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正好我们的陛下也来了。”蜂后故作惊喜状。

教廷来肯定不是好事,本身钻石雨果与教廷就是敌对状态,蜂后和夏玛莎故意恶心了教廷一下。

在这么冷的气里穿着秋装等了半肯定相当痛苦。

教廷带头的人听阿拜楼来了,摘下了兜帽。

“呵呵,阿拜楼,好久不见了。”法拉尔吐着白气。他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这家伙只学到了你的表面。”混沌一眼就看穿了法拉尔的本质。“真不知道他是你的追随着还是敌人了。”她。

“他自称为老师的宿担”夏玛莎。她没有放低声音,这就是魔力灾厄的风格。这群教廷来到钻石雨果,阿拜楼愿意让他们活着回去已经是莫大的仁慈了。

法拉尔听见夏玛莎的言论,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

夏玛莎并没有回避眼神,反而与法拉尔的目光激烈碰撞。

那些穿着白色斗篷的盛典军的铠甲在哗啦作响,阿拜楼吩咐仆从给这些教廷上热水。

那些教廷的骑士倒了一声谢,端庄的喝着水杯里的热水,温暖的热气驱散了之前寒冷。

“这次来是为了给浮空学院的开学送上贺礼。以及希望能派出一位留学生留在贵学院。”法拉尔笑眯眯的“早就听闻浮空学院海纳百川,应该不会介意一位神学院的学生吧?”

泛大陆还是有很多学院的,没有什么硬性标准,所以良莠不齐。

如果在浮空学院之下,还有什么学院能够和浮空学院并肩排列,那么玛利亚神学院首当其冲。

这是教廷规格最高的神学院,教导神学、斗气、神术以及魔法。泛大陆也是知道人才的重要性了,只是不同于浮空学院,玛利亚神学院更加严格,一切都是军事化管理,而且必须接受教廷的信徒测试才能入学。

当浮空学院的新政策出台后,教廷真的很不理解浮空学院收学生范围这么广有什么好处。

“要是阿拜楼陛下愿意,我们也可以收下你们的学生,作为交换生。”法拉尔。

“没必要,我不想我的学生耽误前程,神学院这种东西差太多了。”阿拜楼瞬移到法拉尔身后,没人看清他是怎么过去的,“随便来,我无所谓,比起这个,我更对你手里的战书更有兴趣。”

“战书?”夏玛莎眉头一皱。

“哦——陛下不要急。”法拉尔打开文件,“这个东西就是战书了,当然只是友好的切磋而已,希望钻石雨果能在开学前与我们的学生进行一场对战。”

“这个没问题。”阿拜楼又回到了自己的作为,随手又拿出一张纸,“那么这个呢?神学院希望与浮空学院在一年以后进行一次较量?”

法拉尔脸色一变,那张信封不是现在用的。他连阿拜楼什么时候把那封信拿走的都不知道。

只是现在被阿拜楼先发制人,他也要接下来。

“这件事情,呵呵,还是让我看看你们的学生的水平到底如何以后再吧。如果神学院太差了,我们也没什么好切磋的。”阿拜楼。

“当然可以,那就明午时。我的孩子不会让陛下失望的。”法拉尔自信的。

那个一直在他身后带着斗篷与银面具的孩子摘下厚厚的伪装,露出原本的脸。

“对吧,阿提密斯。”法拉尔笑着问。

“我很想领教钻石雨果的能耐。”阿提密斯也毫不客气的。

阿拜楼的手不自觉的捏紧了信纸,将它捏的皱皱巴巴。法拉尔见到阿拜楼的脸色,忍不住笑出了声,终于在阿拜楼这里占到了一点便宜了。

这混蛋,已经知道了我拜楼讨厌什么了。阿拜楼想着,却很好的压制住了怒火,只是让法拉尔看到他自以为能看到的一面。

“就这样。”法拉尔站起来,“今已经够了,大家在冷风里等待的太久了,明我们就在擂台见吧。晚安,我尊敬的阿拜楼陛下。”

法拉尔的语气无不讥讽。

教廷的队伍哗哗啦啦的离开了。

“这家伙嘴真欠。”夏玛莎皱着眉头“或许我们可以让他永远回不去。”

“不行,钻石雨果还没资格和教廷硬碰硬,绝不可以让法拉尔成为教廷进攻的导火线。”阿拜楼。

浮空城固然可以随时离开,可是真的爆发战争了,抛弃已经拥有的领土,着实会元气大伤。

“又是阿提密斯,仿佛阿提密斯已经成了教廷的工具。”夏玛莎气呼呼的“那家伙是个厉害人物,本不应该遭到这样的下场。”

“那家伙走了。”蜂后送完教廷的人,脱下自己的伪装。

“你为什么伪装?”夏玛莎问。

“我和那个法拉尔的圣骑士见过一面,我现在还不想暴露自己。”蜂后。

混沌一直没话,只是静静地坐在角落的阴影中,没有人注意到她。

“没有什么异常。”混沌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我闻到了神使的味道,可是我不知道他们谁被附身了。”

“明再继续看。”阿拜楼。

“嗯。”混沌慎重的点点头。真如阿拜楼所的,教廷必有其阴谋,混沌相信她能发现的。

她一点都不怕和教廷对抗这种事,倒不如她还有些期待。尽管至高堂的众神一直看不起凡界的自然神,但是混沌深知两者之间并无差别。

至高堂对自然神就好像城里人看乡下人一样。

想到这里,混沌脸上有了玩味的笑容,这一次没准也是让这些至高堂土着吃亏的好机会。

“可以回去了吗?”混沌问。

“回去吧。”阿拜楼点点头,教廷看样子还没打算做手段。

“你就不怕你是多虑了吗?”混沌笑着“那样会不会有些丢人呢。”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阿拜楼。

“大道理一套一套的。”混沌笑着。

“好冷,我想吃热乎乎的东西。”一走出门,混沌就缩着肩膀哆嗦着“不行了,真的太冷了。”

热乎乎的东西?

阿拜楼想了一下,不如就吃那个吧。

正好白的晚饭还没做,现在赶回去应该还来得及。

赶回芽风庄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人正在客厅休息了。白正在厨房剁着叶子。

“今冷吗?”阿拜楼。

“呼呼呼,格外的冷,感觉要下雪了。”莉莉还没从冻僵里缓过来,“我在蓝宝石和雅兰的时候从来没觉得这么冷过。”

“那就吃点暖和的。”阿拜楼。

“老师,你要动手做饭了吗?”艾露恩问。

“当然了。”阿拜楼笑着。他自己也有点馋了。到底,冷的时候就要聚在一起吃火锅。

这些人还没吃过火锅,而且做起来也不麻烦。

“白,先别切菜了。”阿拜楼走进厨房。

“诶?陛下,怎么了。”白问。

“去联系后勤带一块牛肉过来,大一点。”阿拜楼拿着铁锅“让柏丽儿来陪我。”

“好的。”白放下还没切完的菜,芽风庄人挺多的,这些菜还只是切了一部分。

要做丸子应该也不难。阿拜楼想。

他不要皇宫,但是特别嘱咐了,一定要多存一些食材,吃是不能够敷衍了事的。

“柏丽儿,我打算让你重新开一家月光亭。”见到柏丽儿进来,阿拜楼才开口。

“啊!原来只是这个事吗。”柏丽儿受宠若惊。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事。”阿拜楼苦笑“别太过分解读我的话。”

“我需要做什么吗?”柏丽儿问。

“那就把月光亭做成钻石雨果最大的酒店吧。”阿拜楼。

“酒店……”

“没错,要让它成为别人来到钻石雨果后第一个想要入住的地方,让月光亭成为代名词。我知道这件事很难,不过我不着急。”阿拜楼笑着。

柏丽儿的能力不应该只当一个贴身女佣,她更加八面玲珑,比起白,更适合当一个管理者。这可能来自于她生受到的贵族教育。

可惜啊,身为奴隶的那段时间让柏丽儿错过了提升斗气和魔法的机会。当这些东西荒废以后,就再也重拾不起来了。

“好。”柏丽儿如释重负,“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一个奴隶被抛弃,可就真的无处可去了。”

“我过,你早就不是奴隶了。”阿拜楼皱着眉头强调,“钻石雨果不允许有任何一个奴隶。”

“抱歉……”柏丽儿道歉。

阿拜楼并没有生气,而是继续弄着手头的事情。泛大陆没有鸳鸯锅,临时造锅也有些麻烦——芽风庄的住户来自各个地方,他们的口味也不尽想同。

东南联盟出身的口味清淡,偏北的喜欢吃较为重口的食物。

“陛下,你真应该当个厨师。”柏丽儿笑着“整个泛大陆,没有人比得上你厨艺精湛了。”

“那可不一定。”阿拜楼摇了摇头,一锅香料已经被他放入锅内。

“好香,这是放了什么油吗?”头顶着一大块包裹白布牛肉的白问“我把牛肉带来了,还有一大堆陛下要的——”

izidiqiudeo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