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不了,连眨眼都做不到。阿提密斯的分身们绝望的看向停下来喘气的艾露恩,刚才的强攻实在源源不绝,艾露恩的体力法力精神力全都消耗殆尽了。

夏玛莎倒了,魔力灾厄的增幅早就不见了,藤蔓都变成了最基础的荆棘了,连法力恢复都变得缓慢无比。

这次想恢复到巅峰,可能要冥想好几天了。

“当星空遍布于大地,其所化之囚笼无法挣脱。”

“若要挣脱囚笼,必先忍受百年孤独。”

莉莉念着歌谣,一步一步走向阿提密斯的分身,她掏出魔女匕首,左手持着法珠,走到被禁锢住的阿提密斯们。

“艾露恩姐姐,你先去救治夏玛莎姐姐,这里交给莉莉就好了。”那诡异的竖瞳充满深邃,艾露恩竟然产生了不能违抗的感觉。莉莉掏出匕首,缓慢坚定的杀死了每一个阿提密斯的分身,“不是,都不是,你们都不是阿提密斯,真正的阿提密斯绝对可以撑过百年孤独。”莉莉摇摇头,抹杀掉最后一个阿提密斯的分身。

阿提密斯的尸体堆成了山。

“莉莉能感受到,还有很多阿提密斯,你在害怕什么?你在害怕一个弱小的魔女吗?”

莉莉举起法珠,庞大的魔力加持,光环更近一步。

在很多没有任何东西的地方,好几百个星空囚笼凭空出现。这都是莉莉的星空囚笼控制住东西的迹象。

艾露恩抱着夏玛莎娇小的身体,在撤退的时候看到了那上百个星空囚笼,终于忍不住惊讶的呆愣在原地。

“艾露恩,疼疼疼……”夏玛莎无力的说。

“我这就带你去治疗。”

临走之时,艾露恩还是频频侧目,那些都是阿提密斯隐藏的血肉分身吗?几十个就让她陷入险境,原来她还留手了。

莉莉身上也缠绕着星空囚笼,她握着法珠动也不动。

一道黑影凭空出现,叼着一把尖刀的阿提密斯双手双足仿佛在蹬着两面隐形的墙壁。咬着刀的阿提密斯空出一只手,脸上带着极度扭曲的愤怒,拿起嘴上的匕首狠狠刺向莉莉的后背。

没有效果,匕首似乎刺进了水里一般,只剩下半截,原来是被莉莉周围的星空吞噬了。

一直没有动的莉莉动了,她眼疾手快的挥舞匕首,看也没看那一道血线,再一次又一次的刺进了阿提密斯来不及躲避的大腿。

若论身体敏捷,阿提密斯比起莉莉还差了一大截。

“那么多笼子,果然有一个逃跑的人,不出预料的,阿提密斯能忍受百年孤独呢。”莉莉笑着说,“真是可惜,莉莉给自己的星空虽然不能动,但是你也伤不了莉莉。”

莉莉指着自己诡异的猫眼说:“你的小动作,莉莉看的一清二楚。”

阿提密斯的大腿被刺到了大动脉,她明白是自己玩弄猎物的心态杀了她,但是一切都为时已晚了鲜血带走了体温,拥有超强光环的她,眼睛失去了光彩。

“我不甘心……”

“莉莉没有虐杀对手的爱好,就给你一个痛快好了。”

莉莉手起刀落。

阿提密斯垂下手臂……与之消失的还有那上百个星空囚笼。这意味着那些分身消失了。

呼。莉莉长出一口气,这一次真是幸运女神眷顾了她。幸好在那个时候领悟了光环,又恰好克制阿提密斯的光环,阿提密斯又恰好性格轻敌。

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幸运之上。

否则阿提密斯无穷无尽的几乎不死的奇怪光环,简直就是战场的绞肉机。

对了,将军!莉莉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帮上忙。

被法珠加持的星空囚笼的命中率几乎是百分百,莉莉所到之处,鲜少有人能够忍受其中百年的漆黑末日。

剩下的缉捕队也不例外。

“阿提密斯死了!”舍生大吼。

“食人女可是那个人的秘密近卫,怎么可能轻易就死了。”

“我看到那个女孩杀了食人女!”舍生指着走过来的莉莉。

只是下一秒,缉捕队就全都以原来的动作停在原地,星空笼罩了他们。

阿拜楼很好奇,星空囚笼困住的人到底会发生什么?他觉得这件事结束后有必要让莉莉对自己也释放一个。

“他们被困住,我可以动手吗?”阿拜楼停下攻击的动作指着近在眼前的勾镰。

“其实大概动手也没办法…”莉莉摇着头说:“星空只有我动手才有用,其他人大概不行吧。”

“原来是这样。”阿拜楼伸手攻击,半只手都被星空牢笼吞没,那种感觉就像是把手伸进一个装满水的盒子里,并没有其他多余的感觉。

“你看……”莉莉原本还想得意的说她的牢笼很厉害,结果阿拜楼再次掏出手,直接拧断了勾镰的脖子。

“将军是怎么办到的……”莉莉非常震惊。

“没关系,这世界大概只有我才能做到。”阿拜楼甩掉勾镰的尸体,“其他人都办不到的。”

莉莉这才出现了放心的表情,好不容易出现的光环被突然破解就实在太令人沮丧了。

“哈!呼哈哈哈……”戒律突然动起来,跪在地上,大口喘气,满脸都是惊魂未定的表情。

太可怕了,百年孤独。戒律感叹着,她经历了第二个百年孤独才出来,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她感受到周围的队友依然杵在原地。

“好厉害的光环。”她对着阿拜楼说。

“很厉害吧。”阿拜楼罕见的没有提前动手,而是满脸骄傲,像是对自己的孩子做出的成绩的夸赞。

“对不起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戒律把自己的短杖用力的镶在地面,“用我的生命唤起神的恩惠,我希望神的保护直到天使出现。”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只有我死掉。戒律想。

一道光幕圈住了依然被固定的每个人。而在里面的阿拜楼被很神圣的力量推出光幕。

戒律的声音很好听,但作为苦行者一派的戒律牧师,她从不把这个当做自己的优势,只有这次,她感谢起可以歌唱圣歌的喉咙。

我神降临撒列尼,高声呼唤余等仆。

战场敌前设宴席,只为尔等能明白。

赐予你粮食为我神,

赋予你昌盛为我神。

阳光照耀大地,

成功路铺通途。

星空囚笼毫无征兆的破了。缉捕队的人齐刷刷的跪在地上,流着眼泪唱戒律口中的歌。

“拨开……混沌的……迷雾。”

“使我领受……永恒的……恩典……”

一股悲凉的气息席卷全场,阿拜楼额头冒出冷汗,对周围的友军下达了第一个命令。

“不想死都给我回高塔之下,现在立刻马上。”

明明是献祭仪式,到了教廷这里就变得这么神圣。

“我要陪着将军。”莉莉摇头。

“艾露恩,带着莉莉和夏玛莎回高塔之下,阿克顿,带着所有人走,我不是开玩笑。”阿拜楼从未露出慎重到如此的表情。

到底会召唤什么?

神的分身?柱神使?还是天使?

在战斗的人开始撤退了,阿克顿率领着魔法师们快速撤回高塔之下。

如果这是一场神降献祭,这座浮空城可能就再也飞不起来了。阿拜楼紧张的盯着光幕中的人。隆巴根的势力紧对阿克顿撤退的方向穷追不舍,却有意无视了站在他们部队大流之间的阿拜楼。

终于,以戒律生命为代价的召唤仪式完成了。

光幕就像融化的糖霜,缓缓流淌在地上,在逐渐消失光幕之中,阿拜楼率先看到的是那对洁白到冷酷的翅膀,其次就是那把似曾相识的长枪。

是天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