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幸成为那场战斗的幸存者,那一阵子,整个礼盒海域都是难以忍受的腐臭味,在那样的海水里游泳,真是该死的恶心。”长老一回想起那阵子大概的恶臭,就忍不住反胃,“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种臭味。那是弱者的臭,懦夫的臭,还有……绝对强大者的臭。”

“如果我们在琉根要塞有机会的话……”鲨鱼人副族长和阿拜楼的观点一样,世界上没有绝对无敌的人,假如阿拜楼在这场战斗中重伤,他们就可以在背地里杀死重伤的强者。这种行为在鱼人族里习以为常,大概也是大陆人不待见鱼人的原因。三观普遍不合,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别想了,臭小子。”长老上前一步按着鲨鱼人副族长的脑袋说:“在海里打不过那个人,在陆地上就更不要想了,呵呵,我们早就不是大海的霸主了,大海应该是近海之王的领土。我们只是苟延残喘他生息之下的种族罢了,听我说,以后要好好的保护美人鱼一族,这才是我们鱼人族能够完好生存之道。”

那些鱼人最好明白自己的定位,要是犯了蠢,那他们就是自寻死路了。娜迦一旦被击退,这片大海便不再拥有他的对手了无论是近海亦或者混沌海更远的地方。阿拜楼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在杀死三神之后,可以找个机会统领娜迦或者与其合作,混沌海虽然凶险万分,可同样蕴藏着无尽的宝物,有了娜迦,钻石雨果的前途不可限量。

当然,这些都是以后的事,阿拜楼不是预言家,他预测不了后来的事,如果有机会遇到迷知天佳德,他不介意问问佳德的关于未来的事情。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治夏玛莎,没有容得上阿拜楼左思右想的时间,他好像一阵旋风,在翡翠海遨游半天以后冲入了兽人帝国的一处边境。

“什么东西喵?太可怕了喵!”一声有些炸毛的猫叫,一个长者猫儿和猫尾,牙齿有些尖锐的猫人女性吓了一跳,全身的毛发都立起来了。

这里是一所渔村,名字微不足道,他们都叫这里翡翠末。这是一座有猫人族与犬人族以及部分生产种族组成的混合村落,除了是离翡翠海最近的村落,他们只有捕鱼了。这个村落与世无争,几乎什么战争都影响不到这里勤劳淳朴的兽人们。

“出大事了喵,一个坏家伙冲过来了喵。”

“出事了!我也看到那个家伙了。”

“快快快,告诉村长,让村长定夺喵。”

当然,他们也接受不了阿拜楼这种天降的诡异,瞬间就引起了轩然大波。鸟人信使飞上高空,把所见的一幕传递给他们的领主大人。

“一阵黑色的旋风引发了地震,我们在旋风的尽头看到了一个人类。他的脚步劈开了大海,头也不回的冲向了兽人帝都。这里是翡翠末村庄,如实向领主大人汇报。”村长的信是这么写的。能够看清阿拜楼的身影,全都得益于猫犬的动态视力。

“喵,不过那个人类很帅啊喵。”发情期的母猫人对比感到有些兴奋。

阿拜楼在奔跑的时候当然看到了那个传信的鸟人信使,不过阿拜楼只是路过,所以对这些淳朴的村民牧民渔民没有任何恶意,除非他们拔剑相向他才会抽出时间解决一些隐患。

然而可笑的是他没想到兽人传讯的不靠谱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边翡翠末的信一到了他们的领主大人坎石堡的时候,他们的熊人领主看完信件,转念一想,“既然冲向了帝都,肯定是不怀好意的。”于是粗大的手掌一挥,命令擅长写字的下属如此写到:“一阵黑色的旋风引发了地震,我们在旋风的尽头看到了一个人类。他的脚步劈开了大海,头也不回的冲向了兽人帝都,我怀疑他对兽人帝都有些目的性,希望附近的人能够打起精神来,应对此事。我是熊人布洛尼,向上层禀告。”

熊人领主布洛尼把信件塞进竹筒里,一把扔进附近的河流中,负责待命传讯的梭鱼人信使飞扑向竹筒,发挥了他作为梭鱼人的骄傲。他的脚上有发达的肌肉与一对灵魂的鱼鳍,合在一起就是他引以为傲的最快的水中种族梭鱼族!顺着急湍的河流游荡,他获得了无与伦比的速度,居然比翻山越岭的阿拜楼更快一步到了下一个信件的点。

毕竟时间急迫,翻山越岭走直线才是最好的选择,不得不路过兽人帝都也是迫于无奈,阿拜楼打算到了那里的时候再直接从上空飞过去,绝对不与兽人帝国发生冲突导致拖延时间。他要到的那个地方,可不一定是欢迎他的。

大部族的虎人族长拿到信看了眼,觉得能够劈开大海的强者实在不多见,虎人族的性格就是好战与毛躁,别看这个族长是为看起来还算清秀的偏人形,实际上根本就不靠谱,他大笔一挥,干脆的写道:“一位强者不怀好意的向帝都赶来。”

这一简洁倒好,瞬间就让下一个接到信件的兽人领主或者族长有了发挥的空间那些人传的越来越离谱。

最后到了帝都大萨满手里的时候,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位绝顶强者带领数量众多的部队,不知从何而来,神秘诡异,我等应当率领军队与同样相同的强者,将来犯者阻挡与城外,据说此人脚能踏碎大地、拳能击碎天门、剑可劈开大海、以岩石为食、以江流为水。我们必须重视起来!”

要是阿拜楼知道兽人帝国的情报部门如此的不靠谱,恐怕会哭笑不得了。这情报传着传着硬是把他传成了魔神降世。

“萨满大人……这情报不知道真假,我们……”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总之先派出最强的军队前往这吧。”萨满拉开帘子说,他是一位三米高的狮人。每个种族都有可能出现大萨满但狮人、虎人、牛头人、熊人以及猫头鹰族的人可能最高,一旦成了萨满,他便是所有兽人的萨满,不可以再次把私情掺入派系之争,也不可以掺和进派系之争。

虎人的强者拉德里拉看了眼周围的人,一甩膀子跪在大萨满面前,“我愿意前去阻击来犯的敌人,无论他有多强大,我都会赌上虎人的尊严。”

“噙,你们的尊严早就不值一提了。”狮人强者布德里德冷哼一声,“我愿意去,赌上狮心的尊严。”

这狮心是只有王族才能提起的,布德里德提起这个,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那就是蔑视虎人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