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诅咒生效了,高塔精灵的心被掏空了。可是这一刻她并不恨诅咒她的魔女,那些不过是语言上的诅咒,真正下达诅咒的,是她之前所信奉的,愚蠢的“正义”。

是她自己诅咒了自己。

阿拜楼甚至提醒过她,别再做愚蠢的事情了,照顾好自己的妹妹。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魔女?”阿拜楼眯起眼睛,没想到这个芬娅居然也是魔女,所有人都被她瞒过去了。

这孩子居然本身就是个魔女。

“我不是说让你乖乖的等我回来吗?”高塔精灵痛苦的说。怀中小小的身体失去温度,眼眶中插着箭矢。

看来高塔精灵并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是魔女。

普通的修女可不会出现的这么无声无息为自己的姐姐挡下致命的一箭。

“箭是你们射的?”莲莉出现在两个偷袭者的后面。

箭虽然是在里面射出来的,可是拉弓的人却在外面。

“魔女?你怎么发现我们的?”隐蔽者疑惑的问。

莲莉在趴着的两个人的中间,笑着说“这些重要吗?因为你们要死了。”

她的掌心召唤出两个冰锥,狠狠地刺进两个人的后脑,将两具尸体钉在曾经的地方。

涔涔的鲜血流淌成河,渗进泥土。莲莉冷酷的眼睛越发冷酷。

可能是见惯了生死,芬娅的死亡没有让莲莉动摇,若是有谁见过地下室的那些姑娘的惨状,心便会变得铁石心肠了。

她们若是单纯的满足xg欲便已经算好了,更多的时候还要满足破坏欲和掌控欲。

“这是你的罪。”阿拜楼冷冷的说“给我好好承担下去,近卫,别让你妹妹白死。”

他的镰刀极速挥动,仿佛蜘蛛在空中织网。

十个缉捕队,瞬间被阿拜楼杀死五个,剩下的五个跌落在地,可阿拜楼并不在意自己是否杀死了他们。

这些弱者再多也只是蝼蚁罢了。

(这些活下来的缉捕队正是之后在凡赛尔惊变中攻击阿拜楼的人。)

第九个也被救下,高塔精灵杀死了主教。心中这么痛苦的她也没有像这群混蛋折磨其他人那样。

“你们对芬娅做什么?”高塔精灵拦住正在冻结她妹妹尸体的莲莉。

“她已经死了,尸体留给我们。”阿拜楼说。

“你休想。”高塔精灵正在疯狂的边缘,阿拜楼这么一说,高塔精灵根本忍受不了。

“将军大人是希望能够保存你妹妹的尸体,或许有朝一日能够复活她。”莲莉解释说。

那个时候的阿拜楼行事风格过于猖狂与冷酷,所以那时候的阿拜楼很容易四面树敌。他在树敌的同时享受自己的强大,这令他感到愉悦。

现在的阿拜楼倒是不会回到那个时候了,内敛比想象中的轻松,尤其是这份内敛过后突然显示出来的强大,更加难能可贵。

“你真能复活芬娅?”高塔精灵皱着眉头说。

“你妹妹的死,难道不是你犯下的错吗?即便如此,你也不愿意赎罪?反而来质问我这个拯救魔女的人。”阿拜楼冷笑。

“再说一次,芬娅不是魔女,她只是个普通的姑娘。”高塔精灵说。

“你应该感激你妹妹魔女的身份,这样才有机会被我们拯救。”阿拜楼抱起已经僵硬的芬娅,“她在背地里为何成为魔女,你估计根本不懂。”

那是很长的计划。

“我愿意为了你而战。”高塔精灵喊住准备带人离开的阿拜楼。爱琴国的军队涌入城内,阿拜楼带着他的魔女们,将刚刚被救出来的姑娘挨个送进马车里。

这些人并不全是魔女,还有一些只是普通的平民,或许稍有姿色,或许只是忤逆了这里的教廷。

纵使知道并非所有神殿都这样,可这幅惨状,又让阿拜楼怎能不愤恨教廷。哪怕十座里面有一座这样,也应该让所有教廷存在的痕迹消失。

在那之后,高塔精灵就在爱琴国为阿拜楼而战了,她是阿拜楼为数不多的得力战将,越是兵力悬殊,高塔精灵的军队就越是强大。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意识到了悲剧的根源。

“别再去杀人了。”

“这些钱我不想用。”

“那不是我们该做的事情。”

芬娅数次的劝说都无功而返,反而被高塔精灵当成担忧她而说的话。

“我不会有事的。”这是高塔精灵每次安慰芬娅说的话。该死的啊,她真是是个傻瓜,芬娅担心的并不是她啊——她越是为了让芬娅放心而表现出对信仰坚定,芬娅就越是不敢告诉她真相。

实际上芬娅早就知道她的姐姐是一名魔女捕手了。

而她却因为高塔精灵的表现而不敢说“我是一名魔女”。

她害怕失去高塔精灵这个姐姐,哪怕被姐姐杀死,也没有失去姐姐的信任令她痛苦。

所以芬娅刻意选择了死亡,而不用面对那尴尬的人生。

魔女妹妹与魔女捕手姐姐,还真是相爱相杀的命运。听起来很唯美,却异常的残暴血腥。

“我过了五年才知道真相,居然还是我的敌人告诉我的,我的人生一败涂地。”高塔精灵泪流满面,芬娅的尸体已经交给了阿拜楼,虽然不知道他会用魔女的尸体做什么,可是高塔精灵相信阿拜楼对魔女的用心程度。

毕竟他为了魔女而挑战了庞然大物教廷。

像她这样的人,在教廷都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而已。

“现在知道还不晚,我会试着救下那些尚未死去的,还有已经死去的魔女。”阿拜楼说。

他就是为此而行动的,因为在他的背后,还有钻石雨果以及福克斯,那些魔女的尸体,早在阿拜楼十年之后的计划里了。

他只要按照计划行动……

只要一切不出意外,那么那些看似遥不可及的总会一点一点实现。

当然,前提是不出意外。

在高塔精灵追随阿拜楼的这两年里,随着阿拜楼名声的增大,战斗也变得越来越危险,越来越极限。

适应了这份不断变得危险的工作,高塔精灵可能会因此变强。但是适应不了,那最终的结果就是死亡。

在最高塔精灵后一次掩护魔女撤退战斗的任务中,她战死了。

一个人在当地有名的地狱峡口挡住上千名盛典军,从午时战斗到落日,因为力竭而被人一枪刺穿心口。

跟着阿拜楼奋斗的高塔精灵,对阿拜楼而言早就是战友了。

当阿拜楼急匆匆的过来支援时,高塔精灵已经死了,那些骑士看都没看高塔精灵的尸体,正准备绕过她继续追击阿拜楼的势力。

“你们不用找我了,我自己来了。”在一场惨烈的屠杀过后,阿拜楼用死灵术召回了高塔精灵的灵魂。

这真的不是他有预谋的行动,阿拜楼不希望高塔精灵死掉。

“我的一生在牺牲中度过,我已经无怨无悔了。”高塔精灵说。她失去了信仰庇护,被打入冥界是一定的。

“你还没做完你的事情。”阿拜楼愤怒的说“我还要复活芬娅,难道你就甘心比芬娅更早的进入冥界吗?你难道不想再见一次芬娅吗?”

高塔精灵的灵魂被问住了。

“我不想死,是你说能够复活芬娅,我才坚持到现在的,阿拜楼!你懂这份羞愧欲死又带着希望战斗的心情吗!我害死了那么多像芬娅一样的魔女——她们对于别人来说,是不是也是某些人心里的芬娅?因为这个,我夜不能寐,噩梦缠身。”高塔精灵试图抓住阿拜楼,身为灵体的她只能与阿拜楼擦肩而过。

确认自己真的死了,高塔精灵心里越加痛苦,她能感受到死神正在向她逼近。

太晚了,高塔精灵的灵魂已经离体,她又不是魔女,阿拜楼并没有教廷那种让死者复活的本事。

“你愿意不再以人类的姿态继续为我服务吗?”阿拜楼问。

“只要能活到那一天,成为亡灵我也愿意。”高塔精灵坚定的说。

“好。”阿拜楼点头。

芬娅的一部分残魂,加上“近卫”的全部灵魂,正好满足了成为魔法生物的条件。阿拜楼使她沉睡,直到放入高塔之下的能量核心里唤醒。

“佳丽雅。”阿拜楼呼唤。

“你从此不再是近卫,也不再是佳丽雅,你是高塔之下的管理员,我将你命为高塔精灵。浮空城一日不陷落,你就一日不得停止工作。”

“你要继续牺牲,直到芬娅苏醒,你的罪孽便得到还偿。”

……

阿拜楼看着用了很久才复原出来的小拇指,心头有些绝望,他以为复原很简单,他出马了以后也不会成为太难的事情。

然而他想错了,这一节小拇指不过是最简单的部分,高塔精灵的复原工作遥遥无期。

他当初把高塔精灵带到能量核心的时候,并没有想过高塔精灵会出事情。

能量核心?仿佛一道电光直击心头。

“把高塔精灵的碎片全部带到能量核心!”阿拜楼吩咐复原组,他摘下复原用的手套,兜里装着刚刚复原好的高塔精灵的小指。

这一次她一定会复活。

izidiqiudeo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