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福克斯揪着两个人的衣领,倒是没有直接对佳德和谛言两个圣女动手,而是癫狂的嘴里怒骂,用了生平最恶毒的词语,失去了一向沉稳老道的学者风范。

“我就知道你们两个狗东西凑在一起没好事。”

“你们听说过吗?福克斯的,哦,对,就是那个亡灵法师,全大陆最厉害的亡灵法师,他的老巢里来了两个圣女,那个老东西还要好吃好喝的伺候她们。”

“是不是太蠢了?亡灵法师养圣女,就像教廷里养着魔女一样操蛋。”

“想女人就去妓院,为什么抢两个炸弹,还是圣女!我的亡灵堡垒可还不想与教廷正面冲突!”

要是教廷派出强者截胡,福克斯绝对双拳难敌四手。

卡塔尴尬的笑着。

“哈哈……我第一次发现你的单口相声说的这么好,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人,什么都知道。”

“我你……”福克斯被卡塔的话瞬间激怒了,死灵气瞬间爆炸,他就像一颗爆炸的炸弹,从中心掀起气浪,刚见面就要动手,看来阿拜楼和卡塔真的惹福克斯生气了。

亡灵们从地上爬起来,福克斯的魔法在酝酿,还没等到福克斯的气势到最高峰,那些亡灵就重新钻回了地面。

福克斯从头到脚全部被冰块冰封。

“这里还有两个小孩子呢,你那粗鄙的脏话就留到最后说可以吗?”雪魔女收回魔法,却没有给福克斯解冻,她看到阿拜楼,兴奋的扑到阿拜楼的怀里。

“亲爱的,你回来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能量守恒,这世界虽说能把地球上的任何科学家都气死,可还是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比如说能变成龙的雪魔女,绝不会对她的本体没有一点影响,不光是她身上异常性感的龙鳞,还有与之而来的……体重。

若是阿拜楼没有受伤,雪魔女这种重量还无所谓,然而他现在看起来没什么事情,其实衣服里面裹满了绷带,骨头上的伤也没彻底愈合。

阿拜楼没有说话,表情上微妙的变化却被雪魔女捕捉到了。

“和我一起不开心吗?还是……”雪魔女拉开阿拜楼的衣袖,惩戒短剑与铁处女造成的伤口印入眼帘,不用说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铁处女这种玩意儿,可只有教廷会的用。进去的人还能活着进来,还真是走运。

“是教廷?为了什么?你说过会小心的……进入铁处女,看来你的情况还真是九死一生。”雪魔女碎碎念,魔力却不动声色的爬上了佳德脚底,“就为了一个女人?就为了她?如果你真的需要解决需求,为什么不找我?还有你琉根要塞的那些女人,偏偏找了一个教廷的人?”

看来,不是只有福克斯讨厌教廷,曾经的雪魔女占有欲虽然强,却也不会对任何人因此痛下杀手。

阿拜楼现在重伤,无法战斗,只能试图用语言阻止雪魔女,不过还有更好的方法,当卡塔的长刀搭在雪魔女的脖子上的时候,一切就解决了。

“卸掉魔力,你要是敢动佳德一根毫毛,我的刀就毫不犹豫的让你血溅当场。”卡塔冰冷的说。

“啧,世界第一刺客,麻烦的敌人。”这是法系职业的死角,雪魔女只好放掉恩怨,偷偷爬上佳德脚底的魔力消失,危险的感觉也随之消退。

“放弃吧,这些都是有原因的,佳德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圣女。”阿拜楼把手放在雪魔女的头顶揉了揉,悄悄地说:“在某些时候,她甚至是我们这边的人。而且卡塔是她的仰慕者。”

“那你呢?你不是?”雪魔女反问。

“拜托,我要是爱上教廷的人不就是投敌了吗?”阿拜楼苦笑。

“这还差不多。”雪魔女欣然点头。

误会解除,卡塔并不在意雪魔女对佳德出手过,毕竟连福克斯都这么生气,难说肉山会不会也生气。要挨个解释真是麻烦,卡塔打算等一会儿吃迎风宴的时候,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来感化这群顽固的反对者。

“先进亡灵堡垒再说吧。”福克斯用他另一具身体从亡灵堡垒里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三个人。

“欢迎来到亡灵堡垒。”帕拉用她一贯软糯的出奇的嗓音说:“卡塔先生,这是你第一次来到亡灵堡垒,请让圣女大人紧随我们的脚步,亡灵们对圣女大人并不友好。”

“卡塔,好久不见了。”肉山举起手掌说。

“嘿,大个子,你现在说话利索多了。”卡塔与肉山击掌说。

几个人关系都挺好,阿都比日日夜夜都异常单调,作为狱友的他们,关系早就形同战友,否则也不会如此融洽的谈话了。所有的恶棍都是独来独往的,即便是刚刚被抓来的卡塔,曾经也很沉默寡言的。

“多亏了福克斯,我找他动了些手术。”肉山说。

“是粗糙的手术。”雪魔女讥讽的说:“也就是你身体强度异于常人,普通人早就被折腾死了。”

“结果是好的就够了。”福克斯反驳。

“放弃你粗犷的亡灵精神,你要真的想继续研究,就最好把事情做的精密点。”雪魔女训斥。

“好的……”福克斯闭上了嘴巴。

看来两个人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阿拜楼偷偷笑着,表面不动声色,这里的人他都认识,需要来给卡塔介绍一下。

“有好几个生面孔,可爱的小妹妹,你是谁?”卡塔蹲下来用他最温柔帅气的表情问。

“你可以惹福克斯,也可以惹肉山,但是最好别惹这个小姑娘。”阿拜楼说。

“这么厉害呢?”卡塔的手已经开始揉捏帕拉的脸颊了。

不舒服的帕拉从脸部的接缝处长出了一张大嘴,把卡塔的手含了进去。

“这是啥。”感受黏糊糊的触感,卡塔吓得收回了手。

“如果你再欺负小帕拉,就给我从亡灵堡垒里滚出去。”福克斯生气的说。

“她是福克斯的孙女。”

“孙女?那她要多大了?”卡塔惊讶的说。

“蠢货。”福克斯冷笑。

“好好好,我不该卖傻。”卡塔举手做投降状,“那那个一直黏着肉山的雪格拉小姑娘是谁?她看起来就是普通人,还不如那个小男孩。”

“她是肉山的,嗯,真正意义上的妻子。”阿拜楼解释说。

卡塔砸吧嘴,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和冰川国的人不同,雪格拉女人向来娇小,而这……真的不是他想法邪恶,是个男人都会好奇的吧,那两个人体型悬殊,让卡塔难免有些遐想。

肉山可是三米的巨汉。

“哦,对了。”福克斯偷偷凑到卡塔的耳朵边说:“在门口的时候我都看到了,不得不说,圣女真是人中之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