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历二一三四年,十月份琉根群岛。越来越炎热的天气晒化了线条,这天气炎热到甚至不得不用斗气与魔法降温的程度了。尽管这样,还是有很多琉根要塞的士兵聚在要塞的西墙。

一艘大到无法想象的船出现在琉根要塞附近,这艘船的体积几乎等同于半个琉根群岛的主岛了。这艘纯木质的船看起来异常的圆润,符合精灵族对圆润的审美观。事实上,这就是一艘精灵的船,三个精灵之森集体合造的固戍方舟。

这艘船用古树精灵制造,精灵族的德鲁伊用法术日日夜夜精细制造的工艺品,既不会失去它的实用性,又兼顾了美观与实用性。一个巨大的要塞可能不会引起感叹,但是和要塞一样大小的船,那就不一定了。

固戍方舟出现的时候着实吓了琉根要塞的防卫部队一跳。在拉响警报后才知道闹了个误会,他们无奈的说:“我们是听说有一艘大船要来,但是没听说过有这么大的船啊。”

“这艘船停在这里半天了吧,我都不敢到城墙附近撒尿了。”一名士兵杵着脸趴在窗户边抱怨。

“听说那是精灵的船,咱们最好安分一点,要是惹了他们,情况就不太好了。”

“噙,不过是种族不一样,哪里来的高贵。”

“你和兽人说话的时候可能和精灵看咱们一样,哈哈。”

“算了,我继续去站岗了,要是精灵出来了再叫我,我在南方还没见过精灵呢。”

“羡慕北国的那些人,什么种族都见过。”

“嘘,精灵船那边有动静。”

固戍方舟靠着琉根要塞的一边的炮口出微微打开,看的周围的人类士兵紧张的直咽口水。如果这是普通的船的话,那么这个位置一定是火炮的位置。

“就连登录船板都这么大吗?”

因为固戍方舟不是普通的船,登陆板足有几十米宽。在看不清内部的黑暗处,有精灵部队从里面整齐的走了出来,可惜,令期待的士兵失望的是那里面走出来的,全是穿着亮白色轻型盔甲的男性精灵,精灵带的头盔全都是露出他们英俊脸庞的头盔,头盔的右边插着一根轻盈的羽毛。

这让士兵们深受打击,因为每个男性精灵都像一位贵族,比他们帅气英俊的多。

“天啊,这样的精灵,王都那些贵族估计很乐意献身。”男性士兵抱怨。既漂亮又英俊,和精灵一比他们就像刚干完农活的农夫。

精灵女性纤细柔软,而男性则是修长精瘦。根据阿拜楼的研究,精灵族男性的体脂率很低,肌肉具有强大的爆发力,他们的眼睛擅长捕捉动态目标,这使精灵天生就是做弓箭手与游侠的料子。曾经阿拜楼问过提尔涅,需不需要一把钻石雨果的步枪,提尔涅拒绝了,因为她认为精灵族使用弓箭的威力更大。

既然提尔涅拒绝阿拜楼就不再询问了,没办法,精灵是个循规蹈矩的守旧种族,步枪的实用性远超弓箭,但是精灵族并不喜欢新的东西。

亮白色的盔甲象征新月,精灵族把他们的信仰刻在了装备上,左肩有小小的女神捧月的画。

那是月亮女神塞勒涅。

人类士兵站在登船板的两侧,对登岸的精灵族表示尊重。

铠甲沉重,在登船板上整齐的发出踏步的声音。

第一排是手持长盾与双柄刀的精灵近卫。

第二排是手持双弯刀与长弓的游侠。

……

密密麻麻的各式各样的精灵部队从容的走过。让人类士兵安心的是静静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骄傲自负,大部分人是用冷淡的目光来看他们,只有一小部分人是用轻蔑与厌恶的表情看他们。

“我还以为精灵族全都是用鼻孔看人的。”一名士兵悄悄地对自己的同胞说。

直到最后面的精灵军官层次的来到,一直没有变化的局面出现了波澜。一名留着长发的男性精灵军官对不小心挡在自己面前的士兵轻声说了一句“滚。”那样子就像看一坨垃圾,轻蔑到了极致。

“你……”士兵生气的说。

“别挡我的路,卑贱的人类。”长发精灵军官语气更加不善了。军队都是心高气傲的人,这个军官一挑事就让周围的人类军队全都围了上来。“一有事情就全都围过来,用人数来弥补自己的弱小,还真有弱小人类的作风。”他说。

“我收回我的话,我还以为精灵全是好家伙,现在看来不是。”那名士兵生气的说着,从腰间掏出一把奇怪的武器,“收回你的话,向我道歉,如果你侮辱我就算了,但是你侮辱的是我所属的势力。”

“哎哎哎,等下。”从高傲精灵军官的背后钻出来一个短发的的精灵军官,他笑眯眯的拦在两个人之间,用和事佬的方式说:“塞翁就这样的脾气,这位朋友,我以自己赫赛汀的名义向你道歉可以吗?”

“我拒绝。”这名士兵依旧没有收回武器的打算,“众生皆平等,我尊敬精灵族,精灵族也应当尊重我,我依旧要求这个塞翁先生向我道歉。”

“唉,真是麻烦。”赫赛汀挠了挠头,看向塞翁闭口不言的冷漠神色,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的道歉真的不行吗?”

“不行。”

“那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妥协,塞翁也不愿意妥协,那就只好我妥协了。”赫赛汀突然伸出一脚,踢在了士兵的胸口,清晰的骨裂声响起,那个士兵飞向后面,武器脱手落在地上。“抱歉,我需要向我几百年的朋友妥协,所以啊,挡路的弱者还是让开一下吧。”

“混蛋,精灵动手打人。”士兵们愤怒的喊。下一秒这些愤怒就停止了,两个精灵的身上都出现了光环,照在士兵们的脸上,这让人类士兵的脸色由内而外的难看。

“不挡着我们了吗?那我们就走了哦?”赫赛汀笑着说。

“实在无趣的人类。”塞翁说。

“是呢,弱小又粗鲁,面对强者除了谩骂就没有任何作用了。”赫赛汀笑着说。

两个精灵走到刚才掉在地上的奇怪武器上,轻蔑的散了一眼,“奇怪的武器,看着没有任何杀伤力。”

他们两个踩在武器上,把精密的武器踩成破碎的零件。

精灵打了人拍拍屁股就走了,被打的士兵在地上痛苦的低吼,他能感觉到他自己受了重伤,那个精灵留手了,但是又不打算让他好过,依旧下了死手。

“塞翁和赫赛汀又惹事了。”精灵文官把刚才的一幕告诉了凯瑟琳琪。她原本是负责指挥这次登陆的,普通的精灵士兵她可以管一管,但是与她同等级的塞翁和赫赛汀是可以自由行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