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这几名鬼子的暗哨踪迹,李鸿收回了目光。

  他拿出消音器装在枪管前面,随即视线再次投向右边高地的俩名小鬼子。

  “噗”

  扳机扣动,闷沉的枪声响起,子弹飞向350米外的高地。

  弹头在空中飞行了不到一秒,精准的击中了缩在石头后面的一名小鬼子哨兵脑袋。

  粘稠温烫的血浆喷溅在另外一名小鬼子脸上,鬼子看向倒地的同伴愣了愣,急忙拉动枪栓,准备开枪示警。

  忽然,一颗子弹“咻”的一声再次飞来,鬼子刚拉开枪栓,戴在头上的棉帽就被子弹打飞了出去。

  干掉这俩名鬼子,李鸿快速的移动枪口瞄准左边矮丘上的鬼子哨兵,接着,连续拉动枪栓射击。

  “噗,噗”

  又是两声枪响,俩名鬼子哨兵应声倒地。

  一转眼的功夫,四名小鬼子全被李鸿击毙了。

  “给我上。”

  李鸿收起手中的莫辛纳甘步枪,低沉的发出行动命令。

  突袭的士兵们分散成几个战斗小队,迅速的朝前面搜索前进。

  没一会,所有人运动到了距离敌营不到300米的一条沟堑下面潜伏。

  李鸿举起枪,慢慢移动着瞄准镜观察前面的鬼子敌营。

  敌营里静悄悄地一片,鬼子兵连一堆取暖的火把都没架,只是偶尔有几个小鬼子的警戒哨人影晃动。

  很明显,松下库戴为了防止遭到袭扰,全联队下了灯光禁令,所以才会看不到什么亮光。

  现在是夜里十一点,李鸿再等待另外一支小队袭扰鬼子第3旅团,之后,他们才能展开突袭行动。

  别看突袭队只有200人左右,等下和小鬼子夜间打起来,小鬼子人数多根本没有什么优势,反而会成为一种羁绊。

  夜晚能见度太低,隔的太远小鬼子看不清楚目标,根本不敢对着营地乱开枪。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李鸿派出了一个班士兵,准备来个打草惊蛇,从敌营的侧翼进行袭扰。

  “轰,轰,轰!”

  “哒,哒,哒!”

  子弹火线在黑暗中乱飞。

  敌营里休息的小鬼子听到枪炮的声响,猛然惊醒过来,匆忙拿起武器寻找目标反击。

  小鬼子不敢出营地追击,敌人看到开枪火光就是一阵扫射。

  保安团袭扰的士兵也不跟敌人交火,他们打了几炮,随便放了几枪就溜走了。

  一名鬼子大尉跑到松下库戴营房外汇报:“报告联队长,有支那军人来袭扰!”

  “袭扰的人数有多少?”

  鬼子大尉分析道:“报告联队长,从开枪火力点来判断,袭扰的支那军人不多,不足一个小分队。”

  松下库戴气急败坏的说道:“八嘎,这个李鸿实在太可恶了,他们昨夜袭扰了第3旅团,今夜又来袭扰我们联队,真是让人不得安生!”

  不到几分钟,枪炮声就停了,周围又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

  “联队长,要是晚上还有支那军人袭扰,我们要不要追击?”

  “严格命令士兵,遇到袭扰挑衅不得出营地追击,李鸿这是想消耗我们的战斗精力,我们千万不要上当。”

  “哈衣,卑职明白了。”

  大尉重重地点点头,挎着指挥刀转身离开了。

  派出去的一个班士兵,沿着小鬼子的前沿营地悄悄运动,每隔半个小时他们就会对小鬼子展开一次袭扰。

  连续袭扰了几次,渐渐地,敌人开始免疫袭扰战了。

  小鬼子们巡逻的巡逻,警戒的警戒,该睡觉的睡觉,似乎并不太在意士兵的袭扰和挑衅。

  袭扰了敌人这么多次,其实,就是李鸿的一种麻痹手段。

  打战就是要灵活运用战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让对手猜不透防不胜防,当敌人认为是虚假的袭扰,可是偏偏就是真实的偷袭。

  到了夜里一点多,李鸿带着突袭的士兵开始行动了。

  士兵们分散成五个战斗小队,从不同的方向摸进敌营,分别突袭鬼子指挥部,后勤营地,炮兵阵地,弹药库……

  之前侦察过敌营情况,李鸿很清楚敌人的守卫的薄弱点,他带着三十多名突击队士兵,直接去找松下库戴那个老鬼子。

  借着黑夜的掩护,李鸿他们从敌营外的一条沟堑钻进了敌营中,

  沟堑附近守卫的鬼子不多,只有五名小鬼子警戒哨站在壕沟上来回走动巡视。

  李鸿猫着腰,顺着壕沟悄无声息的靠近哨兵,然后拔出微声手枪,瞄准十几米外的鬼子哨兵。

  “噗噗噗”

  一阵闷沉的枪声落下,三名小鬼子都是头部中弹,闷哼几声接连栽倒壕沟下面,剩下俩名哨兵被突击队其他士兵干掉了。

  几十名士兵动作轻敏,尽量控制着脚步声,他们就像是一群幽灵,沿着壕沟一直前进,途中几次巧妙的避开鬼子巡逻队,神不知鬼不觉的穿梭在鬼子营地中无人察觉。

  行动的路上,时而有闷沉的枪声响起,突击队士兵干掉了一支巡逻队,还有几名鬼子哨兵。

  不到十五分钟,他们就摸到松下库戴的营帐50米外。

  李鸿对士兵们举起手,做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身后的士兵们立即停了下来,纷纷跪姿在地警戒观察。

  营帐外布置了一道牢固的防卫掩体工事,有二十多名守卫呆在工事中守卫,用火箭筒的攻击根本没有多大作用。

  这些小鬼子枪不离身警惕性很高,眼睛贼溜溜的亮,警惕盯着四周。

  观察了一会这些守卫,李鸿对着俩名突击队班长小声耳语了几声,随即,两个突击队分散开朝守卫慢慢接近过去。

  李鸿手提冲锋枪,领着一个班士兵,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前面的防卫工事。

  “你们什么的干活,口令!”

  一名鬼子守卫看到一群人影过来,大声的喊道。

  “老子是送你们领寿司的干活……”

  话音刚落下,李鸿毫不客气的扣动扳机。

  “哒哒哒!”

  “突突突!”

  刹那间,短点射和长点射的枪声接连响起,一排密集的子弹火线迎头飞向鬼子的脑袋。

  “呃啊,呃啊,呃啊……”

  一阵惨叫声响起,七八名小鬼子猝不及防倒在了掩体工事中,每一名鬼子基本都是面部中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