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格洛克没有提前开启信封,上面的署名是鹦鹉石。在信封的封口处放着一枚魔纹,按一下整个信封就会变成通透的红色。

紧急信件必须被重视,因为这是他们战争开始以来第一次收到紧急信。即便是战事最吃紧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收到红色信封。

提尔涅忐忑的打开信封。

鹦鹉石的立体影像看了一眼四周的人,人性化的确认了周围的人。

“客卿提尔涅,最高将军黑格洛克,心腹罗丽丝,确认环境,可以对嘱托内容进行汇报。”冰冷的脸色换成了鹦鹉石一贯的温和笑容,“这件事情请务必对其他人员保密。”

“请说。”虽然知道鹦鹉石只是个影像,提尔涅还是礼貌的回应。

“首先,请告诉士兵们,停止侵略活动,其次,缩小战争的范围,若是有不稳定区域,请选择放弃那里,一切要以稳定为主。以掠夺为主更改为怀柔政策,稳定钻石雨果的通知区。”

“这怎么行!我们的士兵的血岂不是白流了。”黑格洛克激动的说。

“我知道这个理由很过分,也很对不起那些流血的战士,希望你们能理解我,我比任何人都感到不安。但是是迫于形势不得不如此行动,根据推测,教廷很快就会行动,那些国家深受教廷影响,在获得煽动与武力支持后,很容易动摇钻石雨果的根基。”鹦鹉石继续说。

“是阿拜楼说的么。”提尔涅小声的说。

“下面是重点,也是最需要保密的,阿拜楼陛下身受重伤,生死未知。所有高级战力都聚集在琉根要塞,目前已知教廷不会对阿拜楼出手,不过对他的国家就没那么仁慈了,希望各位领袖懂得权衡利弊。钻石雨果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强。”鹦鹉石的影响露出难过的表情,这是在录下这段话时她的真情流露。

“请在隐秘行动下进行撤离,并露出钻石雨果已经吃够了的态度还有,务必对以下侵略地区进行重点观察,人员由罗丽丝分配,新装备不适合战场,却适合幽灵行动,希望罗丽丝阁下懂得运用在首都的最新技术。”

“领命。”罗丽丝说。

“当这封最高加密信送到你们手上的时候,王妃海尼亚应该快要开始演讲了,为了提高军队气势,就请放映海尼亚王妃的演讲吧。诸如此上,务必以更积极的方式对待新的战争,请各位记住陛下的话,休养生息比侵略战争更难,不可大意小心,辛苦各位了。”鹦鹉石的影像变得朦胧,小小的鹦鹉石与信封一起成为粉末。留下了皱着眉头疑惑不解的三个人。

“以前陛下也受伤很重,从来没发过紧急加密过的文件。看来这次真的很严重。”罗丽丝比其他两个人更担忧。

阿拜楼给了她新生,无论是基于恩情还是个人感情,比起钻石雨果面临的困境她更担心阿拜楼。

当然,阿拜楼嘱托的事情她还是会认真完成的。

“没关系的,钻石雨果还有高塔之下,若是教廷真的动手了,我们就飞到他们的脑袋顶上狠狠地来一发。”黑格洛克看似轻松的说。

提尔涅没说信内容的事情,反而转了转眼珠,“陛下真是的,这种事情都要交给罗丽丝,女孩子可不是这么用的啊,这个混蛋领袖。”

“唉?我无”

“嘘。”提尔涅张开食指大拇指,隐秘的做了一个拉弓的动作,魔力形成的弓箭立刻擦着罗丽丝的耳边射出,直飞向某个窗外。

外面传来一声闷哼,提尔涅立刻抓起精灵弯刀,以最快的速度破开窗户,看到一个黑色斗篷从拐角处消失。

“哼,这么快就有新动作了吗?”提尔涅冷哼,“不管是不是教廷的人,敢偷听就准备付出死亡的代价吧。”

她摸着黑豹的脑袋,点了点头。

黑豹立刻变成一道黑影,去追了那个消失的密探。

这是提尔涅的职业操守,她被阿拜楼雇佣为客卿,那么她就会用尽全力的。这也是为何阿拜楼愿意把机密的事情告诉提尔涅的原因。

“我都没有注意到。”罗丽丝不甘心的说。

“这不怪你,精灵的耳朵可不是单纯的长着长的。我们的耳朵比兽人更灵敏,这也是秀蜜精灵八面玲珑的原因。”提尔涅说。

豹吼回荡夜里。

四面八方都是枪响。

紧接着是星火军与人战斗的叫喊,而且听起来还吃了大亏。

“还以为会是一个清闲的夜晚,看来今晚还要忙一忙了。”提尔涅说。

“如果是战斗的话,我完全可以胜任,提尔涅大人,你知道那个密探的具体样子吗?”罗丽丝掏出一个圆形的珠子问。

那就是“新式装备”吗?

提尔涅看了一眼,点点头说:“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穿着黑色斗篷,皮靴,还没有变声,听起来是个男孩。”

“这些就够了,这么晚还外出行动的孩子真不多。”罗丽丝自信的扔出珠子,在两秒后长出了透明的翅膀,眨眼间就飞上天空无影无踪。

虽然声音很大。

不到一分钟,罗丽丝就表达出对新装备的认可。

“抓到了。”

“这么快?”提尔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密探宝珠遵循着提尔涅给的信息与罗丽丝添加的设置,马上就在这个不算大的城市街道里追上了那个企图和另一拨人见面的孩子。

那孩子刚张开嘴,密探宝珠就钻进了他的嘴里,防止他说出情报。

小男孩痛苦的呜咽。

“该死的,是钻石雨果的魔法,我们肯定暴露了。”与孩子见面的信使骂了一声,去摸那孩子的口袋,里面装着记录声音的物品。“那东西呢,肯定有吧。”

记录声音的东西,或许没孩子口述更清楚,可总比没有好。

信使摸到了孩子口袋里的东西,面露喜色,这样一来那些执行者同胞的伤亡就不算白费了。

“钻石雨果真是个令人懊恼的国家,小手段层出不穷。”

正要拿出魔法装置的信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电流,他与那男孩同时惨叫,口袋里的东西与他的手都被电击烧毁了。

“没有检测到被投射出的魔法波纹,消息还没有传出去。”罗丽丝说。

“真的靠谱吗?那个小球看起来太简单了。”黑格洛克说。

“哼,能做到那种程度的国家若是有,钻石雨果也没必要存在了。”罗丽丝自信的说。

漆黑的巷道里仿佛有一只正张着大口的野兽。

从阴暗的地方有一双绿油油的眼睛,黑豹从里面优雅的走出来。

它的后面跟着钻石雨果的强者和星火军。星火军立刻一字排开,将武器对准了那些斗篷男。

“举起手,禁止有任何动作。”星火军的长官高声说。

被控制住的信使没有一个敢动的。

提尔涅缓缓走出来,突然甩手扔出一道风刃,在某个没有人的角落飙起一道血花。

“别那么紧张,我的信使先生。还有诸位,别再耍小聪明了,那位女士就是前车之鉴。”提尔涅似乎根本不在意杀了一个人,还是很美好的笑着,像极了温柔的少妇。

提尔涅的表情温和,给了那些密探稍微放松的心境。结果他们刚放松下来,提尔涅修长的手指就犹如尖刀,刺进了信使的脖颈里。

脖颈温热,还是活人的温度,提尔涅感受着那种湿润,轻而缓慢的在对方的痛苦中拔出手指。

“没什么要问的,是教廷的人,既然做出了这种事就是敌人了。”提尔涅冷笑说。

星火军心照不宣的开火,留下了满地的尸体。火光就像星光,也像萤火虫,把提尔涅映照的分外动人。

“小朋友,剩下的事情……”

“请交给我。”罗丽丝走出来说:“问问题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做更好。”

“随便啦,不要心慈手软。”提尔涅拍了拍罗丽丝的肩膀,“钻石雨果的传统,对待任何敌人都犹如寒风凛冽。”

“回去战斗,把那些不知死活的入侵者全都杀得片甲不留。”提尔涅现在更像一位称职的女将军。

唉,她这是不相信我的决心吗?罗丽丝虽然不想对一个孩子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可是若是事关国家,那就另当别论了。

“小朋友,告诉我你的目的好吗?”罗丽丝笑着说。

因为提尔涅的话而感觉有些许一线生机的孩子放声大哭,似乎想要博得罗丽丝的同情。

原来是这样,提尔涅夫人真是心细。毕竟是小孩子,这样也更好掌控了。

但是孩子哭好烦人。

罗丽丝还是保持着那种说说实话就放那孩子走的态度。

“那些人是教廷的人对吧。别紧张,给你糖。”罗丽丝把高级糖果递给那孩子,“你只要点头摇头就行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问的,大部分都和罗丽丝猜的不离十,这些孩子还是太嫩了。罗丽丝不知不觉已经成为了一个合格的特工了。

她自己都很佩服阿拜楼的培养,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没那方面的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