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拜楼放下手中的东西,前往梅港东部码头,军舰已经排好了阵形,只要美人鱼一声令下,就会用陆地史上前所未有的船速前往琉根岛,并且它将很快变成琉跟群岛了。

没错,美人鱼已经在梅港等待了,她们既然决定会为了大陆出一份力,就真的会言出必行的,这就是美人鱼。

梅港聚集着联合舰队三分之一的军舰,一眼望去,几百艘军舰无边无际,如同黑色的钢铁城墙,当它们整齐的排列的时候,梅港的海浪都静止了。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觉得不够,娜迦的数量太多了……而且我坚信娜迦一定有更厉害的秘密武器,作为联合舰长之一,我依旧认为海战的前景并不乐观。”格因在阿拜楼面前会主动掐点香烟,不让烟味冲到阿拜楼,可他为何对阿拜楼这么尊敬?谁知道呢,阿拜楼也想不出来。

格因在别的国王面前可从来不主动掐掉香烟。

就像上次遇到洛忒王,洛忒王的侍从怒斥格因:“掐掉你的大花麻,别让那肮脏的味道沾在高贵的洛忒王身上。”

就算这样,格因也是深吸了一口香烟,把烟彻底吸掉才把它扔在地上,象征性的狠狠地踩了几脚。

非常的不敬。

但他是联合舰队的舰长,隶属于王上会,就算是洛忒王也没资格惩戒他。

“你会后悔的。”被扫了面子的洛忒王也只能如此回敬而已。

“娜迦的全部实力还没拿出来,陆地联军有海战用的钢铁怪兽,娜迦有何尝没有用来战争的海底怪兽呢?”阿拜楼认同格因的话,居安思危、未雨绸缪,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该干的事情。

“说了这么多,美人鱼小姐们应该已经来了。”格因笑着说。他对美人鱼充满敬畏,大海凡是海上讨生活的人都会对美人鱼有应有的敬畏,在海上男儿眼里,美人鱼就是大海的护身符,是大海的象征,与其在海上敬畏神秘,更不如去敬畏美人鱼。就连格因自己,都带着一条美人鱼护身符。

只不过现在,已经被真正的美人鱼祝福过了,格因握着那条自己爱惜到了极点的项链。

海尼亚带着几个美人鱼出现在联合舰队的海面中,瞬间让本就吵闹的码头又混乱了几分。美人鱼独特的美丽让气血方刚的男人们呼吸急促,却有不敢有丝毫逾越,毕竟美人鱼更像是他们的“神女”。

要换成平常,早就口哨明亮了,那些有小心思的人,也被他们的同伴拉回去痛揍了。

“该死的,不许侮辱美人鱼。”

“这里的气氛还算可以,至少没了那些有占有欲的眼神,我不希望我的美人鱼被人当成珍稀物种观赏。”阿拜楼来到码头边上笑着对海尼亚说。

“我也喜欢这里,很多人对我们更多是善意,而非恶意,之前那个现世仪式我都快受够了。”海尼亚握住阿拜楼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笑咪咪的说。

入手冰凉,又像果冻布丁那样软嫩。

周围的海军看不下去了,议论纷纷。

“那家伙谁啊,居然和美人鱼那么亲密?”

“看着有点生气啊。”

“我是不是也有机会了?”

格因抽搐着嘴,这里说话的全都是他的兵,他有些尴尬的说:“这位是雨果的皇帝,你们这群不识相的赶紧给我去一边搬东西,别在这里看热闹,谁要再停在这里,我就让他去刷海尼克斯号的甲板,一个人!”舰长开始轰人,海军们就不好再继续看下去了,再者说了,海尼克斯号是这里最大的船,谁都不想一个人刷它的甲板。

“鹦鹉石……我不是让你去迷雾白沙休息了吗。”阿拜楼疑惑的看着露出半个脑袋,像做错了事一样的鹦鹉石。

“我劝过她了,但是鹦鹉石不听哦。她也说一定要来一下,至少在和陆地沟通的时候让她帮个忙。”海尼亚说。

“你会累坏的。”阿拜楼皱眉,“那些事情交给我就好了。那你就跟着迷雾白沙的姐妹们一起构建琉根群岛吧,这个可爱比处理公事简单的多。”

“别。”美人鱼探出身子说:“陆地上的事我不放心。”

“这是美人鱼之王的命令。”阿拜楼气势一变,高高在上的说:“你太不听话了。”

海尼亚在一旁偷笑,没有掺和进来的意思。

“好吧。”鹦鹉石噘着嘴说。阿拜楼都这样说了,她最近都不用再处理那些繁琐的公事了。

鹦鹉石是个不会休息的人,总想给自己找一大堆事情做。

距离启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海尼亚就给阿拜楼讲现世仪式之后美人鱼们的感受,有些人鱼喜欢抛头露面的感觉,有些讨厌人类的视线,有些紧张,有些害羞,但总体上来讲,大部分美人鱼都不太喜欢继续和政治打交道了。

“她们说娜迦被击退以后就搬家,迷雾海眼留给大陆来看就好了。反正大海很大,美人鱼有很多事可以做。”海尼亚轻飘飘的甩着尾巴说。

“这样也好,这个本来就应该是大陆上的事情。”阿拜楼点头说:“我同意你们这么做。”

“像迷雾白沙那样的地方可不好找啊。”

“大海很大也很深,美人鱼就隐居下去才是最好的。”

“嘻嘻,和我想的一样。那些孩子有些太单纯了,每天为她们不要被欺骗烦恼真的很累。”海尼亚偷笑。

特有的香味缓缓传进阿拜楼的鼻子,他扭过头,正对上金梅尔那双金黄色的眼神,正炯炯有神的看着与美人鱼对话的阿拜楼。金梅尔走向前,有礼貌的行了一个礼。

“美人鱼阁下们,你们好。我是兽人族的狮心公主金梅尔。”金梅尔快速清晰的说。

有一点阿拜楼必须承认,金梅尔的贵族礼仪学习的比一些人类还要好。对人类来说,贵族礼仪各有不同,是能使自己的格调上升的重要东西。礼仪学是个大学问,每个国家都不同,面对不同国家的时候,能够看到不同的贵族互相行着不同的贵族礼仪。

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夏玛莎才讨厌繁琐的贵族礼仪吧。

“在美人鱼面前不用行礼的,金梅尔公主。我们其实并不在意这个。”海尼亚说着,也回了一个礼,“你看,我没有脚,回礼很不方便不是吗?”

金梅尔不再保持公主的姿态,学着阿拜楼把腿脚搭在码头边,“既然海妃阁下这么说,我就真的不客气了。保持贵族礼仪是很累的。”她金黄清澈的眼睛认真的看向海尼亚说:“我来这里是出于好奇心,我马上就会离开的,希望没有打扰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