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转移了,那你们保安团什么时候转移?”

  “军事机密。”

  李鸿严肃的说着,没有多余的话。

  陈淑君转动眸子,送给了李鸿一个白眼:“那我问问我弟弟情况总可以吧,这总不是什么军事机密吧?”

  “放心吧,你弟活蹦乱跳好着呢,没缺胳膊,没少腿的。”

  李鸿笑呵呵的开着玩笑,继续说道:“陈麟这小子不愧是将门虎子,他在战场上作战勇猛,现在都当炊事班顶头班长了。陈淑君你放心,我知道你们陈家就陈麟这一个独子,就算我李鸿和保安团兄弟都阵亡了,也不会让你弟死。”

  “李鸿,你把我陈家人当成什么了?你以为我想让你搞特殊照顾?”

  陈淑君没好气的接着说道:“谁不是爹生娘养的,谁牺牲亲人不心痛,我们陈家人就算死也得堂堂正正,我弟是一个军人,上战场抗击日寇这是他的职责和使命,陈麟要是战场上贪生怕死当逃兵,你尽管执行战场纪律!”

  陈淑君说出的这番话,有几分刚烈和大义,不过在李鸿看来,这娘们简直是大义灭亲,果然是毒妇人心啊。

  李鸿用一副奇怪的目光看着陈淑君,不解的问道:“陈淑君,我想问问你,陈麟真的是你亲弟吗?”

  “废话,你说呢?”

  “听到你刚才说的话,我还以为你弟是你爹小老婆生的呢,哈哈……”

  李鸿刚咧开嘴笑了几声,忽然,陈淑君故意触碰他的伤口报复,痛的他直皱眉。

  “行了,我还有别的手术要做,记得跟我弟说一句,让他照顾好自己,还有你这个癞蛤蟆,也照顾好自己吧。”陈淑君提醒了李鸿一声,利落的收起手术盘器械准备离开。

  “等等,陈淑君。”

  “你还有什么事情?”陈淑君转回身问。

  “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事情,你考虑了没有?”李鸿走向前,态度霸道的问:“老子是认真的,没有和你开玩笑,别跟我装什么矜持淑女,今天就问你答应不答应?”

  “想泡我?可以啊。”陈淑君一口应答,可是,还没等李鸿来得及高兴,她又换了一副语气说道:“你啊,想泡我,等小鬼子被打跑再来吧。”

  说完,陈淑君消失在了李鸿的视线中。

  李鸿郁闷的站在原地,反复琢磨着陈淑君的话。

  “什么玩意,等到打跑小鬼子,这不得等到八年后?他娘的,就算癞蛤蟆吃个天鹅肉也不需要等这么长吧?”

  陈淑君这头母老虎是挺合李鸿的胃口,不过,要他等这么多年,李鸿才不会这么傻在一棵树上吊死。

  没多久,李鸿骑着三轮跨子离开了医院。

  ……

  距离东城门不远,原保安团指挥部。

  指挥部外面现在站岗守卫的全部是小鬼子,武腾信南指挥部就选在这里。

  十几名鬼子作战指挥官坐在会议室内,等着武腾信南发号施令。

  白天小鬼子进攻街巷受阻伤亡惨重,敌人当然不会善罢甘休。

  这些鬼子军官正在研究晚上打一场夜战,突破保安团的防线。

  武腾信南这只老狐狸考虑到了部队伤亡问题,保安团火力太强,白天进攻部队伤亡太大了,夜间进攻街巷对他们更有利。

  夜间战和白天战斗完全不一样,尤其是夜间巷战,复杂的环境下并不适合部队大规模进攻。

  “将军,夜战虽然对我们进攻更加有利,不过,巷战环境太复杂,我们不熟悉地形,多面进攻的话,会造成不小的误伤。”一名鬼子中佐把夜战进攻弊端说了出来。

  很快,另外一名身材矮小的鬼子中佐站起来说道:“将军,多点进攻确实不适合夜间巷战,不过,保安团南街口兵力防御最为薄弱,我们可以选南街口作为突破点。”

  “将军,我们赞同松井君作战计划,我们集中炮火突进南街口……”

  武腾信南听了部下的分析,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敲定了这个作战计划。

  “今夜,松井大队担任主攻任务突进南街,还有原川大队和吉平大队,命令炮兵集中炮火支援松井大队!”

  “哈衣,哈衣!”

  领到作战任务的几名鬼子军官,离开了会议室,赶紧下去部署作战任务。

  ……

  李鸿回到保安团指挥部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了。

  保安团指挥部设立在登云楼不远处粮仓里,李鸿在指挥部吃了点东西,随后把胡文昌找了过来。

  “胡营长,今夜陆军医院也要转移了,护送转移任务就交给你们营和晋绥军部队了。”

  “李长官,我们都撤离了,你们保安团兄弟兵力防御将会更薄弱,要不我们营留下来,让晋绥军部队转移护送吧……”胡文昌知道保安团的处境,所以才会坚持留下来防守。

  “不行,你们必须一起撤离,这是命令!”

  李鸿和胡文昌考虑的角度不同,321团2营官兵伤亡三分之二,现在2营能战斗士兵就200多人。

  这200多人多数是骨干老兵,是一个营的主要战斗力,要是把马勇的老底子拼光,这个营建制就没了。

  慎重的考虑了一会,李鸿接着说道:“胡营长,这样吧,你把医疗队给我留下来,我们医护兵不够,很多伤员需要救治。”

  “是,李长官,我把担架队和医疗队都留下来。”

  胡文昌敬了个军礼离开了指挥部,然后,他带着部队赶往医院。

  李鸿坐在指挥部里,手里夹着烟,一副沉思状,脑子里想着各种事情。

  巷战中远程火炮作用并不是很大,炮兵是保安团的主要火力保障,这么多门大炮肯定要提前转移才行,他决定让炮兵营夜晚撤离。

  过了一会,李鸿又将郑铁头叫到了指挥部。

  俩人商量十几分钟,最终留下一个轻型迫击炮连作为炮火支援。

  在郑铁头离开前,给炮兵营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火力覆盖第3旅团的街道防区。

  给炮兵营下了撤退命令,李鸿想到了后勤部队。

  他对着旁边的范统说道:“老范,今晚你给后勤部队安排下,让他们给兄弟们发够三天口粮,完成这些任务,你们后勤部队也转移吧。”

  “团座,后勤部队可以转移,但是俺老范关键时候绝不能逃跑。”范统坚持的说着,这家伙今天居然不怕死了。

  “他娘的,这叫转移不叫逃跑!”李鸿拍着范统的肚皮,笑呵呵的说:“你个老小子今天有点反常啊,你平常逃命比谁都快,你留下来不怕死吗?”

  “团座,俺老范平常是怂了点,不少兄弟们对俺都有意见。俺知道现在是保安团处境最艰难的时刻,俺身为参谋长更当身先士卒带着兄弟们杀敌。”

  范统豪迈的拍着胸膛,一脸的无惧,他跟平常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好,老子就成全你,让你当排头兵做炮灰!”

  范统立马装出一副熊样:“团座,你要这么说,俺就犯怂了,俺刚才就想装b表表忠心,你还真让俺做炮灰?”

  李鸿一脚踹过去将对方赶了出去,范统这老小子明明是个能人,非要装出一副怕死的熊样。

  一个小时后,后山的炮兵营三十多门火炮瞄准了鬼子第3旅团方向。

  “嗵,嗵,嗵”

  几十门火炮齐射,密集的炮弹飞向鬼子防区进行炮火覆盖。

  夜晚中,炮弹拖拽着橘红色的火线,就像是陨石雨一样划过夜空,天际映的通红。

  “开炮,继续开炮!”

  城中百姓全部撤离,炮兵们无所顾忌的发射炮火,炮弹间断性的从炮兵阵地飞出发挥最大程度杀伤敌人。

  炮兵进行了十连射,300多枚炮弹倾泻覆盖了第3旅团守卫的每一条街道,还有每一条巷子和胡同。

  “轰,轰,轰”

  爆炸火光连续的爆开,炮声震天,响彻到十几公里外。

  既然小鬼子想占领庄县烧杀抢掠,李鸿索性就让这座城变成焦土废墟,让敌人什么也得不到了。

  这么多炮弹砸下,数百间残破的房屋纷纷坍塌成了废墟,遍地是焦土瓦砾。

  几百名小鬼子在民房中休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全部遭到炮火打击埋葬在了废墟下。

  “八嘎,密集炮火袭击,快躲避……”

  数千名小鬼子在炮火轰炸中四处逃窜,街道上乱哄哄一团糟,到处是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和咒骂声,每一条街巷随处可见小鬼子歪倒的尸体。

  炮火持续了将近十分钟才停下,在这场猛烈的炮火轰炸中,小鬼子部队的伤亡人数最少达到了500人以上。

  好多小鬼子并不是被炮弹炸死的,而是民房坍塌埋在了废墟中,或者被倒下的沉重建筑物砸死砸伤。

  鬼子部队不仅死伤惨重,防御工事尽数被炸毁,就连第3旅团指挥部也遭到了炮弹的轰炸。

  七八名站岗守卫小鬼子横倒在指挥部门口,里面的指挥部会议室坍塌了半边,瓦砾砖石洒落一地。

  几根腰身粗的大柱子横倒在会议室地上,柱子下面压着好几名被砸死的鬼子军官。

  “八嘎呀路……”

  武腾信南满脸焦黑,一脸痛苦之色,勃然大骂着,他的一只腿被柱子压断变形扭曲,鲜血流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