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根要塞的建造已经停止了三天了,整个要塞都有一股无所事事的感觉。不过物资依旧在源源不断的增加着。

“魔法师,这边,把岩土送到东墙,那里的岩土不够了。”明明大家都休息了,工程队长还在流着热汗,在这北地热桑拿希望的天气里指挥着工程队。琉根群岛白天的温度能够达到将近四十度,这个温度实在是焦灼的令人心烦。

“队长,歇一下吧,我感觉我都要着火了。”工程兵放下滚木,擦拭浸透衣服的汗液疲劳的说。

“不能歇,今天要把北城墙的物资全部搬到东城墙。”工程队长看了眼高高耸立没有丝毫减少的物资,觉得心很累。

底下的士兵很累,上层的人就不见得了。

“总觉得有一点想运动一下。”阿拜楼躺在沙滩上的吊床,椰林阴凉的叶子散发着蒸腾的水汽,这里可能是整个琉根要塞最凉快的地方了。

“那里是我种的椰子林诶。”珍珠说着,又趴在岸边接着睡了。阳光对美人鱼来说没那么焦灼,她们不会被晒伤,甚至会因为晒阳光而变得更加白皙。“算啦,我本来想吃椰子的。”珍珠嘀咕了两句,她当初种这个椰林的时候附近还有一条河,现在没有河了,她没办法自己过去拿椰子。在这么热的沙滩上匍匐,珍珠认为她会变成鱼干的。

冰凉的椰子贴到了珍珠脸上。

“吃吧,贪吃鬼。”阿拜楼笑着,把树上最大最甜的椰子递给了珍珠,他还贴心的给椰子冰镇了。

珍珠一直盯着椰子的样子他早就看到了。

“嘻嘻,陛下你最好了。”珍珠抱着椰子,在阿拜楼削好的口子美美的喝了一口,“你也喝哦。”珍珠亲切的把椰子送到阿拜楼嘴边。

这世界上能享受美人鱼送餐的,只有阿拜楼一人而已。

阿拜楼刚低下头,背后的椰林剧烈的爆炸,无数个又大又圆的椰子被肉眼可见的气劲炸了个粉碎。椰林被摧残一空,乍一眼看去椰林好像被犁了一边。

“我的椰林……”珍珠委屈的说,眼睛里饱含泪水。这里的椰林都是她一棵棵亲手种的,连魔法都没有使。

匍匐到这里的每一寸土地,种下生命力旺盛的椰子,珍珠为此感到开心。

可是没有了……

手持两米半重枪的盔甲少女从还没有消散的烟雾中走出来,长枪周身缠绕的金黄色斗气刚刚消散。显然摧毁椰林的那一击就是她干的。

噙,圣击都没有成功吗?明明格挡成功反击也很迅速了。枪公主尼娅芙把面具的面罩扣紧,在刚才的战斗里它微微有些松动。“夏玛莎,我承认你很强,可是这里军队,我无法认同你无法无天的行为。”她说着,重枪再次亮起澎湃的斗气。

这是无坚不摧之气。

“我就是带他们打了一会儿沙盘罢了,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严肃。”夏玛莎躲开枪公主的重击,那长枪发射的斗气在周围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炮击坑。

“你那是扰乱军规我没听说过要打沙盘还要带金钱交易的。”枪公主尼娅芙选择了冲锋,斗气与长枪混合,化为长方形略微有些弧形的护盾,挡住了夏玛莎所有的魔法。

这个女人真疯狂。

夏玛莎无奈的在地上滚了一周,没有任何魔法师的风度,当枪公主的冲锋势不可挡的时候,她设下的扰乱咒生效了,尼娅芙就像触电了一般在停顿后立在原地,满脸的痛苦。

“夏玛莎看起来要输了。”阿拜楼说了一句。尼娅芙的格挡反击用的相当熟练,很少有人能像尼娅芙这么精准的使用它。尼娅芙的确受到了扰乱咒的影响,但是她还立在原地的原因是为了让夏玛莎为了攻击她而向前走几步的距离。

要是不让夏玛莎起反击的心,尼娅芙不认为她能够抓住夏玛莎的位置。

继续下去,她有可能会输。

“夏玛莎把我教她的又忘了,这么鲁莽的蠢事我已经提醒了她一遍又一遍了。”阿拜楼说。

“呜呜呜,这和我的椰子林被毁有什么关系吗?”珍珠难过的说。

“我会让她们赔你的,乖。”阿拜楼揉着珍珠的头说。

她想让我反击,然后借此抓住我的走位吗?夏玛莎冷笑着。“开什么玩笑,这么蠢的事,我怎么会犯第二……”长枪轰隆,夹杂着巨力的护盾在挡下了夏玛莎的攻击后陡然转守为攻,枪公主尼娅芙在挡住了最强的一波魔法后,选择用身体抗住魔法,光环锋锐尽数启动,毫不犹豫的在夏玛莎反应过来之前刺穿了她的魔法护盾。

她比夏玛莎更擅长极限战斗,所以她赢了。枪公主尼娅芙,经历战场数十次,每一次冲锋陷阵都为她带来了宝贵的战斗经验。

从第一次轻易被敌人的骑兵冲倒,到现在她能够把冰冷的枪尖抵在知名的天地灾厄的喉咙上。

夏玛莎双手撑地,面对一言不发的尼娅芙。“我投降了,是你赢了。”夏玛莎从怀里把赢来的钱扔给了尼娅芙。

“既然回来了我就没必要纠缠了。”尼娅芙收回足以猎龙的长枪,“那个士兵的钱很重要,可惜他忍不住赌博。如果他把饷金赔光了,恐怕没办法给他的母亲治病了。”

“那是他忍不住,我哪里知道他还另有隐情。”夏玛莎不满的啐了一口,最后爬起来冷酷的说:“这次是我输了,但是别高兴的太早。”

夏玛莎话音一落,枪公主就意识到她话中有话。一道阴寒的匕首从她的侧脸划过,与面甲相撞发出叮当脆响。

莉莉握着匕首,用蓄势待发的姿势半蹲在地上,“虽然莉莉很想劝你们不要再打了,可是呢,莉莉毕竟是钻石雨果的人呢。”她的匕首在空中划了一个圈,变成锁链与尼娅芙脚下的地面相连,一把锁头魔阵凭空出现,与匕首紧紧缠绕相连。

“魔女吗?”尼娅芙谨慎的远离了锁魂阵,刚才被扯到灵魂的感觉她已经意识到了莉莉的真实身份。“歪门邪道,不过我并不讨厌魔女本身。”尼娅芙长枪一指,踏碎了刚刚出现的锁魂阵。“小女孩,让我看看魔女到底是怎么战斗的吧。”她说。

“小看莉莉的人会后悔的。”莉莉的猫眼死死盯着尼娅芙。

夏玛莎不擅长单打独斗,但是莉莉很擅长,这次结果或许会有些不同也说不定。阿拜楼饶有兴致的看着几个女孩打架,一点劝架的意思都没有。

“陛下,你可真是个大恶人。”珍珠悄悄地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