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人族与虎人族对王室的争夺自兽人帝国建国以来就一直持续着。不过狮心族倒是不会那大萨满的种族说事,这是绝对不可以提起的禁忌。

“你找茬吗混蛋?”

两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头头相撞,互相显示着自己的肌肉。两个人鼻孔冒着粗气,意图用野蛮的眼光使对方退却。

大萨满无奈的看着这两个心高气傲的“傻瓜”。他没当大萨满之前,也在做这两个人一样的事情,现在成了大萨满,两个人的意气之争就像他自己的黑历史一样不停的出现,让大萨满嘴角有些抽搐。

“喂,停下来,大萨满好像有点生气。”狐人聪明的魔法师喊了一声。可惜没有任何效果。

大萨满的鬃毛无风自动,这是他的力量在涌现。大萨满把手摸向后背,把一个如同殿梁般高大的柱子扔向拉德里拉和布德里德两个人之间,一个十几米的蛛网状巨坑出现在两个人之间。正在怒视的拉德里拉和布德里德流下了冷汗。

那一下很明显,要是他们两个不走,大萨满就把他们砸死。这种粗暴的劝架方式实在太有视觉冲击力了。

或许有人好奇这大萨满为何会有如此的权利,其权势隐隐还在皇权之上。实际上就是如此,这大萨满就犹如人类世界的教廷,是神意的化身。

奴隶制的兽人帝国只有部落,大萨满每年主持的会议,每一个部落都必须派参加。而没有参加的部落,将会失去自由,被贬为奴隶,每年为了让对手的议员参加不了大萨满主持的开天大会,大家都用尽了办法。在兽人帝国里,大萨满有绝对话语权,各酋长、领主都听从大萨满的号召,每个部落都会有一到两个鹰萨满,不直接参与部落的活动,是大萨满的亲信,传递大萨满话语。

大萨满的烦躁让所有人有些颤抖。

“别再闹了。”大萨满说。声音犹如洪钟,所有人都不敢正视大萨满的面容,在大萨满生气时直视其面容便是大不敬,是必死之罪。

“让鹰眼海伦里根去。”大萨满说完,就回到了幕后。在场的人都出了一口气,大萨满看起来挺和蔼的,生起气来就是皇帝都不敢抬头。

布德里德出了一口气,幸亏皇帝不在,否则就丢大人了。

鹰眼海伦里根是确确实实的强者,他成名十几年,确切的来说是与阿拜楼同等的超位强者,擅长使用风刀,两把羽毛般轻巧的风刀撕碎过无数敌人。在这空中,鹰眼海伦里根自认为天下无敌。他自信的揉了揉手腕,对幕后的大萨满说:“保证完成任务。”

没有他完成不了的任务,没有他完成不了的追击。

他成名几十年,战斗千百次,还站在这里,这就是他的强大证明。

这名超位级别的天鹰人,准备带领他自豪已久的天鹰部队去拦截阿拜楼了。同样是超位强者,阿拜楼被黏上的话恐怕也不好脱身吧?

“哇,快看,是鹰眼海伦里根出击了!太厉害了!迟早有一天我也要像他这样。”年轻的兽人孩子指着飞起来的海伦里根说。

“冲啊,海伦里根大人!”

飘逸帅气,冷酷无情,还是一位强大的英雄,这在场的兽人们怎么可能会不心动。

一座餐馆的窈窕女鸟人呆呆的望着率领天鹰军团的出击的海伦里根。她手里端着盘子,上面还有热腾腾的肉食。

“格丝,再不把菜给我我就只能吃凉的土豆了哦?”等待的客人礼貌的催促。

“哦?啊!对不起,我刚才出神了。”格丝尴尬的把餐盘放在客户的桌子上,脸红红的说。

“是在看海伦里根吧,他可是咱们的骄傲。哼哼,小格丝现在可是他的未婚妻。”一位熟客打趣。

“诶?真的吗?那我岂不是失恋了。”年轻的客人惨叫。

“你看她脖子上不是有一个漂亮的喙嘛,那可是海伦里根亲自给小格丝的。”

“啊,我还以为那是她自己的。”

“小格丝虽然出生的晚,可早就和海伦里根私定终身了。”

小格丝脸红红的不理他们,看到海伦里根带着天鹰军团守在帝都上空。

“原来敌人是奔着帝都来的吗?那他一定很强,一定很强很强,才会让海伦里根出击。”小格丝认真的猜测。

不过没有关系,海伦里根是那么的强,那么的厉害,就像很久以前他救了格丝一样强大。

海伦里根的风刀藏在羽毛里,这风刀不能够与武器硬碰硬,它太软太轻了,但是海伦里根的风刀向来都是瞬间杀死敌人的。

“来了吗?”海伦里根盯着远道而来的阿拜楼的身影,冷冷的说。确实很强,可是不够强,海伦里根看着那铺天盖地的旋风,有些失望。“啧,我还以为他有多大的能耐,把力量用在无端的地方,不过是莽夫罢了,这种对手,我只需要一击……”海伦里根作出拔剑的姿态。

来吧,我的刀能斩断一切。

海伦里根心中呐喊,脸上严肃慎重。

阿拜楼远远就看到了天鹰军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聚在这里,可阿拜楼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群家伙想要挡住他的路。尤其是那个站在中间的天鹰人,压根就没打算让开。

危险的气息,同样是超位强者。

阿拜楼眯起了眼睛。

黑暗漩涡。

急速。

奔驰。

动力猛击。

重力光环。

好快!海伦里根心里一惊,蓄势待发的风刀准备好拔出,在这之前,他的光环已经绽放。

风神光环。

刀风。

锐利。

舍身斩击。

蓝色之光。

“别想从我这里过来。”海伦里根出刀了。超位强者的刀光在这天空好比日轮。

阿拜楼的愤怒已经燃起。他没有对兽人抱持任何恶意和攻击举动,他们居然已经派出了士兵主动攻击他!

他握住拳头骤然加速。

“别挡我的路!”他大喊一声,避开了海伦里根的舍身一击出现在他的身边,“这种又轻又软又无力的武器,就别想阻止我了。”

阿拜楼的一巴掌犹如兽人口口相传的天神。朴实无华,与风刀的光相比就像萤火与太阳,那样的一巴掌随便一个士兵都可以打出来。

“我只想赶个路。”阿拜楼说。

赶路?什么赶路?海伦里根闭上眼睛,感受着风在耳边呼啸。

原来风有这么重吗?我不是风的朋友了吗?

噗通。

海伦里根坠落。海伦里根的意识消失了。

堂堂的兽人超位强者海伦里根,居然被一巴掌甩飞!这滑稽的一幕让信心满满的兽人帝国的诸位都快哭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