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

八贤王跪在大堂之下,额头上的鲜血汩汩冒出,湿透了八贤王的蛟龙炮。

所有人都被皇上的怒气所震慑,跪下,不敢抬头。

唯有燕七,站的笔直,似一棵轻松。

老皇帝颤颤巍巍走向八贤王“贤康啊贤康,你行啊,你真行啊,来来来,你告诉所有人,朕什么时候给你的口谕?在什么地点给你口谕的时候,朕给你手谕的时候,身边还有什么人?当着众人的面前,你给朕说清楚!说清楚!说清楚!”

老皇帝连喊三遍,声嘶力竭。

八贤王就像是霜打的茄子。

彻底萎了。

面对老皇帝一连串的暴击,他无言以对。

本来,这件事就是他杜撰的。

栽赃陷害,无中生有。

现在,皇上这个正主儿来了。

他还怎么辩解?

无论怎么辩解,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八贤王跪在地上,眼眸中通红。

有着浓浓的火焰。

三分惶恐,三分忐忑,三分愤怒。

剩下,还有一分的决然之色。

老皇帝死死盯着八贤王“说,蓝衣卫干出的一系列龌龊勾当,是不是你首肯的?当着众人的面前,你给朕说个清楚。不然,这事绝不能善罢甘休。”

“皇兄,臣弟有难言之隐,倒是不方便在这里解释,稍后,咱们可以回宫,臣弟会详细解释给皇兄。”

八贤王无力狡辩,继续推脱。

老皇弟一阵冷笑“难言之隐?呵呵!朕才不相信有什么难言之隐?也罢,你说你有难言之隐,那你就把难言之隐说出来听听。来呀,说,给朕说出来。”

八贤王不过是推托之词。

难言之隐,纯粹是子虚乌有的东西。

他能说什么?

半个屁也放不出来。

老皇帝指着沉默无声的八贤王“贤康啊贤康,你这么祸害百姓,可是玷污了朕的英明!朕一生爱民,岂能做一个千古骂名的无道昏君?贤康,你这么做,到底是何居心?”

这一句话,直戳八贤王本心。

八贤王身子剧颤,冷汗淋淋。

百姓们看到八贤王瑟瑟发抖的样子,恍然大悟。

“原来皇上是被冤枉的。”

“八贤王才是罪魁祸首。”

“八贤王伪装的太深了。”

“什么八贤王,他就是畜生!”

……

八贤王积累多年的好名声,在这一刻,挥霍殆尽。

这下可好。

偷鸡不成,蚀把米。

好好的计划,就被燕七翻手为云,改写了乾坤。

我好恨!

八贤王心里很痛。

但不能就这么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这个名声,绝不能承担。

八贤王咬咬牙“皇兄,您听我解释,事情是这样的,这些事情,我并不知情,都是军师柳西风干的。”

“我对柳西风十分看重,也存了包庇他的心思。所以,皇兄,您也知道,我对属下一向关爱有加,总是能丢下仁德,将柳西风交出来。那不是臣弟的作风……”

“柳西风?”

老皇帝咬牙切齿“那好,你把柳西风传到这里来,朕要亲自审问。”

“这……”

八贤王道“皇兄身体乏累,改日再审,岂不是好一些?”

“不!”

老皇帝气喘吁吁,怒视八贤王“贤康,你速速把柳西风传来,朕要当着百姓的面前审问清楚。”

“朕警告你,你不得找任何理由推脱,不然,朕就认定是你在污蔑朕的名誉,后果,你懂得……”

“是,皇兄,我这就派人去传唤柳西风,皇兄稍稍等候。”

八贤王使个眼色,向身边的蓝衣卫总领蒋雷使了个眼色。

眼眸,狠狠的眨了几下。

“是!”

蒋雷立刻飞了出去。

半个时辰之后。

蒋雷回来了。

老皇帝怒问“柳西风呢?朕要审他。”

蒋雷招招手。

后面,进来四个人,抬着担架。

担架上,躺着一人,嘴角带血。

已然死了。

八贤王一见,急忙扑了上去,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柳西风,西风,你怎么死了?你怎么死了啊,本王待你如兄弟,你怎么就死了?天啊,地啊,这让本王如何承受啊,西风,西风……你快活转过来……”

燕七冷笑。

柳西风竟然死了?

死人,当然是不能说话的。

八贤王玩的一手好伎俩。

来了一招死无对证!

燕七望向老皇帝。

老皇帝震怒不已,愤怒的看着柳西风的尸体,最后,将眸光定格在痛哭流涕的八贤王身上。

“康永啊康永,你哭什么啊,你把责任全都推到柳西风身上,再把柳西风杀掉,来个死无对证,这事就算过去了吗?呵呵?你当朕脑子糊涂了,就这么容易相信你?”

这一句话,八贤王的哭声戛然而止。

八贤王双手抓地,青筋暴露。

那是在雄狮负伤之后,殊死搏斗的样子。

燕七见八贤王这副样子,立刻意识到八贤王没有回头路,要狗急跳墙了。

燕七要的不是狗急跳墙。

因为,现在的时机很不对。

以八贤王的实力,真要殊死一搏,以目前的事态,还真没人控制得了他。

虽然,八贤王若是狗急跳墙,最终不可能成事,但造成的影响,足以将大华拖入万劫不复之境。

现在,突厥狂攻大华,安南在南边闹事。

东瀛虎视眈眈。

西域危机四伏。

八贤王若是再闹事,祸起萧墙。

大华,将面临四分五裂的处境。

而且,燕七的目的,也不是逼死八贤王。

他的真正目的,是要众人看清楚八贤王的险恶嘴脸,拆掉它亲切和善的虚伪面具。

现在,这个目的达到了。

燕七已经大赚特赚。

棋走到这一步,已经大获全胜。

“看来,勒在八贤王脖子上的枷锁,可以松一松了,免得让他变身成疯狗,这里可没有卖狂犬疫苗的。”

燕七突然站出来,向老皇帝拱手“皇上,臣以为,八贤王怎么会做对皇上不利的事情呢?八贤王可是皇上的亲兄弟呀,为了大华,八贤王劳心劳力,兢兢业业,所有都看在眼里。”

“所以,臣以为,定然是八贤王的狗头军师柳西风一人所为,柳西风也是畏罪自杀。臣无条件相信八贤王是无辜的。请皇上明断。”

老皇帝明显被燕七反常的态度给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