蠕虫行者必须为他造成的损失付出代价。

雷蒙顿看起来是个佝偻的老人,实际上在他穿上战袍后块块肌肉尽显。拳头攥的咯吱作响,天罚雷霆在雷蒙顿的拳头上盘旋,他的铁拳曾经击穿过一整只军队,尽管没有阿拜楼那么夸张,但雷蒙顿有资格获得一个神器。他的双拳套着的是“泰坦的拳套”。

教廷对雷蒙顿算是厚道到了极点,凡是和泰坦有关系的神器都不简单,尤其是这双拳套,看来是因为雷蒙顿要负责海眼战争,所以教廷非常大方的把神器给了雷蒙顿,让他超位的实力能够得到充分发挥。

这一次两个人手里都有神器,这让蠕虫行者心生退却。强大是相对的,双拳难敌四手,蠕虫行者不想在这里打一场避输的战斗。

“你走不了。”阿拜楼追随着暗影分身的位置在一瞬间出现在蠕虫行者的身边,三叉戟冷芒一闪,再次洞穿蠕虫行者。

阿拜楼三叉戟的光芒穿过了蠕虫行者。大家全都见到蠕虫行者的身体透过数道光芒。

阿拜楼看着还没有动的雷蒙顿,也没有催促他。

“捡漏都不积极,这老东西真是烦人。”阿拜楼暗骂。他的伤势比看起来严重的多,雷蒙顿要是还爱惜羽毛,他就拦不住蠕虫行者了。

雷蒙顿是在观察他能够为了海眼付出多大的牺牲,而阿拜楼的表现将决定教廷对海眼战争的态度。现在雷蒙顿已经知道阿拜楼对海眼势在必得了。

这都是为了美人鱼,失去海眼,美人鱼也会失去容身之所。阿拜楼绝对不会允许三神得逞。

不过雷蒙顿来了,那他应该可以采取更激进的方法了。阿拜楼看向大海中的某一处,柚母正提着“夏娃”,将它对准了阿拜楼。

“陛下,接住。”柚母心头提醒了一下阿拜楼,抱在怀里的镰刀好似感应到了阿拜楼的气息,顺着阿拜楼呼唤的方向挣脱枷锁与油布,像回旋镖一样呼啸而来。阿拜楼的镰刀眨眼而至,夏娃无可比拟的锋利仅仅是擦过蠕虫行者的身体,镰光就已经划断了蠕虫行者的半个身体。

两个蠕虫行者。阿拜楼也确定了蠕虫行者与蛆虫行者的区别。

一个只要蛆虫全在那么就不会受到致命伤害,一个只要身体的眼睛还在,就可以被割断后无限增殖。

还有最后一个未知的行者,直到现在还没有露头。如果他不是一个废物,那他就是彻头彻尾的强,强到蛆虫行者和蠕虫行者必须为他处理琐事的地步。

无数个蠕虫组成的蠕虫行者,仅仅是其中一个分身就无法阻挡,让阿拜楼陷入苦战,这场战斗的前景并不乐观。

被镰光割断的蠕虫行者变成两个。阿拜楼冷笑着把目光移向雷蒙顿,那意思不言而喻。

要是雷蒙顿继续这样,阿拜楼保证他立马撂手不干。让世界之毒助攻成这样的,这几年只有雷蒙顿敢这么做。

“小心眼的家伙。”雷蒙顿尴尬的笑了笑,他做的是有些过分了。

“要不是你是教廷,这场战争我还要靠你们,我可能就投靠三神了。”阿拜楼冷笑。

“那是不可能的,三神可不会友好的接纳你,至少教廷还会和你一起战斗,这个怪形状的东西看起来只想杀死其他人。”雷蒙顿说。

三神肯定没有互相合作的余地,之前已经说了,这些从另一个虚空出来的邪神,他们的目只有毁灭,毁灭一切他们走到过的世界。亚特兰蒂斯人虽说作了打死,但也有能力,仅仅是牺牲了他们自己一个种族,保护了整个世界。要是那个时候的精灵族,他们肯定抵抗不了三神的侵袭的。

雷蒙顿一加入战场,蠕虫行者就选择了逃跑,他不认为雷蒙顿比阿拜楼强,但是他总觉得被这个家伙抓到肯定不好逃跑。

尤其阿拜楼的杀伤力惊人,两只蠕虫行者决定不再继续纠缠,扭头便跑。那把镰刀简直是杀人凶器,蠕虫行者完全挡不住阿拜楼镰刀的割伤。

“潜入海眼的所有娜迦都解决好了。”凯瑟琳琪擦着还带着蓝色血迹的手走到东边城墙,看到雷蒙顿与阿拜楼追着蠕虫行者打的场面,说是天地色变也不过分。蠕虫行者在挣扎,阿拜楼揪着他的尾巴怎么也甩不开。“这是怎么样了?”

“似乎要赢了,雷蒙顿主教来了以后,这个神就打不过了。”旁边的教廷军说。

“我们国王自己就解决了蠕虫行者,你是装作没看到吗?”星火军士兵不满的说。

两个士兵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凯瑟琳琪无奈的用魔法分开他们两个。“现状我会看,我是说那个东西真的是神吗?看起来似乎只是个分身而已。”凯瑟琳琪问。

“是外界邪神,女王陛下。”赫赛汀指着蠕虫行者说:“而且还是个分身,阿拜楼现在受得伤比看起来还要严重,要是雷蒙顿主教不来,阿拜楼有战败的风险。”

“仅仅是风险而已,”凯瑟琳琪把手帕随手扔在地上说:“阿拜楼可没那么容易输。算了,我去帮个忙。”凯瑟琳琪拿起随身的长杖,唤醒巨大的古树,凯瑟琳琪踩着古树的肩膀,直奔蠕虫行者。

“把他抓住。”雷蒙顿喊了一声。

阿拜楼再次唤来三叉戟,这一次他没有急着用三叉戟射穿蠕虫行者,而是把三叉戟射进了蠕虫行者的身体,用露在外面的三叉戟底端当做握把,阿拜楼手掌一动,三叉戟开始冰封,稳稳的长在了蠕虫行者的身体里。

毕竟三叉戟可不是只有好看,作为神器它还是有尊严的,比如冻住一位邪神,它也做的到。

雷蒙顿立刻知道阿拜楼想要做什么,于是毫不犹豫的抓住戟柄,运足了斗气,打算把其中一个蠕虫行者拉回阿拜楼的面前,他们无形中做好了决定,那就是至少斩杀其中一个。强者之间的默契很容易就互相配合,等待着蠕虫行者的,是阿拜楼蓄势待发已久的镰刀。

斗气催化。

黑暗强化。

灵魂收割。

灾魔光环。

看起来阿拜楼不仅仅是打算杀了蠕虫行者,他打算用和蠕虫行者对待夏玛莎的方式对待他。吃掉他,阿拜楼如此打算。

雷蒙顿看着阿拜楼离奇扭曲的光环,大陆上尚未出现过如此离奇的光环。在镰光过后,蠕虫行者被分裂成无数块。扭曲的灾魔和蠕虫行者一样怪异,它张开嘴,把分裂成碎块的蠕虫行者尽数吞入肚子里。

灾魔打了一个饱嗝,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雷蒙顿。无言,却有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