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团每个营的伤亡听上去不是很大,只是各个营连的伤亡全部统计在一起,官兵的伤亡数量就不小了。

  虽然李鸿提前洞察到敌人声东击西的阴谋战术,但是,他也失算了一点,低估了鬼子的战斗力,完全没想到敌人进攻会这么顽强。

  按照这样的伤亡代价和敌人打下去,保安团战斗力会被敌人一天天削弱,最多只需要三天,保安团就得全军覆没。

  守卫庄县的士兵伤亡这么大,小鬼子的伤亡自然也不小,而且敌人战场失利,这会动摇军心和影响到士兵的斗志。

  想到敌人士气受挫,慢慢地,李鸿陷入到了沉思中,他决定晚上给敌人来个声东击西的袭扰战术。

  一直坚守太被动了,恰当时机必须给敌人一闷棍,这向来是李鸿的作战宗旨。

  ……

  庄县陆军医院。

  这所陆军医院上下有两层,占地面积不小,是二战区后方主要的陆军医院之一。

  现在这所疗养的陆军医院,已经完全变成了野战医院,医院病房中,走廊过道,到处是前线送来的轻重伤员。

  医院的人行过道上洒落着斑斑血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和前线战火遗留下来的硝烟味。

  原本安静的医院,变得十分的嘈杂,叫喊声,呼唤声,还有撕心裂肺的痛叫声。

  抗战时,药物本来就稀缺,一些消炎药和麻醉药更是有钱都难买,因为医院的麻醉剂不够,有些伤员只能痛的昏死休克。

  医院的医护人员忙的团团转,护士们既要给伤员输液,又还得包扎缝合,医生们也是忙的焦头烂额,他们在手术室内手术做了一台又一台。

  重伤员实在太多,医生人手又不够,好多情况下,医生们只能将几名伤员推进手术室内同台进行手术。

  医院的医护人员们,一直从早上忙到夜里八点多,他们紧张劳累的工作才渐渐有所松缓下来。

  手术结束后,医生和护士们纷纷从手术室走出,每个人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连一口食物都没有吃,所有人都是一副十分疲惫的神色。

  “君姐,我好饿啊……”护士余小慧连端器械盘的气力都快没有了。

  这手术室内的医院的护士,可不止是给医生递递医疗器械这么简单,她们还得负责抬运伤员,协助医生进行手术,一帮柔弱的女护士只能咬着牙坚持。

  “就你个鬼丫头饿,别人都不饿?”陈淑君数落了她两句,随即对余小慧说道:“小慧跟我来,去巡视下伤员。”

  有些伤员刚做完手术,伤情还不稳定,陈淑君是个工作态度极为认真负责的人,手术一结束,当然得去病房里巡查一番才能放心。

  她们俩人在十几个病房里来回的巡查,前前后后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完成这些巡视病房的工作。

  回到医院的休息室,陈淑君脱下沾满血渍的医大褂,身躯疲软的依靠在办公桌上。

  “君姐,你晚上不回家啊?”余小慧奇怪的问着陈淑君。

  “今天伤员太多,晚上不回去了,我留下巡夜吧。”陈淑君说完,递给余小慧两个鸡蛋。

  余小慧用锅炉烧水煮着粗面和鸡蛋,有些忧心的说道:“君姐,你说这庄县还能守住吗?”

  陈淑君揉着沉重的脑袋,心里想着什么事情没有回话。

  余小慧接着又说道:“君姐,我刚才听到别的科室护士议论,她们说庄县肯定守不住了,你看今天前线送下来这么多伤员……”

  陈淑君抬起头瞪着余小慧,严肃的说道:“多嘴,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天塌下来会有保安团会顶着,不要听风就是雨散布谣言,干扰他人情绪,明白吗?”

  “知道了,君姐。”余小慧吐了吐舌头,然后递给陈淑君一个鸡蛋,有意无意的说道:“君姐,你说那个李大土匪真挺能耐,才没多久他们保安团就从一支杂牌军打成了军最精锐的作战团。”

  听到余小慧一提起李鸿,陈淑君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语气凶巴巴的警告道:“余小慧,你是想我撕你么?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家伙!”

  “君姐,你干嘛怨气这么大?不会吧,难道他把你给……”

  余小慧一惊一乍,脑子里丰富的展开联想,李鸿和陈淑君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就在她们谈论到李大土匪时,李鸿带着一群士兵,搬着几箱医药品赶来了医院巡查看望伤员。

  在来医院之前,他给部下们开了一个晚上的军事行动会议。

  李鸿这么晚来医院,并不是军务多,主要是他怕见到陈淑君这头母老虎,所以,他才故意挑这么晚过来。

  “姐夫,进来吧,瞧你那怂样,没事的,这个点我姐可能早回家了。”

  陈麟手里搬着热乎乎的蒸笼,还有刚烙好的大饼,大大咧咧的带着炊事班士兵鱼贯走进医院。

  李鸿眼睛三百六十度转动,快速的瞄了医院内楼上楼下一眼,发现没有母老虎的的踪迹,这才敢放心进来。

  面对陈淑君那个说呲牙就龇牙的母老虎,李鸿真的怕对方一刀劈了他。

  “兄弟们,团座来看我们了。”

  “团座,团座!”

  “李长官,李长官!”

  医院过道里的伤兵们纷纷向巡视过来的李鸿敬礼。

  李鸿举起手回礼,连声安抚士兵:“兄弟们,都辛苦了,进攻的小鬼子已经被打回去了,兄弟们好好养伤……”

  作为保安团的团长,他可以说把每一名士兵都当成了兄弟看待,士兵们在战场上这么卖命打鬼子,李鸿自然不会亏待自己兄弟。

  炊事班在李鸿的示意下,连夜蒸了包子,烙了大饼,还煮了大块的马肉,他把这些食物一一发到了伤员手中。

  “兄弟们,多吃点,伤好了跟着老子继续干小日本!”

  李鸿沿着医院过道一路走来,嘘寒问暖的看望受伤的士兵,在过道上巡视一会,让他意外的是,好巧不巧的撞见了刚走出办公室的陈淑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