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拜楼知道他是这样的人。然而他这么一意孤行的原因现在只有混沌才知道,被人这么说,阿拜楼也挺委屈和难过的。

“也许我真的做错了。”阿拜楼轻声说。

“你当然做错了——你一定还有事情瞒着我们。”星妮给阿拜楼包扎伤口,这次帕拉没有来,她好像还有别的事,星妮说她一个人就够了。

阿拜楼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什么都没想,这一刻他只想发呆。

整天脑袋里装着心事真的太累了。

星妮见到阿拜楼这幅样子就开始心软了,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给阿拜楼包扎绷带。

“作为你的医生,我真的希望你别再继续糟蹋自己了。”星妮诚恳的絮叨着继续糟蹋身体的坏处,在讲完了十几个坏处以后话锋一转。

“但是你是国王,你有自己的想法,你又必须为钻石雨果做些什么,这一点大家也清楚。可是呢,很多人都是爱慕你的,你才是他们放在首位的人,钻石雨果并不重要。你存在的地方才是她们愿意待的地方。”星妮说。

“你知道,很多事情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解释清楚的。但是解释清楚也不一定得到支持。”阿拜楼说。

“所以你要默默承受这些。”星妮皱着眉头,有些无法理解,“我们也可以帮上你的,我们不是花瓶。”

“你们帮不上我。”阿拜楼笃定的说。

那该死哦犹格索托斯根本不是正常人可以对付的,哪怕是一个眼神的接触,阿拜楼也不允许。

面对犹格索托斯,阿拜楼要保证那些女孩绝对的安全,犹格索托斯不仅仅是敌人,更是一个几乎无法抗衡的“超级世界”。

一个眼神的接触,就有可能使阿拜楼满盘皆输。

阿拜楼毫不犹豫的“你们帮不了”伤了星妮得心,她有些气结的剪断了正在细心缠绕的绷带。

“你说得对,你个傻瓜。”星妮冷冷的说了一句后抛下阿拜楼,甚至连白大褂都没有脱下。

她回去肯定会对其他说阿拜楼做了多过分的事情。可是阿拜楼必须这么做才行,绝情是他独自奋战的方法。

星妮前脚刚走,高塔精灵就带着混沌传送到星妮得医疗所,到了阿拜楼的面前。

“其实你可以用更委婉一些的方式拒绝她们的,别告诉我这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那我真的觉得你快要被逼疯了。”混沌苦笑着说。

“即便是说,你也不会理解什么叫做超越时间空间之物,也不会理解全知全能之神的恐怖。”阿拜楼苦恼的说“连你对我也只是信了八分。你就当成一个即将崩溃的疯子的疯言疯语也好。”

在他消失之前,他要整理好一切事项,让钻石雨果成为一个没有他也能健康发展的国家。因为这是阿拜楼的给予那些孩子的港湾。

钻石雨果是他想要创造的乌托邦,一个没有歧视、压迫、神权这些泛大陆诸多因素存在的国家。

当精灵找到他请求帮助的时候,阿拜楼是非常开心的。要知道精灵是外种族以及亚人种的领导者,再没有比精灵族成为领头羊更合适的了。

要是顽固而且古老的精灵族同意了,那么其他种族也多少会少些对钻石雨果的抵触。

地精办不到,有些人还以为地精是小魔怪哥布林呢。

“我真的不理解你的想法,所谓的超越时间空间之物,全知全能之神——即便是真正见过,我也不觉得它是那么厉害的东西。神也不能超越时间空间的,我闭上眼睛依旧可以感受到时间的河流宛若江海奔流不息,这样的东西,怎么可能超越。”混沌苦笑着说“你在自己吓唬自己,但是我还是会帮你,我要看看你说的那个犹格索托斯,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能把我中意的男人吓唬成这样。”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高塔精灵疑惑的问“我来这里不是说这个的。”

这件事是可以对高塔精灵说的,犹格索托斯应该是影响不到她。阿拜楼背地里试过对普通人提过犹格索托斯的名字,再正确念出它的名字以后,普通人就不再是普通人了,所以阿拜楼背地里处决了他。

把里外事情说了一遍,高塔精灵仔细的听着,直到阿拜楼说完自己的想法。

“阿拜楼的计划我不打算阻止,和混沌潮汐之主不同,我更相信阿拜楼说的是真的。”私下里高塔精灵直呼阿拜楼的名字,“听了这些,我更觉得我在能量核心里听的东西应该告诉你,让你来决断了。”

在高塔精灵被复原成功期间,她的脑海里出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她花了很多时间理解这些话语的意思。也许是故意为了让高塔精灵明白,所以这些字除了让高塔精灵感到迷茫的痛苦以外,还让她知道了其中的含义。

阿拜楼昏迷的时候,高塔精灵也恰好破译了所有的信息。空中巴比伦试图向高塔精灵传递一个悲伤的灭亡,然而这些支离破碎的语言都无法阐述出具体的经过。

“蔑视之语被我们(四个种族)分割了,因为很担心会有一人借此毁灭世界,但是我们错了,真正的敌人原来并不是某个人,而是一个可怕的、无法言说的事物——它试着推动世界的进程,在失去耐心后又摧毁重建。我们的命运原来都被无声无息的支配着,它想,所以我们存在,它不想,所以我们毁灭。”

或许是高塔精灵并不匹配“蔑视之语”,也有可能是能量核心时间太久,已经磨灭了很多信息,最后的信息都不全面,高塔精灵复述出来的这句话是这段信息里唯一通顺的。

但是所有的东西都直指黑地刚铎王朝曾经的地下宫殿。空中巴比伦非常明确的说告诉高塔精灵,答案就在刚铎地宫。

“对抗那种敌人,蔑视之语是有效的。”

曾经的上古传说种族,混沌海亚特兰蒂斯朝圣者、空中巴比伦掠空族、黑地刚铎王朝地精族、还有桑迪亚哥行沙者。这些强大到不应该轻易覆灭的种族突然覆灭,还接二连三的覆灭。

阿拜楼在心里刻画了一条时间线,发现它们的覆灭是有规律的。如果把这些东西聚在一起,就能够发现所有懂得“蔑视之语”的种族都在某一时刻突然消失。

亚特兰蒂斯朝圣者的结局阿拜楼已经知道了。

“混沌,我必须问一个严肃的事情,美人鱼族的海之力是不是和蔑视之语有关系。”阿拜楼严肃的问。

千万别有关系,阿拜楼祈祷。

海之力怎么看也不像是单纯的魔法咒语。

当混沌黯淡着眼睛点头的时候,阿拜楼快疯了。

难怪他他妈的搞不懂海之力,只能借用美人鱼的力量,原来蔑视之语已经刻在美人鱼的身体里了。

“抱歉,亚特兰蒂斯人的蔑视之语也是我的原因。”混沌无奈的说“近海自然也学着我做了一些事情。”

那么按照时间轴上的消息来看……

“七年到十年。”阿拜楼嘴角抽搐。

又一个麻烦事。

“看来亚特兰蒂斯那里的覆灭恐怕和你的理念没关系,近海的理念是对的,你的理念也是对的。”阿拜楼冷笑着说“你们没发现,身为神的你们或许被什么东西间接控制或影响着,马上美人鱼也会迎来灾难了。”

怪不得蔑视之语他完全学不会。

“我从来不会被任何东西吓到,但是阿拜楼,你这句话真的让我脊背发凉了。”混沌给阿拜楼看她的鸡皮疙瘩,“这个鬼故事一点都不好笑。”

“这可不是鬼故事,你自己心里肯定也信了一点。因为你是直面历史之人。”阿拜楼说。

“可是信息里说,普通人是可以学会蔑视之语的。”高塔精灵狐疑的数学“能量核心曾经也有一个管理者,或者说任何一个浮空城都有上百个管理者,他们全部消失了。”

空中巴比伦说蔑视之语的方法被分割了,而一个完整的蔑视之语,即便是一头猪也能看懂。

如果蔑视之语有传闻中的威力,没准是可以对抗犹格索托斯的,这又是一个必须面临的选择。

不管是对抗犹格索托斯,还是应对不久以后美人鱼可能出现的麻烦,阿拜楼都要把蔑视之语搞到手。

因为接连的覆灭开始于蔑视之语不完整以后,那么阿拜楼有理由相信,蔑视之语是能够对某个事物完成造成伤害的。

顾及着蔑视之语的威力,“某物”才迟迟没有出手。

也许会招惹到一个新的敌人,但是阿拜楼现在完全是破罐子破摔了。犹格索托斯还不够麻烦吗?那么再来个差不多麻烦的家伙……

呃,也不是不痛不痒,这种事情真的还是越少越好,阿拜楼感觉他的心都快累死了。

现在的信息不全,阿拜楼也在猜测。

“这就是我们后面要做的事情了。现在可不是悠哉悠哉的时候啊。”阿拜楼试图起身,却忘记了身上全是绷带,叽里咕噜滚到了床下。

izidiqiudeo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