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倒霉样子的么。”混沌无奈的和高塔精灵把阿拜楼扶回床上。

“现在懂得你打算做什么的只有我和混沌潮汐之主,阿拜楼,你真的要放慢一点速度,现在没有人会理解你。”高塔精灵颇有些无奈。可是有几个国王会因为刚刚不小心摔倒磕掉门牙的。

还好这种小伤高塔精灵已经处理习惯了。

“我想试试在我还活着的时候给夏玛莎艾露恩留点什么。”阿拜楼捂着牙说。高塔精灵给人装牙的手法实在太过于简单粗暴了,“你说的那里不是提了刚铎地宫吗,正好地精族一直想让我陪他们去一次。”

“地精族的地宫为什么要让你去?”混沌不解的说。

“因为那个地宫不是地精一个种族做的,好像是这样——地精不会用魔法,要想去的话肯定要有会魔法的人。”阿拜楼解释。

叮当国王曾经这么说过地精地宫潜伏着怪物,光凭地精不可能战胜。另外,刚铎宫殿百分之四十的开启方式需要魔法,地精全族无任何一人会魔法,用蛮力又几乎不可能打穿那个刚铎地宫似乎附着了力量的城墙。

那城墙的坚硬是地精平生所见,叮当国王并不想在刚铎地宫获得什么,他只想知道地精没落的原因,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好处,阿拜楼随便拿,他才不在意。

地精是个很现实的种族,他们只拿他们可以拿的,如果手头的东西能让他们好好的活着,那地精会毫不犹豫的交出去。

“阿拜楼会给我们生存,那地精就选择相信阿拜楼。叮当不傻,整个泛大陆只有阿拜楼愿意接纳即将灭亡的地精。”

混沌和高塔精灵不知道怎么劝阿拜楼了,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也明白是没办法拦住这个心意已决的男人了。

“我去给你拿衣服。”高塔精灵说。

既然无法阻拦那就全力帮助,这是高塔精灵的想法。

“能不能说一下你的打算,你在钻石雨果还留了一个叫做阿提密斯的定时炸弹,我不希望你这边还在忙着外面的事情,另一边老家已经被教廷端掉了。”混沌说。

先去凡赛尔,阿拜楼是这么打算的。他埋下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了,凡赛尔大概已经成为他预想中的模样了。

按照叮当国王的说法,从凡赛尔的地下通道去刚铎地宫是正好的,反正凡赛尔就建在刚铎不远处。

“我要把整个雨果的东西全部拿回来,那些全是我的东西。”阿拜楼的话语里不免有些疯狂之意,可是混沌才不介意,这才是她喜欢的那个男人嘛,自然要疯狂一点。

毕竟这个出身混沌海的怪物女神,也是一个随性的疯子。

“曾经的凡赛尔雨果的土地,也要收入囊中,如果八法师塔的余孽不打算投降,那我就让他知道曾经的浮空之主的冷酷。”阿拜楼全身都是绷带,这句话就像一个怪物说出来的话。

等到阿拜楼把凡赛尔的土地也收回来,那么整片草原也是他的了,正好满足了他需要的土地,很多东西可不能在有人烟的地方被看到。那个时候,钻石雨果将会成为泛大陆领土第二大的国家。

与人口一样,谁也不会嫌自己的领土大的。

还有战争,对,战争。当一个国家在膨胀,那么势必就是战争,东南联盟都知道钻石雨果肯定会马上再发动另一次战争,只是不知道那个倒霉鬼是谁儿子。

阿拜楼打算发动战争,扩大他侵略蓝宝石的战果,那么首当其冲的应该是沿海城市,阿拜楼希望控制整个东南联盟的海岸,有了海岸,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击败阿拜楼。

金鹿角的主力虽然被渣胡子带去了混沌海,库里领导的只能称得上“铜鹿角”,可是哪怕是一只渔船组成的船队,在海里有阿拜楼的加持,也会成为所向披靡的海军。

那么沿海的第一个受害城市,就是那个称得上扼住钻石雨果咽喉的比森吉纳特。

这个靠海吃海的国家为教廷提供着驻扎领地,好让教廷在东南联盟的影响力持续蔓延,若是出了什么事,教廷的水银军随时都能从比森吉纳特上岸。

有教廷三军庇护的比森吉纳特,怎么也想不到阿拜楼真的敢把目标放在他们身上。

阿拜楼不敢让蓝宝石领继续扩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比森吉纳特,他还不想在陆地上与教廷正面冲突。

这个领土沿着海岸线又细又长的国家啊——

不久以后钻石雨果这个凶残的老鹰要把这个可怜的小蛇吃掉了。

而扩大海岸线并不是为了增强国力,而是为了给钻石雨果提供后路。

阿拜楼要在一切落幕之前,把海岸线留给美人鱼。美人鱼能给予其他人庇护。

“我喜欢战争。”混沌钻进阿拜楼的怀里,浑然不顾阿拜楼身上的伤口,“死更多的人,是淘汰弱者。同时也在进步强者,既然你说我的里面没有错,那你就证明给我看!”

“还有蔑视之语。”阿拜楼提醒说“那个你几乎闭口不提的东西。”

“主要是那个也不是我的东西呀,而且这么危险的东西,和我真没什么关系,即便是近海手里得到的部分,也只是她和我在海底发现的残片。”混沌苦笑着说“没想到即使是残片,也带来了无可预知的杀身祸。”

“不管其他事项怎么样,我要先把四个文明的蔑视之语找出来。让夏玛莎几个学会,这样等我离开以后她们就能独挑大梁了。”阿拜楼苦笑说“但愿她们后面会看在我的恩情上帮美人鱼一把。”

能量核心给了线索,可是也没提及空中巴比伦把蔑视之语藏在哪里了,现在只有先去刚铎碰碰运气。

是救美人鱼,还是迎接不可预知的恐怖,都需要这个疑似超越世界法则的呪言。

“我把衣服拿来了。”高塔精灵把阿拜楼需要用的衣服拿过来,与此同时还有一个阿拜楼以前常用的面具。

脸作为要害之一,总是不可避免的会受伤,所以钻石雨果特别制作了一个象征阿拜楼的面具,现在它再次派上了用场。

穿好衣服带上面具,因为绷带显得有些不可描述的诡异感和丑陋也算被挡住了,如果大家不说,高塔之下以外的人是不会知道这是阿拜楼的。

“你现在真的称得上孤军奋战啊,阿拜楼。”高塔精灵笑着说“如果不是你的权利,大部分人也要认为你是疯子。你的那些姑娘肯定不会再认同你做危险的事了。”

“没准这样更好。”阿拜楼点点头。

“你认真的?!”混沌傻眼了。

现在先筹备比森吉纳特的战争事宜,阿拜楼要带一队出身于钻石雨果的学生和将士,前往凡赛尔雨果,将地精刚铎地宫重现天日。

在整理头绪的时候,把船队送到比森吉纳特周边,吞噬整个东南联盟的海岸线,这个行动一旦成功,意味着和教廷彻底撕破脸皮。

他本来和教廷没有和解的余地,也不用担心更差的结果了。

他和教廷现在就是在不断的僵持着。

时间,给我时间!阿拜楼真的快要疯了,为什么他短短的三十年要做三千年才有可能完成的事情。

“这就是能者多劳?”混沌说。

确立好准备做什么后,作为传声筒的高塔精灵便可以不通过任何渠道,直接出现在浮空学院的各个地方。

“泛大陆的职业归根结底分为斗气职业和魔力职业,这些斗气可以根据你所特定强化的地方,将你变成一个你想变成的职业。也许是迅捷如风的弓手、也有可能是隐蔽无声的刺客、或者是在战场上充当中流砥柱的剑士、盾卫、枪……兵。这些取决于你所使用的武器,还有一些特别的职业。像我,就是一个枪兵。”

“以前枪兵也可以叫枪手的,但是因为钻石雨果出现的新职业,为了避免混淆,我们只能自称枪兵了。”

尼娅芙正滔滔不绝的给手下的学生讲课,她是高年级学生,同时是低年级的讲师,这些东西都是钻石雨果总结出来的。

她在赚取学分,阿拜楼可是说了,即便是她也必须把学分挣够了才可以毕业。所以尼娅芙想先挣够学分,再来好好的磨练自己。

“复习一些基础知识也不错,一些我没在意过得知识会给我一些小小的进步。”尼娅芙心想着。

没准这是阿拜楼的想法。

“现在下课吧。”尼娅芙合上课本。

也许不继续这么打打杀杀的比较好,她不像金梅尔跑去实战营当老师了。

“那家伙下手没轻没重的应该没关系吧。”尼娅芙纠结的想。

跟他们住在一起的还有三个精灵公主,只是三个人关系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好,海瑟薇妮几乎不跟另外两个公主说话。

而海瑟薇、海瑟薇琳早上做的早饭只有她们两个的,她们的宿舍都是一片水深火热。

izidiqiudeowang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