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这清脆的枪击声,应该没有击中悍兵团士兵们的面甲,因为在娜迦疾兵的前面,举着小小的圆形盾牌的精灵族精准的阻挡了娜迦疾兵的进攻。

娜迦疾兵无往不利的冲锋受到了阻力,枪尖与盾牌接触的那一刻正是最容易脱手的一瞬间,而骁勇善战的精灵士兵灵活的运用了他们的爆发力,和与娜迦疾兵截然不同的技巧。

那不是蛮力,而是用力的智慧。

“你们啊,是在小看月光先锋吗?”

手持精致圆形小盾的精灵们说。

他们是隶属于女王座下的月光先锋,香草卫士。身穿皮夹却兼职战士的他们动作灵活行动迅速,极其擅长游击与格挡。

与笨重的防御不同,格挡是恰好时机才能精准释放的技术,用力打短,以长打短,敲击枪尖或者剑柄,使得对方的手臂瘫痪或者武器脱手。

“谢谢。”悍兵团真诚的说。

“喂!你应该也跟我们说声谢谢。”星火军的人说。

“哈哈哈,抱歉了!也谢谢你们,强大的法师们。”悍兵团的人从背后拔出沉重的斧头,扔掉了手里的长枪护盾。“娜迦,你们打够了吧?现在是悍兵团时间”

重斧完美的划出弧线,不管死没死,躺在地上或者受伤的娜迦全都挨上了一记重斧。

“所有陆地联军!现在轮到咱们冲锋了。”悍兵团刚刚要举起自己的武器,却发觉他们的行动被人抢先一步。

“呵呵呵,冲锋的是我们!”兽人帝国的狼骑兵骑着巨狼,在他们前面带头的是狮心王室以及虎吼氏族,琉根要塞的战争几乎用不到骑兵,因为地方实在不够骑兵冲锋,大部分岛屿都是沙滩或者群岛,骑兵们完全跑不起来。

在大陆上无往不利的骑兵有些气闷,甚至自发的摆脱了国际,组成了“丢人骑兵”联盟。

当然,这都是他们自嘲的,骑兵们的训练没有落下,难得有机会一展拳脚,他们是不会错过的。

“啧,让他们抢先了。”

“没办法,骑兵们在这些小岛上憋的快死了,原谅他们吧。”

带头的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均衡的兽人狼骑兵,在长途跋涉与正面单挑几乎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

狼是最充满耐力的动物,即便是寒冷的冰面上,他们也能健步如飞。

传统的马匹骑兵虽然奔跑的不快,却也发挥了作用。冲击着娜迦的侧翼,这群骑兵的威力很大,普通的娜迦被一刀又一刀的收割着人头,由狼骑兵带路,硬生生被骑兵杀通了。

“就一次,我在这破海上真的憋疯了。”骑兵们狂笑。

“敌人侧翼已经被骑兵打乱,冲锋!”

娜迦虽然被泛大陆层出不群的手段打的措手不及,但是他们依然是素质过硬的战士,面对真正正面冲突的时候,陆地联军的出其不意也仅仅是让娜迦稍微混乱而已。

看不见尽头的冰层上,有看不见尽头的娜迦。

娜迦的数量还是多,多到可能会让任何一个将军心生绝望的地步。

然而没办法,这场战争只要还海底下的人不结束,想持续多久就能持续多久。

阿拜楼当然也想结束这场闹剧,胜利尽在眼前,他必须足够谨慎又谨慎,防止横出变故。毕竟在成功之前而失败的并不少。

海底下的阵容前所未有的豪华,几乎数万名光环强者齐聚一堂。泛大陆的人是很多的,能像今天这样聚集如此多的光环强者从未发生过。

娜迦女皇同样不甘示弱,娜迦族的战斗精英除去像陆地联军那样在冰面上战斗的,同样也在这往生悲咒之上沉浮着。

双方的强者没有一个摆出害怕的表情,他们都在为娜迦族造成的损失而愤怒。

不管是不是被三神所控制着,对于陆地联军而言,娜迦族再有苦衷也是侵略者,妄图毁灭大陆,甚至派出军队袭击了近海的岸边,如果不是海盗团的帮助,这损失只会更多。

泛大陆的沿岸,遍布着娜迦的身影,战士在琉根要塞,而奴隶则散为满天星,替作战的娜迦寻找食物。

在他们眼里,最好找的食物就是人类。

要是你看见海边上风干的人肉,是决计不会对娜迦族升起任何好感的。

“呵呵,一年多的闹剧,应该拉下帷幕了。”阿拜楼笑着说。

从泛大陆的混沌海防线被娜迦攻破,而阿拜楼为了保护美人鱼前往混沌海,寻找祸乱根源,直到现在这场最终决战,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好像过得不是很久,对于很多漫长生命的人来说,一年也不过是一个月那么快速流逝着罢了。

弑神,到现在这份极其不真切的感觉还留在阿拜楼指尖,甚至他也没觉得自己比以前强多少,可是他的的确确是半神之资。

没有人可以因为力量强大成为神,所谓半神不过是尊称,充其量也是稍微强大一点儿的强者。

当然被称作半神,也是因为他们有弑神的力量,比如阿拜楼杀死蠕虫行者就是如此。

巴萨托斯是半神,可他清楚的知道他是做不到阿拜楼那种程度的。蠕虫行者是虚空生物,是可以称神的,即便是阿拜楼,也是用了诸多手段才成功。巴萨托斯自认为没有阿拜楼那种疯狂的勇气。

“成为世界的主宰,阿拜楼或许真的可以做到啊。”巴萨托斯由于诅咒,只能在天空中帮衬着上面的战斗。

这场最终决战快的很不真实,混沌潮汐之主与近海潮汐之主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阿拜楼似乎真的打算在这场战斗里解决一切。

“不对啊,我总觉得哪里违和……”混沌潮汐之主皱着眉头看着大海里的一切。

有多少生物,有多少尸体,有多少隐藏起来的手段,她们心知肚明。

“因为阿拜楼把最终决战放在蛆虫行者身上了。”近海潮汐之主想了想,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天!这是为什么!明明是有三个神,蛆虫行者不应当是最终决战的那一个!”

她脸色变得不太好看,身为神也觉得难以想象其中的奥秘。

“第三位行者至今没有消息……”混沌潮汐之主的声音有些害怕。

“阿拜楼在想什么,他不应当是如此鲁莽者。”近海潮汐之主也不敢置信。

“他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料,他……”混沌潮汐之主激动的抓住近海潮汐之主的手说:“我们应该、我们应该阻止他!”

“拿什么阻止,我的姐姐阿拜楼比咱们聪明的多,他做什么应该有他的考量,至少我们要相信他对美人鱼们的爱。”

“可是……混乱……”混沌潮汐之主害怕的说着,仅仅是蹦出了几个单词后就没了下文。

“我仿佛看到了未来。”近海潮汐之主苦笑着说。

“阿拜楼伤害的将不仅仅是大海,他会伤害世界。”混沌潮汐之主说。

“你会阻止他吗?”近海潮汐之主问。

“连你都不会阻止阿拜楼,你认为我会阻止吗?”混沌潮汐之主笑着说,已经摆脱了之前震惊的样子,“世界是在他手里毁灭,还是在他的手里重获新生,我都拭目以待。那是这个世界的命运。”

“身为自然神居然不在意世界的毁灭,咱们还真是不称职。沙漠神方舟和安托山山神肯定对咱们两个充满意见。”近海潮汐之主自嘲的说。

“谁管他们那种弱小的自然神,一块石头与一粒沙子,对大海充满意见?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吗?”混沌潮汐之主冷笑说。

确实如此,安托山与大漠还没资格对潮汐之主的事情说三道四呢。自然神之间的交际并不频繁,隔上个几万年甚至十几万年见到一次也是有可能的。

“再说,毁灭,有那么稀奇吗?”混沌潮汐之主笑着说:“泰坦,亚特兰蒂斯人,巨龙,美人鱼,地精,精灵,矮人,人类以及可能会出现的全新种族,哪怕它源自于阿拜楼之手。”

“你故意把娜迦排除在外了?”近海潮汐之主说。

“拜托啊,我惹人讨厌的妹妹,我可故意没把存在错误的娜迦算在里面,反正已经快要结束了,就让我在最后的时间里感慨一下自己活的很久,不好吗?”混沌潮汐之主委屈的说。

“毁灭既是新生,这世界对神来说都如此神秘,阿拜楼的计划你我有目共睹,你认为他能成功吗?”近海潮汐之主疑惑的说:“还是作为神会心甘情愿的接受他的算计?”

“我会接受。”混沌潮汐之主毫不犹豫的说。

“我不会接受。”近海潮汐之主同样如此。

“好吧,咱们俩本来就有诸多不同,阿拜楼对我有恩,如果他能解放娜迦,我大可以随时跳进他的火坑里。”混沌潮汐之主耸了耸肩,诡异的双瞳透过无边的大海,直接看到最后的战场。

近海潮汐之主与混沌潮汐之主的目光交在一点。

透过蔚蓝,能看到未来吗?

“看不到吧。”近海潮汐之主恬静的笑着,“阿拜楼对我无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