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扔出的药水撒在地面上,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只有踩在上面的亡灵似乎受了一点影响。

这种东西没有意义啊,船长失望的看着撒了一地药剂,再次吩咐:“准备撤……”

莉莉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嘴里念着咒语:“伟大神柱祛除邪恶。”正是魔女的方式,不用念出神的名讳,就可以窃取神的力量。

“这……这是?”船上的人大跌眼镜。

咒语念完,奇迹发生了,落在地上的液体,开始蒸腾,无数雾气好像燃烧的火,灼伤着亡灵。

没有痛觉思想的亡灵此刻居然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神职?”羽毛疑惑的看着莉莉。“她之前不是……魔法师?算了无所谓了,魔法我真的不懂。”

确实,魔法师属于比较神秘的职业,层出不穷的手段方式可能连魔法师自己都认不全。何况三个佣兵。

那些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

莉莉松了一口气,刚才配置的药水是她第一次配置,是教廷用来驱逐低劣亡灵的高级药剂圣光唤醒,她和大副加快速度,失败了两次才配置完成,可惜……

莉莉看着其他人悲痛的表情,知道自己来晚了一步。

“对不起,莉莉来晚了。”莉莉低头道歉。

船长吓得赶紧摆手:“不不,你没错,我甚至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莉莉药水的作用开始显现出来了,它像一面墙横在了亡灵的必经之路,凡是冲过来的亡灵,除了当即死在雾气里的,大部分都受到了削弱。

行动变慢,比起刚才的气势汹汹的尸潮现在软绵绵的不像话。

压力减小了很多,到了可以换人休息的地步。

大副走过来,“船长你要是不满莉莉小姐我第一个不干,”看着少了几十个水手的队伍,大副不由得露出了悲伤的表情:“莉莉小姐为了尽快帮到咱们,手被药剂炸的全是伤口。”

“那种事没关系啦,用魔法就可以治好。”莉莉不好意思的说。

“不,一群大人居然让一个孩子为了我们做出牺牲,是我们的错。”船长拿出一张卡,“这是大爱神号的贵宾卡,以后你可以免费坐我们的船,一切费用免费。这是我能做的还算像样子的感谢。”

他又拿出其他三张卡,“虽然不是贵宾卡,可是也可以免费乘船,各位佣兵,谢谢你们。”

手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莉莉不是那种擅长治疗的人,只是简单的让伤口止了血。“还好姐姐的书有这么好用的东西。”莉莉开心的想,要是没圣光唤醒药剂,可能她就算加入面对这种规模的亡灵也是杯水车薪。

还好那个荆棘派船医没来,不然会露出马脚吧。这件事告一段落以后,就必须早点离开了,教廷的人对魔女可是丝毫不留情的啊。

莉莉推算着自己的圣光唤醒一个小时都烧不完,这药剂只对亡灵有用,生物进去范围甚至可以提高体力。

足够下船的人离开了。

船上的事情告一段落,进攻的亡灵渐渐变少了。

那些水手对莉莉摆出了尊敬的样子。这一趟旅行他们死了太多的人,再多死点大爱神号可能就因为人力不够出现各种故障了。

最后一批人被送走了,两个负责送人的水手也终于回来了。

“舵手,可以撤退了。”船长吩咐,心里一片轻松。

我们……赢了?几乎脱力的众人横七八竖的躺在甲板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听到撤离的话,忍不住欢呼起来。

“哈哈哈哈,噢耶,我们赢了!”

三个佣兵也被这种气氛带动,整个甲板充满了欢乐的气息。

“我要带着我的哥哥下船。”莉莉和船长说。

“可是,月镰先生还在昏迷,下船会不会太危险了。”

“没关系,我还是有自保能力的。”莉莉自信的说。

负责送人的两个水手拍着胸脯说:“放心吧船长,我们两个一定会把莉莉小姐送到安全地方的。”

“好吧。”船长也不再阻拦,他担心莉莉一个人很危险,要知道下船的人有好几百人,而且很多人自己都是有着武器的,单凭莉莉一个,再带着一个昏迷的人……

想到莉莉层出不穷的魔法,船长觉得应该不会有问题,同意了莉莉下船。

一直到莉莉下船,荆棘派的船医从居住区出来,“魔女……我是否应该汇报给教廷。可是她救了人,而且没有伤害别人,和教廷告诉我的不一样。”

“荆棘教派首位还是教廷首位……”

“当然是你的心了,嘻嘻嘻。”悠远的女声传进船医的脑袋里,她紧张的看了一遍周围。

“谁?”

没有人回答。

“我的心吗?”船医摸着胸口喃喃自语。

“莉莉小姐,前面的城市下水道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虽然有点脏,请不要介意。”水手说。

他们划着的是一艘小船,也就五个人的容量。

“没关系,莉莉没那么娇贵啦~”莉莉照顾着阿拜楼,听到水手这么说,就抬头回答了一下。

“唉,每次看莉莉小姐都觉得她真的好看呢。”水手偷偷的想。

到了地方,水手帮莉莉背着阿拜楼,爬上下水道的洞口。

“他们果然早就走了。”水手看着地上躺着几具被杀死的亡灵。

“我们也走吧,船长还在等你们回去呢。”

“好。”水手加快了步伐。

偶尔从错杂的通道里跑出来几个亡灵,全都被莉莉随手打发掉了。那样成熟的样子根本不像同龄孩子。

“这里应该是出口,这里有他们爬出去的痕迹。”水手从一个有光亮的出口说。“我来看看情况。”

水手兴奋的打开盖子,把头从里面探出来,“莉莉小姐,他们果然在!还有教廷的军队!太好了,这下子大家都有救了。”

水手奇怪的看着人群和教廷,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喂……”水手刚想喊出声,就被下面一股大力拉了回来。

“莉莉小姐……”水手疑惑的问道。

“不要出声,莉莉觉得这里有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两个水手和莉莉再次探出头,观察地面上的情况。

“教会各位大人,我们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就让我们过去吧,有人被亡灵咬了,必须早点治疗才行。”

堵住众人的盛典军负责人听到这句话,眉头一皱:“你说有人被咬了?”

“是的,十几个人。”

负责的头领激动的说,以为要放行他们了,这个鬼地方他们一刻也不想多呆。

负责人放下手里的名单,告诉书记官不需要再记了,“既然被咬了,就没办法了。”他退了一步,伸出手挡住想要往前一步的人群。

“你们需要净化。”

净化,净化什么?人群疑惑的看着盛典军。

从塔楼喷出了油,洒在人群身上。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头升起来。

“火箭!”

嗖。箭雨落下。

“抱歉了,我们也是无奈,为了防止瘟疫扩散。”嘴上这么说,盛典军负责人没有一点抱歉的表情。

被烧的人群发出惨叫,活生生的人间地狱。好不容易才上岸,好不容易才到了这里……

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在他们眼里放火烧的好像只是几百个蚂蚁。负责人看着这样的一副盛景,居然露出了玩味的表情。

几百个人,就因为可能染上的瘟疫,被活活烧死了。

两个水手的眼睛都红了。

“这……我看见的是地狱吗?”水手喃喃自语。

“那可是有小孩子的啊,怎么下得去手。”

水手跳下不忍再看,捂着脸忍不住哭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