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躲开!”鱼尾喊了一声,作势想要推开莉莉。长六米的巨鲨经常会出现在海面上攻击渔船上的人,是渔民异常头痛的海洋猛兽。只是怎么会攻击军舰上的人?鱼尾虽然心头迷惑,可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做出了反应,伸手去拉莉莉的胳膊。

谁知莉莉笑着点了点头,躲开了鱼尾的手。

鱼尾心惊胆战的看着巨鲨的嘴越来越大,因为她离莉莉越来越近。

“不必担心的哦。”莉莉说。

巨鲨被扔在地上,阿拜楼从海中出来,身上散发着水蒸气,连同海水的盐分一起祛除。

“夏玛莎,你的脾气怎么还是管不住自己?”阿拜楼把鲨鱼扔到甲板上说:“这只鲨鱼比较好吃,鱼尾,把它送到厨房交给厨师。”

刚才在海底的时候,阿拜楼就看到魔法在海底爆发,差点砸在莉莉的头上。不用想也知道是夏玛莎做的好事。

“好的老师,我会注意的。”夏玛莎一脸笑容,之前的焦躁一扫而空。

这些天鱼尾第一次见到夏玛莎没有摆出一副阴冷的脸,这一切全都是因为阿拜楼回来了。“怎么说呢……这是嫉妒?还是羡慕?”鱼尾不由自主的心想:“我真的比不上他吗?”

鱼尾和几个水手正呆呆的看着这条大鲨鱼。和青鱼一样,菲特康鲨鱼也是一种珍贵的海洋食材,倒不是说它有多么少,而是这个鲨鱼异常凶猛,极其喜欢攻击人类,在抓到它之前,别被它咬死就已经是万幸了。

“还真大啊。”水手敲了敲鲨鱼的脑袋,发出“咚”“咚”的回音。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菲特康鲨鱼,他也是渔民出身,早就听闻这种猛兽是真正的海上男儿才能偶尔捕获的猎物。

“别看海里那么凶猛,到岸上和死鱼一摸一样。”鱼尾说话期间已经绑好了绳索。

“等下!”水手拦住几个人要抬的动作,小心的扒开鲨鱼的巨口,确认它没有任何动作后才安心的松了一口气,于是在几个人目瞪口呆中拔下了菲特康鲨鱼最标志性的牙齿。

心满意足的水手在几个目瞪口呆的水手眼皮底下把这枚牙齿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末了还拍了拍口袋。“这次我回去就能告诉他们这枚鲨鱼牙是我猎上来的,到时候肯定有很多小姑娘觉得我帅的。”水手哈哈大笑。

“混蛋!”几个水手扭成一团,“把大牙还出来。”

“想都别想。”被压在底下的水手捂着口袋大喊。

“这个就由不得你了。”鱼尾笑着,把罪恶的手伸向水手紧紧捂住的口袋。

夏玛莎无奈的看着耍宝的一群水手说:“唉,幼稚。”

“你比他们还小……”阿拜楼笑着说:“他们是幼稚,可你更像一个熊孩子。”

“喂,我不能当做听不见。”夏玛莎爬上阿拜楼的后背搂住阿拜楼的脖子,她用的力气很大,但是对阿拜楼来说就不算什么了。

吵闹的夏玛莎咬着阿拜楼的耳朵,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几年前你也是说一星期就回来,最后一星期变成了好几年。”夏玛莎冷冷的说:“你是个骗子,一星期骗子。”

“好好好,那次的确是我的错。”阿拜楼把夏玛莎从身上拿下来,一股热流钻进夏玛莎的小腹,“来月经就不要再来甲板上,你是魔法师不是斗气职业,还是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体的。”

“就算这样你也改不了你在我心里骗子的事实。”夏玛莎说。

“艾露恩,给夏玛莎穿上厚的衣服,别穿这么少来到甲板上。”阿拜楼说,假装没听见夏玛莎的抱怨。“等你换了衣服再来甲板,要是着凉了到了琉根群岛可没人照顾你了。”阿拜楼说。

“我不听,我不听。”夏玛莎被艾露恩拖着走回船舱。

“听老师的话,夏玛莎。”艾露恩说。

“呜呜呜,反正你是老师的女人了,当然随便说这句话了。”夏玛莎抱怨。艾露恩满脸黑线,叹了一口气,从袖子里钻出藤蔓把夏玛莎捆的严严实实的,干脆就把她拉回船舱了。

这孩子现在心情复杂,干脆就让她在房间里待到琉根群岛好了。艾露恩默默的用藤蔓捆住房门。

失控的夏玛莎……艾露恩琢磨了一下,就不想继续想下去了。她给凡赛尔添了不少麻烦。

老乔治手里攥着海图,显然一听鱼尾说阿拜楼来了,就赶忙赶过来了。一见到阿拜楼,老乔治脸上就是关不住的喜色。“你赶上了,夏玛莎这个小姑娘一直不让我们走,非要等你一起来。”老乔治笑着说。

“哈哈哈,她一直都那么任性,抱歉了。”阿拜楼说。

“没有,我也想等你回来。”老乔治挠了挠头,尴尬的说:“你们师徒两个还真像,各种方面都是。”

“任性这方面吗?”阿拜楼笑着调侃。

“我不否认。”老乔治把海图交给身边的水手,“我看到你带来的菲特康鲨鱼,嘴馋了不少,不介意去喝几杯酒吧。”

“当然不介意。”阿拜楼说着,对于虚空说:“星妮,你喝吗?”

“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星妮幽幽的说。

“怎么会呢。”阿拜楼说着,让莉莉把行李里面的酒瓶拿过来,碧蓝色的瓶子贴着一张漂亮的郁金香,“为了喝这瓶酒我可期待了很久。”

老乔治瞪大了眼睛说:“蓝宝石的国酒!蓝色郁金香?世界上最好的花酿烈酒!”身为海军的他没少接触这种酒,不过每次都是别人喝他看着而已,他没有格因那么老的资历,更没资格上他们的餐桌。

“是啊,这瓶酒来历更没那么简单。国窖百年的老酒,别告诉我你顺便抢劫了蓝宝石的王室。”星妮欣喜的拿起酒,看到王室印章后说。

“当然不是,蓝宝石总会有人愿意送我礼物的。”阿拜楼说。

“比如乔茨?”星妮调侃说:“不过那姑娘的确是个好姑娘。”

乔茨夫人是好姑娘?老乔治琢磨了一下,打算装作没听见。这俩人说话的世界他不懂。

“迟早有一天我会真的抢劫蓝宝石的王室的。”阿拜楼自信的说:“到时候那里面的酒全都是咱们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钻石雨果可没有好入口的酒。”星妮高兴的说:“破开他们城门的时候,我要第一个进去。”

“如你所愿。”阿拜楼、星妮、老乔治已经走到了餐厅,一条被切割的鲨鱼摆满了餐厅的厨桌,一群水手眼巴巴的看着厨师料理这条听过没见过的高级食材,口水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