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稍安勿躁,而且你现在去布隆的房间也没有任何意义,对于那里的现场,我的人没有做到很好的保护,所以...你懂的!”

“唉!”在听完安格尔说完这句话之后,罗伯特叹息一声,再一次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嗯,罗伯特,你能否告我一下,你为什么会对这个图案这么紧张?还有这个图案到底代表着什么?”

终于问到了这个关键的问题,此时的安格尔的表情越发显的平静。因为他相信罗伯特不会像布隆一样,对这个秘密会守口如瓶。况且从刚才罗伯特的表现和语气来看,他应该是知道布隆·贾格尔宣誓的是什么样的组织。虽然他也很忌惮那个组织,但他也没必要替那个组织保守秘密。

果然,没让安格尔等太久的时间,罗伯特·穆勒张开了嘴,一字一句地对着安格尔说道:“安格尔大人,请您记住一点,但凡看见这个图案,一定切记,不可以向别人说起它,也不要试图打听有关这个图案的一切。因为,您不知道,您即将面对的就是一群不要命的疯子!”

“他们...真有这么恐怖?”听到罗伯特用这么强烈的语气警告,安格尔下意识地问道。

要不是知道教庭的势力在帝国是非常恐怖的存在,安格尔恐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罗伯特·穆勒可是教庭新任的北境大主教,虽说被自己用系统的力量给搞定了,但在这个世界有几个像自己一样既穿越还带系统的。所以,真要是碰到安格尔之前所遇到的那些情况,哪怕他是帝国贵族,恐怕也早就栽在了罗伯特·穆勒的手中。

既然教庭在帝国中有这么恐怖的力量,那为什么罗伯特看到这个图案就表现出来深深的忌惮?只有一种可能,以前教庭和这个神秘的组织有过冲突,而且貌似应该是教庭吃了亏。要不然,像罗伯特·穆勒这样的教庭高层神职人员也不会看到这个组织的标志性图案,就会表现出这样忌惮的神情。

“我的安格尔大人,如果您对这个组织感到非常好奇的话,可以向我来打听,我会把我所知道的,关于这个组织的一切消息都会告诉您。但我有一个要求,就是希望您在和我谈完这件事之后,不要向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不行!”

听完罗伯特再次用这么慎重的语气警告自己,安格尔这次坐直了身体。看来这个神秘的组织肯定非常危险,要不然罗伯特也不会接二连三地对自己发出警告。

“好,罗伯特·穆勒,我安格尔·A·弗兰肯在此向诸神发誓,当我走出这间办公室之后,我绝不向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人打听关于这个图案的任何消息!”

见安格尔表情严肃地发誓完毕,罗伯特这才将他所知道的,关于这个神秘组织的全部消息都告诉了安格尔。

原来,这个神秘的组织的正式名称叫黑暗圣堂!而且它并不是只在帝国人类当中流传。根据教庭和黑暗圣堂一千三百多年来交锋所掌握的资料来看,黑暗圣堂组织普遍存在于有智慧,有初步社会形态的异族当中。

而且不光是这样,对于黑暗圣堂形成的确切时间,教庭也无法得知。交手这么多年来也只是大概了解,最早的黑暗圣堂出现于蛮荒时代,伴随着第一批神灵的降生,他们就开始反抗神灵。

至于他们为什么要反抗神灵,教庭的最高层同样讳莫如深!哪怕像罗伯特·穆勒这样新晋的最高层,他们也无法得知黑暗圣堂为什么要反对神灵。虽然不知道黑暗圣堂为什么要反对诸神,但有一点是教庭公认的,那就是黑暗圣堂非常不好惹。

由于是行走在黑暗之中,他们的存在几乎不被世人所知!这就为找到他们的行踪带来了非常大的困难。而且不光是这,教庭对他们是如何发展成员的方法也完全不清楚。甚至对于这些被黑暗圣堂发展的成员,他们之间是如何进行联系的,直到现在教庭也还是一筹莫展。更不要提识别查证这些被黑暗圣堂发展的成员了,只要他们自己不露头,教庭根本无法辨别到底谁是被黑暗圣堂发展的成员。

安格尔前世有谚语,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但在这个世界,教庭作为黑暗圣堂的这么多年对手,实在是混太惨。除了光知道这个组织的名称和它遍布在这个世界的势力范围之外。其他的,比如黑暗圣堂组织的最高首领叫什么,还有它们的组织纲领.....

呃!说到这儿,现在的安格尔好像已经知道了黑暗圣堂的组织纲领,但你要让他现在把这个消息告诉罗伯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况且要是罗伯特问起来,安格尔咋解释?难道真的要让安格尔带他到魔能水晶精神网络中去吗?而且以罗伯特这么聪明的脑袋,万一要是罗伯特看出些什么来,安格尔难道今天还要再杀一个?

所以有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到这里的安格尔紧闭嘴巴,继续听罗伯特讲完教庭在圣域大劫之前,一个区域主教竟然被黑暗圣堂发展成为自己的成员。也多亏那时候诸神的存在,才把这个黑暗圣堂打在教庭最深处的钉子给拔了出来。

由于黑暗圣堂有诸多诡异的本事,甚至就连诸神本身也奈何不了他们。所以教庭为了进一步避免黑暗圣堂的影响在帝国疆域内扩散,同时也为了保护无辜的人免遭牵连,教庭的高层主动选择把消息进行进一步的封锁。

罗伯特的把他知道的关于黑暗圣堂的消息都说完了,但听完这些零散消息的安格尔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其实,在前世的地球,安格尔就是一位性格上细心又特别谨慎的男人。他从来都不幻想着天上会有掉馅饼的事,如果有,那肯定不会砸在自己的脑袋上。

但天下就有这么巧的事,自己竟然死后穿越到了异世界,而且不光是这,他竟然还随身携带着魔法装备系统。

从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人,某一天真的被馅饼砸住了,你说他会怎么做?所以,安格尔的选择是先看情况再说。

于是在第一天,当他彻底接受自己穿越异界的事实之后,安格尔却没有对存在于脑海中的系统做些什么。不和系统交流,也从不研究系统能给自己带来些什么。除了被动的享受系统带给自己的时间便利之外,在穿越的前几周内,他和系统既没有互相联系也没有在这个世界里做些什么。

本来安格尔还以为自己会一直这么随波逐流下去,直到那一天,帝国首都的使者来到了绝境要塞。也就是在那一天,在塞万提斯和帝都使者进行激烈争辩的时候,安格尔在会议室内当着所有人的面,作出了北上的决定。

当时会议室内所有认识安格尔的人都以为他发疯了,但对于当时的安格尔来讲,却是无路可走。应为他脑海中呆着许久都不动的系统却突然自行启动,并且对他发布了第一个命令,拥有自己的势力。

对于系统发布的第一个任务,那天的安格尔本不想理会,但无奈系统给他亮出了完不成任务的下场,抹杀!

至此从那天开始之后,安格尔就明白自己能穿越过来拥有系统,不是什么我天生运气好偶然得来的。而是有人或者什么势力选中了他,故意把他送入到了这个世界。

有道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作为孤身一人穿越过来的安格尔他能怎么办?不按照人家的方案来,下场就是去死。而按照他们的方法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就这样,安格尔忍辱负重,哪怕在之后被系统恶意的骗取高利贷,安格尔也只能选择忍忍笑过。况且安格尔心里非常清楚,把他送入这个世界的势力,又是给他开系统,又是给他送技术和人员,他们用这种不惜工本的方式来帮助自己成长,图的是什么?

本来以为自己可能到死的那天也永远想不通这个道理,没想到布隆·贾格尔的死又为自己提供了新的方向,尤其是在搞清楚了布隆·贾格尔所效忠的组织是黑暗圣堂,以及闹清楚他们的纲领之后。安格尔便把之前收集到的那些信息在脑海中窜了一遍。

首先可以肯定,自己是被别的所不知道势力偷渡到这个世界。要不然,在这次搜查死去布隆·贾格尔记忆的时候,安格尔让系统帮忙,系统却没有回应。所以不想错过机会的安格尔只能转而寻求塞西·达尔梅达的帮助。

所幸塞西·达尔梅达没让安格尔失望,在顺利地将布隆的记忆提取出来的同时,塞西还重点提到了灵魂。尤其是记忆是刻在灵魂深处的这句话,让安格尔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而对于人有没有灵魂这样的说法,如果在前世,有人对安格尔当街宣扬这样的说法,那肯定会被安格尔一脚踹开。但到了现在,安格尔对此是深信不疑,否则的话他自己也解释不了穿越过来的第一天,他的意识竟然会在别人的身体里。

所以接受了魂穿说法的安格尔,自然也很容易地接受了人不管在生前还是死后都会有灵魂的说法。

这个世界的人虽然有灵魂,但在安格尔看来,以系统的力量应该是能够轻易搞定这些灵魂的。但偏偏让安格尔大跌眼睛的是,系统明明敢和活人签订契约,但怎么轮到死人身上,系统反而不敢动手了呢?

只有一种可能,系统是在刻意的躲避,而且它很清楚灵魂与这个世界的联系,所以当安格尔让系统帮忙的时候,系统才装聋作哑,因为它怕...它怕被这个世界的什么东西所察觉!

信息推演到这儿,作为前世阅尽网文的老白,安格尔没有别人的帮助,也只能这么联系推算。至于自己推算的内容是否过于离谱,现在安格尔也管不了那么多。毕竟,在他的头上还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所以,在回想完系统不对劲的地方之后,安格尔接着又联想起了黑暗圣堂。在罗伯特的口中,黑暗圣堂是一个古老的存在。而且还有一点,这也是罗伯特可能有意,或无意间透露出来的。在这个世界,诸神不是永定的,而是有可能来来回回替换了好几批。

联系到这一切,世界,系统,黑暗圣堂,诸神,自己,穿越者,在加上黑暗圣堂的纲领口号:圣堂在上,诸神必灭,自由永存!作为阅尽网文与美剧的老白,安格尔立刻联想起了一个已经被前世拍烂的套路,虽然现在的自己很有可能是套路上的一环,但安格尔还是不得不吐槽,自己的命还真是太好了(太衰了)! ...... 本章节未经授权,暂时无法提供绿色转码阅读. 支持作者,请前往正版网站付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