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迦女先知疯狂的摇头,她怎么可能答应蛆虫行者的话,这座“往生悲咒”,是娜迦女皇的希望之光。

她不止不会破坏它,甚至准备好了,当蛆虫行者准备攻击的时候,拼尽一切保护住“往生悲咒”。

“这是让娜迦族减少损失的好办法,只要……”娜迦女先知还想着试图说服蛆虫行者。

然而蛆虫是冷酷无情的人。它的脑海里只有“逻辑”而没有“感情”,所以他并不会因为娜迦的生死存亡而感到悲伤或者难过。

“够了。”蛆虫行者喝止娜迦女先知,“娜迦死多少都无所谓,我会亲手毁了它,因为我自己就能赢,不需要任何东西的帮忙就用娜迦来成就。”

那可是我的族人!娜迦女先知快要疯了。

它怎么能如此冷酷无情的对待给他卖命的他们!他怎么能这么做!

蛆虫行者已经开始积蓄能量。

“我违反了一次自己的逻辑,没有亲自控制你,然而我意识到,违反逻辑只会让自己陷入僵局,所以水薪,等我破坏了这个东西,我就会进入你的脑子里。”蛆虫行者的蛆虫组成了一道长长的鞭子,对准了往生悲咒。

那鞭子极具破坏力,往生悲咒能在新太阳的爆炸下存活着,但是蛆虫行者是可以轻易毁掉它的。

它的无情已经在娜迦女先知心里埋下了背叛的种子。

她对三神还算衷心,但是她也是那句话,她还是娜迦的先知,是女王重视的奴仆。

她怎么忍心见到女王伤心。

“不!”娜迦女先知掏出了一枚圣物,看起来像是一枚小小的盾牌,蛆虫行者刺向往生悲咒的攻击被这枚小小的盾牌弹了回去。

震惊的蛆虫行者声音变冷了。

“水薪,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娜迦女先知害怕的说:“这是为了娜迦,这是我们延续的希望,行者大人,请给我们一个机会。”

“你、还、在、骗、我!”蛆虫行者怒吼,虽然那枚小小的盾牌令它吃惊,然而他可是个神,凡人就算拿着神的力量也还是凡人。

蛆虫把娜迦女先知缠绕着吊起来。另一根蛆虫之鞭对准的却是娜迦女先知。

“不要,行者大人。”娜迦女先知哭着说。

“呵呵呵呵呵”蛆虫行者不再理会娜迦女先知的声音,寒冷的冷笑着。

蛆虫之鞭闪烁如寒光,刺穿了娜迦女先知的小腹。

“呃啊。”感受腹部被蛆虫啃食,娜迦女先知不由自主的的惨叫。而这份折磨如此令蛆虫行者愉悦,它将娜迦女先知举在半空,然后狠狠砸下。

就像小孩子牵着自己的娃娃,施展出“人性本恶”的施虐之心。

而娜迦女先知遭受的就是如此待遇。尽管是在水中,但是她依然被蛆虫行者刻意控制的力道砸的不成人形,甚至还没有死去。

她被蛆虫行者凌虐着。

她被蛆虫行者蹂躏着。

她终于知道自己的女皇一直以来遭受着什么。她仅仅是代言着三神,而女皇却是直视三神之人,她一边直视一边背叛,到底遭受了三神何等的羞虐。

“杀了我……”娜迦女先知痛苦的哀求着,“行者大人,对不起。”

“对不起就足够了吗?”蛆虫行者冷笑说:“你应当遭受苦难,但是不应当被人杀死,你明白吗,我想到了一个很好的主意,我不会破坏这个东西了,水薪,你感动了我。”

真的感动到了吗?

怎么可能!蛆虫行者才没有这等良善之心。

他只是在想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一枚蛆虫钻进娜迦女先知的脑袋里。

“我已经知道了,你和娜迦女皇准备配合阿拜楼把我引到这里消灭,至于谁来启动都不重要,只要我还在这里。”蛆虫行者冷笑说:“我要反其道而行,我要把低等生物们引到这里,然后毁灭他们。”

娜迦女先知捂着自己被入侵的脑袋一言不发。她用愤怒的表情看着蛆虫行者。

“这样就足够了。”蛆虫行者说。

娜迦女先知徒劳的试图像女皇那样将蛆虫抠出,然而真的是徒劳,她痛苦的感受着自己的情绪被三神感知着,而邪恶扭曲的低语在影响着她的思维。

我不能遭受控制,我不能背叛女皇。娜迦女先知如此哀伤的将自己的头发拽断,却没办法阻止蛆虫行者的入侵。

“你们看见了吗?”罗丽丝询问负责外界事情的人。

“见到了,蛆虫行者刚才在羞辱娜迦女先知,啧,真他妈的是个怪物。”法恩说。

“别掺杂个人感情。”罗丽丝告诫说。

确认外面发生的事情之后,罗丽丝拿出了自己的通讯,似乎在地面下还是可以联系上阿拜楼,而她也知道,这里的确“信号不太好”,刚才新太阳爆炸的神力还在扰乱着魔法的流动,空气中原本按照规则方式行动的元素,现在就像狂奔的兽群没有任何规律。

“罗丽丝。”阿拜楼的声音在那头出现,这让罗丽丝的心情安稳了不少。

“蛆虫行者发现了往生悲咒。”罗丽丝尽量简短的说明了情况,魔力过于混乱,她担心东窗事发。

“我知道了,你们继续待命。”

阿拜楼挂掉了通讯。

阿拜楼的表情不太好,他现在依旧在第三防线,在他的面前,庞大的、宛若沙丁鱼群般密集的舰队正浩浩荡荡的开往指定地点。那里应该是最终决战之地。

艾露恩轻轻的抓住阿拜楼的手,小声的说:“老师。”

她意识到应该是某个环节出了问题。

“蛆虫行者看到往生悲咒了。”阿拜楼话音一落,已经聚集在一起的人全部倒吸凉气。

若是蛆虫行者已经意识到他们的计划,现在舰队的前进无异于送死,没错,就是送死。

泛大陆的全部希望会在不久后的战斗里面终结。

一定还有办法。阿拜楼来回渡步,蛆虫行者的行动模式就像某种设定好的ai,它们的思维逻辑固定,不会变通,这一定可以成为改变局势的最好方法。

假定娜迦女皇还不知道蛆虫行者已经发现了计划,还在配合阿拜楼前往往生悲咒进行决战,应该怎么做才能让蛆虫行者重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逻辑……

回想起之前的种种,阿拜楼似乎抓住了某个尾巴。

逻辑会成为杀死蛆虫行者的利器,就像蛆虫行者以前遵守的种种。

阿拜楼的笑容重新回到脸上,让钻石雨果的人松了一口气。

这说明他们的皇帝已经是心中有数,前景虽然一片迷茫,可是事到如今,就要看他们信任的阿拜楼能否给大家交付一份满意的问卷了。

“海尼亚,我要带他们去海里。尽量给所有士兵都施展大海祝福,让他们不至于溺水淹死。”阿拜楼吩咐说。

“好的。”情况紧急,海尼亚已经带着美人鱼群出动了,刚才新太阳爆炸,美人鱼们倾巢出动来稳住海底的情况。教廷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

甚至连暗礁丛林都失去了效果。

雷蒙顿不声不响的来到第三防线。

“阿拜楼,你的计划是什么?”雷蒙顿说。

他已经嗅到了阿拜楼有预谋的行动。作为枢机主教,雷蒙顿比那些酒囊饭袋聪明多了。

“咱们要在海底下与娜迦女皇进行最后的决战。”阿拜楼解释说:“率领鱼人族,以及所有光环强者,逼迫蛆虫行者现身。”

“就这么简单?”雷蒙顿闭上了嘴巴。阿拜楼肯定有杀死蛆虫行者的办法了,他只负责配合就好了。

雷蒙顿是聪明人,所以阿拜楼和他都心照不宣的做好各自的事情。

“佳德圣女说的是真的。”雷蒙顿心想,“阿拜楼果然影响着大陆未来的走向。”

“所有人都来了?”阿拜楼扫视了一周第三防线的人。

“当然。”夏玛莎说。

“咱们是能够弑神的,尤其是钻石雨果。”阿拜楼摸了摸夏玛莎的脑袋,钻石雨果的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有这股力量存在,阿拜楼感觉他什么都能完成。

夏玛莎,艾露恩,莲莉,莉莉,星妮,福克斯,肉山。

足够了,因为雷蒙顿已经开始组织强者了。

连巴萨托斯的飞船也已经部署到了上空,等待最后的一战。

“我敢说,新太阳的坠落肯定影响了阿拜楼的计划。”巴萨托斯笑着说:“甚至可能让计划暴露。”

“我怀疑他已经开始随机应变了。”菲尔说。

“呵呵,阿拜楼本来就比咱们聪明,同样到半神层次,他要是打到空中侵蚀号上,我也没信心能拦住他。”巴萨托斯说。

“这可不像你。”菲尔笑着说:“那个不愿意轻易认输的巴萨托斯哪里去了。”

“你没到半神层次是不会懂得。”巴萨托斯无奈的说:“阿拜楼可以杀死一切同等级乃至更高级的对手,他是个可怕的家伙。我并不认为他会真的死去,半神没那么容易死,所以,和阿拜楼打好关系,才是聪明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