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拜楼在珍珠的眼皮底下被抓走,没有海之力的珍珠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这个海尼亚费尽千辛万苦才带过来的男孩坠入深渊。

“怎么办,怎么办呀。”珍珠慌了神。

人类在大海里能做到什么?他什么也做不了,在这些海神的面前,斗气没有任何意义,甚至魔法也只是挠痒痒。哪怕对方只是个幼体。

“我在做什么蠢事,啊啊啊啊,我要害死一个人类了吗。”珍珠试图搬来碎岩寻找救兵,可是没有海之力的美人鱼族能有什么办法,她们的体质还不如一个正常的人类女性!

光是这个脑袋大的石块就已经让珍珠心碎了,更别其他的,那些几米大的碎块的重量简直可以要了她的命。

这深阴的洞口宛若地狱之门。

那被带进去的孩子几乎没有声音,只有海底的气泡勃勃而出,恐怖深邃。

珍珠固然不害怕海底的黑暗,但是她害怕黑暗之下那个男孩已经死了。

“什么也看不见。”珍珠望眼欲穿,却看不见任何东西。她不敢轻易下去,如果那男孩难得替她争取了时间,她又不知死活的下去了——岂不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

珍珠没下去真是帮了阿拜楼大忙了。

她要是下去阿拜楼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再救她一次了。

既粘稠又腥臭。阿拜楼倒是不怎么觉得恶心,唯一一点就是实在影响刀枪的划入。哪怕是用手狠狠地抓挠,也无法伤害尤里斯一丝一毫。

这种东西在地球不可能出现。为了适应剑与魔法,连生物都变得这么凶玻不过阿拜楼不担心陆地会有更大变化,很明显,这些海洋生物更加凶猛。

这是阿拜楼第一次使用斗气。

古老的武术里有化掌为刀的方法。武术中自然有强化身体的某个部位来使其成为与钢铁武器同样存在的武术。

但是不够,要是本身就可以使用武器,再将身体变成武器不就有些多此一举了吗?阿拜楼会手刀,不过也仅此而已,粗略皮毛。

果然粗略皮毛就是粗略皮毛,阿拜楼叹气,他的手刀根本穿不过尤里斯可怕的肉身。

就像打在一团弹力的橡胶上。

这可是能够劈碎岩石的拳掌功夫。

可惜,这时候的阿拜楼并没有意识到在这个世界,单纯的劈碎岩石并不算强大。

这一记手刀显然激怒了尤里斯,它的缠绕力度骤然强若巨蟒。刚才不过是尤里斯不知道用怎样的力度来对这些的生物。

现在它知道了,就用力,用力把这些生物捏出血便够了。它可能看不到血的蔓延,却能清楚的闻到血的味道。

阿拜楼胸口剧痛,忍不住喉咙发甜,被挤压出一大口胃液。

这东西在大海里很脏,但是阿拜楼顾不上考虑这些了。

他必须想办法自救,昔日强大如传的美人鱼派不上用处。

而且他也想知道,他的极限在哪里。

阿拜楼就是要不断的寻找自己的极限,并以此强大。大海总是比大陆更可怕,如果他适应了大海,那么陆地也不会成为困扰的。

至于杀饶技术,那些东西早就刻在他驳杂的脑海记忆中了。

人是最不可怕的东西了。你人心?阿拜楼能做到比他们更可怕。

刚才动用斗气的时候,阿拜楼传统的内力也被斗气牵动了,两者没有融合,但是阿拜楼想试试,这个世界的斗气是否真的可以和地球上古老的内力结合。

是威力更弱还是威力更强?

这种慢慢变紧的窒息感越来越浓厚,阿拜楼不再犹豫,直接将斗气和内力掺在一起用手刀爆发而出。

这两种力量同时使用差点让阿拜楼惨叫出声,他怎么也没想到斗气和内力虽然能同时用出来,却疼的让他差点昏过去。

肌肉痛。

骨头痛。

两者成为一样的剧痛折磨阿拜楼,也给了他无可比拟的破坏力。

举起手掌的阿拜楼狠狠地砸在尤里斯的触手,在这只鱿鱼一声痛苦的尖叫以后,阿拜楼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撕心裂肺的剧痛和彻头彻尾的死亡他会选哪个?不用大家也知道。

阿拜楼从不等死,要等死的只有阿拜楼的敌人。

第二只触手落地。

尤里斯是个认知尚不完全的野兽,它有八条触手。

阿拜楼已经斩断了它两只触手。

它剩下的六只触手会从哪里攻击过来,阿拜楼心中有数了。

鱿鱼本身是不喜欢一只一只触手攻击的,它们会用触手瞬间包围猎物,使其瞬间成为一张牢固的大网。

然而尤里斯还是很聪明的,知道像人类这种型猎物,用触手之网不一定困得住。所以尤里斯的像长枪一样,意图将烦饶猎物刺杀。

第一根触手。

第二根触手。

第三根触手。

第四根触手。

第五根触手。

第六根触手。

阿拜楼眼前一亮,机会来了。

他向后迈步,抓住地上的一把鱼叉,有武器总比没武器的号。阿拜楼有些感谢这艘沉船,留给他了一堆武器。

要是没这些武器,他也束手无策。

现在是反击时刻。阿拜楼正要出手,结果在下一秒脸色大变。

非要的话,那是彻头彻尾的绝望。

因为他发现,那被他切断的两个触手在某一瞬间已经愈合了。这是能够随心所欲的愈合伤口?阿拜楼意识到这件事情非常恐怖了。

地球上生物固然有恢复能力强大的,却也没有如此离谱的愈合能力,越是巨大的生物,出现伤口就更难以愈合。

他犯了常识性错误,他把尤里斯当成了一个真正的鱿鱼,忘记了这是异世界。

如果这里有剑与魔法,那拥有超级的,宛若超级生物一样的能力也不稀奇。

啊,战斗可不允许丝毫差错。

阿拜楼认命了,这个错误是致命的。

八根触手在他的身后成为一张难以迈过的网,而他也无可奈何的等待尤里斯张开它丑陋的嘴。

对方的食欲阿拜楼从一开始就感受到了。

他再次被触手缠绕,卷送进口郑

卷送进兽口是第一次。

阿拜楼在混沌海的时候还没有神智,只知道继续待在这里迟早有一会死的。

早就接受了死亡,现在又有些不甘心。

尤里斯的胃液腐蚀美人鱼给阿拜楼拿来的衣物,感受窒息的沉闷时,阿拜楼摸到了鱼叉。

“这家伙居然连武器都吃?”阿拜楼苦笑。

等等,武器?

这鱼叉的锋利度不足以刺穿尤里斯坚硬的胃袋,但是附着斗气呢?

被教廷坠海的魔女临死前可没教阿拜楼怎么用斗气附着武器。现在可以毫无头绪,一头雾水。像这种和身体没有任何共同之处的武器怎么用斗气送进去?

如果谁把内力送进武器,会被地球的武术家笑话是疯子的。

但是斗气可以,斗气和内力都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催发,阿拜楼还没来得及多想,斗气就已经进入了武器。

当斗气进入武器,就打开了一个缺口,内力居然紧随其后,像催化剂般的催动斗气的膨胀。

阿拜楼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什么东西打开了。

斗气和内力在融合,在交融。

要是泛大陆的武斗家看到阿拜楼一定会大呼才。

是真的才,在没有任何人教的情况下,居然学会了高阶的斗气使用方式,直接将斗气附着到了武器上。

更重要的是,他还诞生了象征真正强者的门槛。

光环。

蓝色的光环在尤里斯的胃壁里闪耀旋转,逐渐扩散。

阿拜楼不想要它继续扩散,这种心情刚刚升起,光环就迅速缩于脚底。

这来到近海的第三个年头,阿拜楼终于学会了使用斗气,在这生死关头学会邻一个光环,步入真正强者的行粒

尤里斯还没来得及享受捕食猎物的喜悦,肚子便一阵剧痛。当它刺耳尖叫之时,肚子里便喷射出墨汁。

一支鱼叉在它的顶端刺出。

阿拜楼的脚下踏着光环,感受着大海与他融为一体的超级快福这份力量撞击着他的四肢,简直就是在告诉他可以不断的挥霍这份力量,只要他想,这些力量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他即是海啸。

他即是真正的大海之王。

“胆敢与我为敌,就在这深渊中永恒的成为尸体。”

阿拜楼怒吼,这可能是他来自这世界以后最大的声音。

这份力量在地球无法想象。

这就是大海的力量。

尤里斯的尸体不在挣扎。阿拜楼拿着鱼叉,用油绳将鱼叉相连。阿拜楼带着尤里斯的尸体向上游去。

在尽头,阿拜楼看见还在茫然哭泣无助的珍珠。

“你逃出来啦。”见到阿拜楼平安无事,珍珠开心的喊。

“逃出来?”阿拜楼摇了摇头“不,是杀出来。我会保护你们的。”

这是阿拜楼第一次对美人鱼保护。

“我本来应该只保护海尼亚的,但是我发现美人鱼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种族。”阿拜楼的声音有与年龄截然不同的成熟。

“我会保护你们的。”阿拜楼重复。

izidiqiudeowang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