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炸药包剧烈的爆炸声震的敌人耳膜撕裂。

  几十名小鬼子当场炸的粉身碎骨,残肢断臂溅落在地上,不少小鬼子震的脏器碎裂,口吐鲜血倒在地上。

  有些离爆炸点远的小鬼子,同样受到了炸药包的波及,他们被冲击波轰的失去了意识,晕头转向的原地打转。

  守在城楼工事上的321团2营士兵,立即调转枪口,毫不客气的射杀那些浑浑噩噩的小鬼子。

  “哒哒哒!”

  “突突突!”

  弹雨一般的机枪子弹从敌楼,角楼,城楼,各处射击孔中飞出。

  “呃啊,呃啊,呃啊!”

  一片惨叫声响起。

  小鬼子如同站着的活靶子一样遭到集体射杀,敌人身上弹孔遍布,血浆抛洒,齐齐横倒在地上。

  只是片刻的功夫,一百多名小鬼子就报销了。

  “鸭鸡给给!”

  剩下的几百名小鬼子疯了一样,敌人根本不考虑伤亡,只是不顾一切的拿着武器往上冲。

  321团2营官兵,轻机枪弹匣换了一遍又一遍,重机枪枪口打的红彤彤直冒烟。

  “弹药,弹药,快!”

  “小鬼子离我们不到150米了,机枪组给老子火力压制,城墙缺口给老子死守住!”

  脑袋受伤的胡文昌,满脸鲜血,他对着士兵们大声咆哮,一边移动手里的机枪狠狠射击敌人。

  小鬼子伤亡不小,321团2营士兵们也有不少士兵在激战中弹倒在工事中,双方都在死磕玩命,拼的就是军人的战斗意志。

  “保安团,跟老子冲啊!”

  李鸿手里拿着冲锋枪,带着冲锋枪连,快速的从登马道斜坡杀上去。

  冲锋枪连的士兵上了城楼,迅速分散开,他们隐蔽在各处工事中,枪口伸出射击口射击城楼下的小鬼子。

  “哒哒哒”

  一排冲锋枪的枪声响起,枪声格外的清脆连贯。

  别看保安团只是增援了一个冲锋枪连,但是这一个连的火力绝对比一般部队一个营的火力还猛。

  冲锋枪特别适合在100-200米中近距离中作战,一百多支冲锋枪同时开枪,几秒钟就是出去几千发子弹,火力压制效果可想而知。

  有了保安团冲锋枪连顶上来,321团2营士兵减少了不少压力。

  李鸿带着十几名士兵,从城楼上快速的运动到城墙坍塌的一角,用火力顶住防御缺口。

  胡文昌打完一梭子子弹,缩回到掩体下换弹匣时,看到李鸿带人支援过来了。

  “李长官,你怎么上来了?”

  李鸿压低着脑袋,躲避着头顶飞溅的流弹和砖石渣子,快步移动到胡文昌跟前询问。

  “胡营长,你的伤怎么样?”

  “没事李长官,这点伤不打紧,北城门有我们321团2营官兵守着你放心!”

  “医疗队,快过来!”

  李鸿高声喊过来医护兵,替胡文昌包扎伤口。

  “胡营长,你伤的不轻,城墙防御交给我!”

  “李长官,我虽然受了伤,但是我还能战斗杀鬼子!”胡文昌态度坚决的说着。

  “这是命令,你带着伤员们赶紧下去!”李鸿重重地拍了拍对方的臂膀,说道:“养好伤,才能杀更多的鬼子!”

  “明白了,李长官!”

  很快,胡文昌带着十几名轻伤员走下了城楼。

  “哒哒哒!”

  “啪啪啪!”

  小鬼子潮涌般朝城墙缺口猛冲,他们一边冲锋,一边开枪射击压制。

  “兄弟们狠狠地打,不要节省子弹,打死这帮狗曰的小鬼子!”

  李鸿大声呐喊着,一边用冲锋枪子弹死命的扫射,等敌人冲近了又开始用手榴弹招呼。

  “轰轰轰!”

  “啊啊啊!”

  几十枚手榴弹爆炸开,弹片大面积杀伤敌人。

  只见,小鬼子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浑身布满子弹和弹片,战斗持续了一会,敌人冲到城墙50米外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鬼子中佐看到士兵无法冲上城墙,转而命令炮兵齐射攻击北城的城门。

  “嗵嗵嗵!”

  几枚迫击炮炮弹飞出,不偏不倚的轰砸在城门附近。

  老旧斑驳的城门被炮弹轰的摇摇欲坠,轰然倒塌了半边。

  “鸭鸡给给!”

  鬼子中佐扬起手中的指挥刀,亲自带队领着剩下的两百多名小鬼子冲向城门口。

  这群小鬼子这么顽固,是因为他们呼叫了增援,可是敌人并不知道,南门和东门的增援部队被保安团死死封锁住根本过不来。

  守卫在城楼上的士兵,看到小鬼子冲向城门,纷纷调转枪口射击压制。

  二百多名小鬼子一拥而上,当场被射杀了一百多人,还有一部分小鬼子顶着弹雨冲进了城门中。

  李鸿一看敌人冲进城内,不由得皱起眉头,随即,他带着一个排士兵急忙下了登城马道,奔向城门口那边。

  在赶去城门时,李鸿远远看到一群保安团士兵和冲进城内的小鬼子战斗在一起,双方展开了交火,打到没子弹时,又拼刺肉搏。

  领头和小鬼子拼刺的是个年轻人,他身上穿着一条炊事班的白色围裙,手里拿着一把炊事班的柴刀,四处横劈挥砍小鬼子。

  光是他一个人,就砍杀了七八名小鬼子,跟在年轻人后面的都是一些炊事班的士兵。

  几十名炊事班士兵,在年轻人带领下和小鬼子近身绞杀在一起。

  李鸿带着士兵奔赶到城门不远处,看清楚了那个打战勇猛的年轻人。

  “他娘的,老子说哪里来这么猛的小子,原来是陈麟那根搅屎棍。”

  陈麟这根搅屎棍,逗比是逗比了点,但是杀起小鬼子来嗷嗷叫真的一点不怂。

  “兄弟们,剁了这些小鬼子!”

  李鸿手里端着大刀,首当其冲冲在前面,其余士兵们收起冲锋枪,也抽出了背后的大刀。

  “杀”

  城门口喊杀声震天,双方抱滚拼杀在一起,相互用手里的冷兵器无情的杀伤对方。

  李鸿拿着大刀在嘈乱的人群中跑动,见了穿棉袄的小鬼子就是一顿劈砍,只认衣服不认人。

  冲进城门的几十名小鬼子惨叫连连,敌人被砍的横倒在地,血浆四溅,满地散落着砍断的残肢断臂,还有血淋淋的烂西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