺的说法去找祂要说法,最多也就是恶心一下祂,不会对祂造成任何实质影响,因为人家可以不承认,毕竟太阳神力可不仅仅只是一神独有。

  “看来你不满意这样的做法,也是,确实没什么用。”尸龟点点头,然后若无其事地说出了祂“恰好”出现在这里,与穆瑞亚相遇的理由,

  “既然如此的话,你与我联手如何?这样的话。就算是那家伙也不敢轻视你,等到你晋升成为强大神力之后,就算是祂,面对你也要退避三舍。”

  “哼哼!万山之主,这才是你出现在我面前的真正目的吧!”穆瑞亚哼哼两声,然后面露思索。而他的心中,也在极速推演。

  当这位神灵化身出现在祂面前的时候,穆瑞亚就辨认出了祂的身份,万山之主,就是那位有个想要弄死祂的带孝子的原初神灵。

  这位神灵想要联合祂也不算是奇怪的事情,毕竟穆瑞亚没有展露与大地神职相关的力量,而这样祂们也没有神职上的冲突,而这就有了成为盟友的基础。

  “没错。”万山之主欣然应予,“你觉得如何?你我联手绝对能够对抗任何一位存在。”

  “有件事情我想问一问,”虽然对于自己当下的情况来说是非常诱人的提议,但是穆瑞亚并没有急着答应,“类似于你这样,世界诞生之初就孕育而生的原初神灵,现如今还残存着多少位?”

  “你问这个干什么?这我可不能给你准确的回答,有些老伙计我也不知道祂们有没有陨落。”万山之主给予相当模糊的回应。

  “你就说说现如今你知道的。”

  “那不多,加我也就五位,但我估计应该不止,有些老伙计的状态可能比较糟糕,还在沉睡之中。”

  “恩,既然这样的话,我们结盟那只能以在暗地中进行,除非必要,最好不要公开。”

  “能说一说你的理由吗?如果不能公开的话,你与我结盟的意义就失去了大半。”

  “虽然有些自夸的嫌疑,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对于太阳神来说是一个强大的威胁,而你觉得我潜力不菲,所以你出现在这里。

  而这样的我与你结盟,只要是一位神都会感觉到危机感吧,到时候他们就会如我们一般相互联合结盟,你希望这样的局面出现吗?”

  “如果真能这样,那也不错,神灵们联合在一起,形成几个强大的神系,相互之间都会忌惮,不论是哪一方,轻易间不会再挑起战争。”

  “但是一旦发生战争,世界都会因为神灵间的冲突而陷入毁灭的危机。”穆瑞亚做出更加糟糕的假设,算得上是耸人听闻。

  但万山之主却认真思考穆瑞亚的话,因为这确实有发生的可能。祂是站在世界之巅的存在,到了祂这样的地步,只想尽快平复世界的混乱,建立起稳定的秩序。

  所以对于这等有可能影响到祂存在的危机,祂自然会提前去避免,甚至在这样的危机出现之前,会尽可能的掐灭苗头。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既然如此,我们就在暗地中结盟,在必要的时刻守望相助即可。”

  “嗯!”

  于是,穆瑞亚与万山之主开始商议联盟的细节,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位存在虽然定立了详细的联盟条文,但是契约却仅仅只是停留在口头上,并没有在法则层面上落实。

  换而言之,这样的口头契约,只能够依靠契约双方的自觉性,若是其中的任意一方想要撕毁契约,都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果然不怀好意,这老古董……呵,早晚弄死了,夺取你的一切。”

  “这小家伙,真不愧是那些存在的后辈,心高气傲,看来祂还有些隐藏的东西。”

  两位表面看起来更加平和的存在,心中都在盘算着其他的东西,而与穆瑞亚不同的是,万山之主却在盘算穆瑞亚的背景。

  因为祂是集群大世界中少有的接触过史诗泰坦的神灵,而且还是极其有幸见识到古玉主宰的存在,而因此在见到穆瑞亚的存在,并确定了某些事情之后,祂才有了结盟的心思。并非是单纯的因为穆瑞亚的潜力,虽然这也足以成为与之结盟的理由。

  “山主,你不觉得我如今的力量匹配不上盟友的身份吗?来帮我吧!”

  虽然心中想着是在日后弄死对方,但此时的穆瑞亚却能够面不改色的请求对方帮助自己。脸皮这种玩意儿,这是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逐渐加厚的。

  “帮我夺取【死亡】神职。日后,你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我也能够起到更多的作用。”

  “我也正是这样的想法。”听到穆瑞亚没有半点扭捏的请求,万山之主哑然失笑,这还真是半点不客气,才刚刚订立契约,现在就要求祂作为盟友出力,

  “其实我觉得你与太阳神之间的矛盾是可以缓解的,主要你能够放弃【太阳】……好吧,以【死亡】为主神职就可以了,这样的话,你跟太阳神就可以和平相处。

  如今的死神,你也看到了,已经很难再履行祂应尽的职责。既然如此,倒不如让你这位更加优秀的后来者取代祂的位置。”

  “嗯嗯。”

  这样完全偏向于他的话,穆瑞亚自然是点头赞同,表示他有眼光。但实际上,穆瑞亚却只是信了几个标点符号——半个字都不信。

  【大地】跟【死亡】可不冲突!

  taitanyulongzhiwang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