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兵展开冲锋,轻机枪给我跟上去,保安团的兄弟们冲啊!”

  李鸿对着周围的士兵们高喊起来,他换上一条子弹链,抱着g-机枪一路扫射前行。

  一营的士兵拿起武器,纷纷跃出掩体工事,集体向小鬼子阵地那边围攻上去。

  “哒哒哒!”

  “突突突!”

  前面的保安团机枪组猛打猛冲,后面的步兵拿起大刀,频频跨过壕沟,快速的向前面的鬼子追杀上去。

  鬼子部队遭到连续的轰炸死伤惨重,剩下的几百名小鬼子炸的昏头昏脑,他们在地面摸索着武器,匆忙拿起枪械射击。

  李鸿避开脚下的鬼子尸体,双手抱着机枪,时而跪姿射击,时而卧姿射击。

  “啊,啊,啊……”

  小鬼子刚拿起武器,一片机枪子弹就扫了过来,鬼子身体颤抖,三三两两歪倒在地。

  “噗,噗……”

  忽然,几颗流弹飞来,一颗子弹从李鸿左臂擦过,还有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腹部。

  幸好,他身上穿着防弹战术背心,子弹没有穿透身体,只是卡在防弹挡板上。

  “他娘的!”

  李鸿气恼的大骂一声,他手臂痛的颤抖,放下了手里的机枪。

  “兄弟们,冲上去,给老子剁了这些狗日的小鬼子!”

  李鸿虎啸一声,随即伸出右手,拔出警卫员背在身后的杀寇刀,一马当先的冲入鬼子阵地。

  “保安团,杀啊——”

  后面的保安团士兵,扬起手中的大刀,杀声震天,气势如狼群,气势汹汹冲向小鬼子。

  “帝国士兵们,为天皇尽忠的时刻到了,拿出你们的勇气来,和中人拼了!”

  鬼子联队长三岛郎平,高声对鬼子兵喊道。

  剩下的两三百名鬼子兵拼刺刀丝毫不怂,他们立即从腰后摸出明晃晃的刺刀,套在了枪头上。

  “我们和中人拼了,宁死不做俘虏!!!”

  鬼子兵相互鼓舞着士气,然后,他们拿起上了刺刀的步枪,无所畏惧的向保安团士兵冲上去。

  很快,双方五六百人近身拼杀在一起,展开了惨烈的白刃战。

  金属冷兵器碰撞在一起,发出“铿铿铿”清脆的响声。

  “杀,杀,杀!”

  “啊,啊,啊!”

  喊杀声,惨叫声,接连不断响起。

  李鸿提着杀寇刀,身上杀气腾腾,气势像一头拼命的野兽,他频频挥舞着大刀,无情的劈砍身边的小鬼子。

  十几名小鬼子,接连倒在他的刀下,刀面上布满了敌人的鲜血。

  李鸿向鬼子的大佐那边砍杀过去,他的勇猛无人能挡,每一名和他对拼的小鬼子躲不过第二刀就会身首异处。

  在他砍杀的路上,地面上落满了鬼子的残肢断臂,还有血淋淋的西瓜脑袋。

  双方混战绞杀在一起,士兵们不留余力的用各种拼刺技能杀死对方。

  阵地上寒冷的刀光闪烁,中刀者身上的血浆抛洒而出,双方士兵相互有死伤倒在阵地上。

  白刃战肉搏了几分钟,地面上小鬼子尸体越来越多,鬼子兵被保安团士兵团团围住乱刀砍死。

  “啊,啊……”

  三岛郎平挥舞着指挥刀,轻易的砍杀了俩名保安团士兵,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意。

  “中人,你们的军队和你们的拼刺技能一样,简直不堪一击,!”

  三岛郎平看着地上的保安团士兵尸体,狂妄的说着。

  他在陆军学校时,学习过武道和各种冷兵器拼刺技能,除此之外,三岛郎平还懂得一些一刀流的刀剑之术。

  一刀流是小鬼子武士里非常推崇的一种精湛剑术,此派剑术,平时习练使用竹刀,攻击的要点讲究“切落“,如果换上真刀,练习者可以轻易劈开人的脑袋。

  李鸿看到三岛郎平在那里大言不惭,双手握着杀寇刀,二话不说突然冲上去,使出一招“一刀斩”。

  刀光一闪,只见,锋利的刀刃从三岛郎平脑袋上劈砍下去。

  三岛郎平不愧是精通武道刺杀的高手,他的反应很敏捷,急忙侧过身体,本能的举起手中的指挥刀挡在身侧。

  他知道一刀斩的厉害,李鸿这一刀力量十分霸道,所以,三岛郎平根本不敢挡在头顶硬接这一刀。

  “铿锵!”

  两柄钢刀交织在一起。

  杀寇刀完好无损,而三岛郎平手中的指挥刀断了一截。

  三岛郎平这一刀接的很勉强,他的身体跌跌撞撞倒退出去好几米。

  “原来是一刀斩……”

  三岛郎平看着手中断成两截的指挥刀,面露惊愕之色的望向李鸿。

  要不是三岛郎平刚才举刀侧挡,不然的话,他的脑袋就得被杀寇刀劈成两瓣烂西瓜。

  李鸿看着对面鬼子大佐,冷冷的笑道“小鬼子,三脚猫的剑术还装b,要说刀剑之术,中国是你们小鬼的祖宗,你祖宗我,今天就好好教教你玩刀!”

  “八嘎,狂妄的家伙!”三岛郎平看了一眼李鸿手中霸气的杀寇刀,问道“你手上的是什么刀?”

  “小鬼子,听好了,祖宗手里拿着的这把刀叫杀寇刀,专门杀你们小鬼子的刀,看老子不剁下你的脑袋!”

  “中国爷们,杀!”

  李鸿暴吼一声,提起杀寇刀冲了上去。

  “呀!”

  三岛郎平毫无怯意,他双手握着指挥刀和李鸿拼杀在一起。

  “叮叮当当!”

  李鸿运用出了大刀队的刀法和戚家刀法,他的刀法简单粗暴,又快又狠,没有丝毫无用的花招。

  三岛郎平根本招架不住李鸿的刀法攻势,他吃力的抵挡,被逼的节节后退。

  “咔嚓”

  一抹寒冷的刀光落下,三岛郎平一只胳膊被李鸿砍飞出去。

  “啊!”

  三岛郎平断臂鲜血狂飙,痛苦的咬着牙齿,额头上布满了冷汗。

  还等他站住脚跟,接着,又是一道刀影朝他脖子闪过。

  “噗!”

  忽然,三岛郎平眼珠暴突出来,面色狰狞骇人,脖子上多了一抹殷红的刀痕。

  “好,刀,法……”

  说完,三岛郎平脖子上崩开血柱,大量的鲜血喷溅,随即,他身体一软,慢慢跪在了地上。

  李鸿目露凶光,看向跪在面前的鬼子大佐,不屑的吐出一口痰。

  (本章完)

  daigexitongdaguizi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