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地无首无腿无臂的尸体,提尔涅担忧的看了看波特的眼睛,发现这孩子比她更加古井无波。

“有时间要给这个孩子做做心理辅导了。”提尔涅这么想着,实在看不下去这幅惨状,“魔法师,挖坑掩埋这些尸体,让死者入土为安,这幅样子,想成为亡灵都没资格。咱们的时间不够了,随便立个墓碑吧。”

“好。”星火军的魔法师答应下来,立刻开始准备。没办法,这幅景象是个正常人都会难受,要是娜迦都是这样,实在很难让钻石雨果产生好意。

其中一位光环法师掏出自己的魔杖,口中吟唱咒语,沙滩开始像有生命一般涌动。

大流沙。

被控制的沙滩吞噬沙滩的一切,连同那些可怜的尸体以及杂乱的垃圾一齐吸入地底。没办法,钻石雨果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提尔涅想了想,扔下一颗种子,这颗种子长成十米高且粗壮的十字架形状的大树。

“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提尔涅想。

她奉命在这里等待浮空城,因为阿拜楼的命令高瞻远瞩早已下达。沉寂一阵子的战争机器再次轰鸣发动。

……

“信标定位,雨帆城,准备虚空能量。”

“正在抽取虚空能量。”

“再次确认,所有战斗单位是否已经入城?”

“确认,可以开始传送跃迁。”

“正在稳定魔法通道。”

“稳定成功,开始跃迁。”

天空中巨大的阴影开始移动,一道前所未有巨大的传送门撕裂天空。城下的城的人见怪不怪,因为他们已经听说浮空城准备离开原地,出一趟远门了。

浮空城飞进传送门。

受人敬佩的空姬与高塔精灵各留一个分身,负责城中的事情。她们还是人类的时候肯定无法同时处理更多事情,当她们变成魔法生物以后,可以分出分身各自同时处理很多事情。

阿拜楼说人类的大脑与灵魂充满着奥秘,它们可以作为一个超级精密的泰坦遗迹看待。

阿拜楼总是对的。

地球人相信大脑,而泛大陆人相信灵魂。

把学生和普通市民留在钻石领,浮空城已经彻底消失了。除了被巨大的城市吹散的云,什么都没有了。

“希望陛下和各位战士平安归来,钻石雨果是全世界最棒的国家。”民众们为消失的那些事情祈祷着。

“各位,战士在前线,咱们应该做什么?”

“努力奋斗!继续建设!”

“开始吧!”

城市传送是很颠簸的事情,在浮空城上的人有一种即将坠落的体感。但是这只是错觉,浮空城的传送比个人传送更加稳定。

波特见钻石雨果的人们已经在海边站了一分多钟了,没有任何动静。他还在为此感到好奇的时候,空气中的气压变了。犹如大雨将倾。

黑格洛克拿起钻石雨果的蓝红色钻石旗帜,高举到几米的高处,那旗帜一展开才会发现它相当的长,足有七八米。雨帆城的海风将旗帜吹的猎猎作响。

要是雨帆城的风力不够,魔法师也会照唤风魔法的。

旗帜在朝霞下显得悲壮,星火军依然默不作声等待。直到他们等待的东西突然出现。

浮空城比雨帆城还要大上四五倍,它出现在天际,笼罩雨帆城所有的地区。

“欢迎回家,勇敢的战士们!”

高塔精灵和空姬以百米的身姿出现,她们双手放在地面,将星火军第二军托上浮空城。

“哈,还是浮空城的空气最好。”进城的士兵说。

“哇,真厉害。”波特从高塔精灵的手上看着地面,夸张的喊。

“黑格洛克,这孩子是谁?”高塔精灵问:“现在是特殊时期,孩子不应该来这里的。”

“之后我会向陛下请罪,雨帆城只剩下这两个孩子了,我没办法对他们坐视不理。”黑格洛克说。

“是我要求留下的。”提尔捏说。

“我不管你们的行动,只要不造成不好的后果,我没理由反对你们。”高塔精灵补充说:“空姬也是这么认为的。”

“你们比很多家伙都有人情味。”提尔涅笑着说。

“你们是出征回来的勇气,马上还要再次迎接一场战斗,我们理应当满足你们的愿望。”空姬说。她与高塔精灵在这里无处不在,随时都可以出现在浮空城的任何一个角落。

“这次的计划是什么?”提尔涅问。

“你不知道吗?”高塔精灵说。

“我不知道,我只接受了不要再攻坚蓝宝石的命令,前往雨帆城传送点,等待浮空城迎接。”提尔涅说。

“马上会有一场空前绝后的战争。”高塔精灵看向高塔之下说:“陛下说所有人都有可能成为战力,也可能谁都不需要。我们在知道蛆虫行者死亡后,用早就准备好的方案前往琉根要塞用最快的速度。”

“陛下又弑神了?”提尔涅问。

“第二行者也死了,咱们要去迎战第三行者。”高塔精灵说。

“那还等什么?”黑格洛克一拍桌子,心潮澎湃的说:“我也想去大海上看看,一直都想,不管敌人是娜迦还是神,我都不会害怕的。”

“你的急性子应该改改了。”提尔涅无奈的说:“高塔精灵肯定已经准备好了。”

“是的,能量已经再度准备完毕,传送马上开始。”高塔精灵点头说。

她话音一落,空姬的声音就在浮空城的各个地方响起了。

“能量就绪,虚空跃迁准备就绪,坐标点已接收。”

“目标:琉根要塞三区,跃迁准备。”

“三。”

“二。”

“一。”

“传送开始。”

雨帆城的上空阴影笼罩的怪兽消失,和钻石雨果一样,仿佛这座巨大的空中城市从未出现过。

这世界还有一座浮空城。

所有人都忘了它。但是它存在着,就在这死寂的死亡之地。

“我知道自己会有容身之所,只是,没想到居然是去死亡之地。”斯拉吉嘴里念叨,手上的动作倒是没有停止。

他们阿都比的囚犯收到了消息,没有容身之所的可以来死亡之地寻找“守门人”。

“像你们这种流浪的家伙,能得到一席之地就不错了。”守门人笑着说:“你之前比乞丐过的还差,不是吗?”

“哈哈哈哈……这个笑话真不好笑。”斯拉吉干笑了几声:“其他的阿都比好兄弟呢?他们不来吗?”

“他们当然来。”守门人双手上的锁链咔咔作响,斗篷阴暗看不到表情,他们全都是福克斯手下的亡灵生物。“守门人不止一个,你们到了就得帮福克斯一个忙。”

“一个忙?”斯拉吉停下脚步,警惕的看着守门人,“我知道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是这个忙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警惕不是坏事。”守门人没理会斯拉吉,继续向前蹒跚的迈步,“这个条件是个体力活,你们应该听说过娜迦入侵了吧,现在战争已经白热化,有战斗力的人总应该付出一份力。很多人已经答应了。”

“可是我没什么战斗力。”斯拉吉追上守门人的步伐说:“我就是个画画的。”

“像你们这种也无所谓。”守门人拨开死亡迷雾,里面已经有很多人在了,亡灵堡垒就在空中漂浮着。

那些人看起来忙忙碌碌,不知道在做什么。

“不会战斗的就出一点体力,吃喝以后再说,现在情况很紧急,最好搞快点。”守门人拿出一把银白色的奇怪锯子,扔给斯拉吉,“第一项工作,把死亡堡垒上的锁链锯断。”

锯子很重,斯拉吉冒汗。

“你们不会在拉苦力吧。”他问。

“这么说也没问题,反正信不信由你。”守门人说。

斯拉吉还是去了,那锁链上面已经有不少人了,他们一起对着锁链的一角锯着。速度很快,肉眼可见那锁链在慢慢变细。

“这也不算苦力吧。”斯拉吉想,他倒是很认真的跟着人群一起锯了,“让亡灵不行吗?”

“死者的锁链死者是锯不开的。”守门人伸出死者的手,“死亡堡垒需要你们这些有气的活人。”

“好吧,锯断了怎么办?这个死亡堡垒岂不是会飞走?”斯拉吉问。

守门人沙哑的笑着。

“当然是让它飞走,与其说这是束缚,不如说是某种封印,死亡堡垒毕竟也是比人类年头更久的浮空城,你们是不会理解的。”

“西边的锁链锯断了!”有人喊。

紧接着,南边又有人喊:“南边的也锯断了。”

“北边也锯断了,东边的你们,是不是动作太慢了?”

守门人嘲笑。

“他妈的,你起来。”那个壮硕的大汉斯拉吉记得,是个很厉害的家伙,被关进阿都比后也没让他变得更老实。壮硕大汉推开斯拉吉,这瘦小的男人一点用都没有。

东边的锁链还差一点可以锯断,壮硕大汉很不服气自己是最慢的那个,所以他见锁链还剩一点,干脆自己主动上脚了。

这一脚宛若角斗士的一脚,锁链崩断,至此四个锁链全部解开了。

“东边的锁链也断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