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拜楼一阵恶寒,坐在沙发上的他放下关于盛典细节的文件,扭头看向大门。

肯定是夏玛莎几个在想什么坏主意。

不出所料一道火红的身影奔出,肩膀上带着一只同样喵喵直叫的小猫。

“老师!我想死你了。”夏玛莎夸张的大喊,让阿拜楼掉了一身鸡皮疙瘩。三个人走进来,见到阿拜楼手头并没有忙什么东西,于是叽叽呱呱的诉苦,听的阿拜楼一阵头大。

如果世界上有什么比三只鸭子更吵的,那一定是三个年轻的女孩。

他承认他偷懒了,但是受到这样的惩罚令他有些接受不了。两个女孩从一路上舟车劳顿讲到哪些国家是个混蛋,纵然是阿拜楼也被有如精神攻击般的吵闹弄的思绪紊乱。

“等一下!一个一个说。”阿拜楼捂住夏玛莎和莉莉的嘴,让最安静的艾露恩先来。“你们三个身上都有伤,我很好奇为什么一个外交任务能让你们受伤,你们把对方的国王打了?”

“我们没有,别乱说啊。”三个女孩同时摇头。

为什么阿拜楼会怀疑她们会打了对方国王啊,真……好吧,也不奇怪,她们确实打过其他国家的国王。欺软怕硬嘛,她们又不能打教廷的使者阿拜楼担心她们被追杀了。

“以钻石雨果的实力没人敢伤害我们吧,除非他们真的不要命了。”艾露恩笑着说:“就凭他们还不够我们三个打的。”

这点阿拜楼相信,夏玛莎、艾露恩莉莉比起以前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他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艾露恩想了下怎么开头,还是把自己在精灵固戍方舟的事情告诉了阿拜楼。从一开始的眸魔到最终结束,尤其是艾露恩着重说的部分,“那混球精灵趁我无法移动的时候踢了我一脚,若不是眸魔本身性情古怪,我已经殒命当场了。”

这听的阿拜楼脸色变冷。

精灵族倒是做了个符合本性的事情,带着杀意恨意以及私人情绪攻击前来帮助的盟友,艾露恩并没有添油加醋,因为那精灵侍卫就是带着杀意来攻击她的。

一个小小的外交居然差点让他的姑娘丧命,这一点阿拜楼无法容忍。

“我失败了,我实在无法忍耐自己的愤怒。”艾露恩低头认错,“我对精灵说了,钻石雨果不欢迎忘恩负义的人。”

“这不怪你,我的姑娘。把头抬起来。”阿拜楼揉着艾露恩的头,见到她一副认错的态度,轻生安慰说:“你做的很对,精灵族而已,美人鱼会比他们做的更好,当他们的族人做出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失去了钻石雨果的友谊,这是你的外交,又何尝不是精灵族的外交。”

得到阿拜楼肯定的答复,艾露恩这才如释重负,她依然觉得有些对不起阿拜楼的信任。

“还有,我的血脉与荆棘王冠产生了共鸣,我的人类血脉在遇到荆棘王冠以后日渐消退,似乎让血族的血脉更加纯粹了。”艾露恩低声说:“我的身体正在渴望荆棘王冠。那只眸魔说过,荆棘王冠是属于血族的。”

“只要你的人类血脉还在,你就不会惧怕阳光,别怕,即便真的消失了,我也会想办法让你站在阳光下。”阿拜楼安慰。艾露恩的人类血脉消失应当是迟早的事情了,他心里已经有了数,在她和阿拜楼说过血脉力量无法压制的时候阿拜楼就在考虑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血族的力量增长是通过提纯而来的,若是艾露恩真的被恶魔血脉压制住了理性,那他就会去抓一些强大的血族供养艾露恩,最顶级的血族是不惧怕任何阳光的,他也会让艾露恩成为最顶级的血族的。

“你是不是在渴望那个荆棘王冠。”阿拜楼认真的说:“说实话。”

“我从不欺骗自己的心,老师,我的确渴望它。”艾露恩说。

“别忘记这份渴望,那是你想要强大的证明。你会得到它的,我保证。”阿拜楼说。

“不……那王冠已经在魔界深渊之中,老师你没必要这么做的。”艾露恩摇头拒绝。

“我之前答应过你让你强大,别忘记了最初的目的,如果戴上荆棘王冠才能让你成为真正的荆棘王冠那我就会去做。”阿拜楼自信的说:“这是咱们之间的约定。”

艾露恩也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了。她感动阿拜楼还在考虑着约定,也担心两个人的关系仅仅止于一份约定。

阿拜楼看出艾露恩的苦恼,于是说:“你没必要担心,事已至此,咱们不再是一层约定的关系了。”

得到阿拜楼的确认,艾露恩心满意足的坐会了自己的位置,把座位留给下一个人。

莉莉拘谨的坐在位子上,她感觉自己比艾露恩更任性。

“莉莉,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而且你受伤的位置……”阿拜楼皱起眉头,“算了,你自己一个一个说吧,比如那个还偷偷藏起来的兔子姑娘。你没必要继续藏着了,我一进屋就发现你了,我本来打算看看你能藏多久的,但是看来你和莉莉有点关系。”

楼上传来一阵叮呤咣啷的声音,橱柜关上,莉莉的门吱呀的打开了。

一对纯白的耳朵从墙后探了出来。

“这是你的新宠物还是新仆人。”阿拜楼抬手,躲在二楼墙后面的小白就被阿拜楼抓到莉莉的身边了。

“阿拜楼陛下……”小白害怕的说。

“这是莉莉的朋友!”莉莉坚定的说完,人又蔫了,她犯了错的表情让阿拜楼觉得事情很有趣。

既然是朋友,阿拜楼就没理由继续拘束这只可怜的兔族姑娘了,一松开魔法,小白明显感觉身子轻了几十斤。

阿拜楼是在提醒她,不要轻举妄动,他能轻易捏碎她。

“让我猜猜你犯的错。”阿拜楼见到小白衣服上的狮心皇家图标,而且又有些涵养与礼貌,应该是金梅尔的贴身侍卫一类的。

结合兽人的风俗和莉莉不谙世事的性格,估计是把金梅尔的贴身侍女抢走了。

阿拜楼说的不离十,莉莉整个人都变得害羞了。

“莉莉实在不能接受兽人同族相食的风格!他们居然还要吃……吃一个这么可爱的姑娘!”莉莉说。

“这样吧,钻石雨果不养闲人,就让小白做我的贴身侍女,替我跑腿办事吧。”阿拜楼提议说。

莉莉点头如捣蒜。她高兴的抓起小白的手说:“这次咱们每天都能见面了。”

一位国王的贴身侍女……小白似乎想到了什么,偷偷的问莉莉,“陛下会需要床伴吗?”

床伴不过是说的好听而已。

“这个……”莉莉狐疑的抬起头,思考了一下,“莉莉不确定……”

在国王里阿拜楼的女人并不多,可对莉莉而言这已经很多了。

“就你古灵精怪。”阿拜楼敲了一下莉莉的头说:“放心,除非你自己主动要求,所有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比起这个,我很好奇莉莉的伤,为什么在那个地方?”

莉莉的脸腾地就红了。

夏玛莎也一脸“我真无奈”的表情。

“老师,你看见我这牙了吗?”夏玛莎指着被星妮治好的牙根,“莉莉砸的,不擅长飞的魔女非要用飞的,我脑袋差点被莉莉的扫帚扎出个孔。而且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想过会用嘴碰到那种地方。”

“夏玛莎姐姐,不要说了啊!”莉莉扑到夏玛莎身上,“唯有这个绕了莉莉吧。”

“既然老师问了,你总要说的吧,你不好意思说就让我来说,不是正好吗?”夏玛莎咧着嘴笑。

莉莉扑在沙发上,无奈的不让别人看见她羞红的脸。

“天啊!”她悲叹。

用扫帚飞行术摔进海风庄?窗户上的琉璃似乎从来没变过样,可是阿拜楼脑海里却有画面了。

不过,他好像被金梅尔摆了一道,利用莉莉这一点有些过分了。只是金梅尔的目的性实在太强了,阿拜楼脑筋一转就知道这个跳脱的兽人公主想做什么了。

被利用是有些不爽,不过这个利用不单单是坏事,反而是好事更多,希望那个时候金梅尔能不让他失望,拿出他想要的东西。

不吃同族的狮心公主,金梅尔是有一些意思的。她要是没有野心,阿拜楼可以考虑接纳她的善意。

“看来这次外交只有我是最成功的了。”夏玛莎骄傲的仰起脸说:“顽固的矮人同意了参加宴会,我还得到了一个更好的东西。”

夏玛莎小心翼翼的把“甜美的火焰之心”递到阿拜楼的手上,有些温暖。

“火焰领主的东西?”阿拜楼眯起眼睛,把甜美的火焰之心放在桌子上,仿佛并不在意这个超越神器的东西,而是关切的问:“火焰领主于我而言都是个难缠的对手,你没关系吗?”

“它确实有些难缠。”夏玛莎认同的点点头说:“只是它在我的魔力灾厄面前甘拜下风了。”

属性相克吗?如果是魔力灾厄的话并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