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噗嗤。”夏莉忒虽然答应,却还被阿拜楼顶着地中海,再用那副认真而英俊的面容警告的违和感逗笑了。

阿拜楼的嘴角抽了抽,满脸黑线。

“星妮,夏莉忒以前也是这样的吗?”阿拜楼问。

“以前的夏莉忒……嗯,好像差不多。”星妮说。

阿拜楼吸了一口气,准备好了与达莲娜进行正式的战斗。

这一次进去,依然是眼花缭乱的剑光,阿拜楼没有任何犹豫,拔出了手里的剑进行格挡。就像一个背板游戏,当你知道了boss的战斗方式,那么一切就会变得简单了。

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阿拜楼格挡了所有的剑气。在躲开最后一个最大的剑气以后,达莲娜终于献出了身影。

她的眼睛缠着渗血的白布,像一个盲人那样颤颤悠悠的移动着。身穿着魔女服饰的达莲娜,握着她那把比她还大的剑。

难怪会被成为白昼剑,这家伙的剑一旦甩起来,恐怕真的会宛若白昼。

“你是谁?你是男人?你是男人,那你就不是魔女,不是魔女,那就是敌人了。敌人就应该死,死无葬身之地。”达莲娜痛苦的灵魂说。

“等一下,达莲娜!”夏莉忒叫住准备进攻的达莲娜,也许是因为女性的声音,达莲娜停住了动作。

“女人?魔女?你是谁?”达莲娜问。

“我是夏莉忒。”夏莉忒说。

“夏莉忒?魔女?”达莲娜的表情若有所思,“夏莉忒?夏莉忒……圣黑月夜魔女夏莉忒。”达莲娜说。

“没错是我,太好了,你想起我了。”夏莉忒高兴的说。

“不是想起。”达莲娜摘掉眼罩否认,她露出眼罩里空洞的眼眶,和外面那个被挖掉眼珠的头颅一模一样。

“夏莉忒!你又带了个男人!你又要害死所有人!对,我也相信了那个人!我也害死了姑娘们!你该死!我也该死!”得知夏莉忒的存在,达莲娜弯下腰,开始变得癫狂。她说的话恐怕就是达莲娜一直以来的心魔,是剑振奋了她的意志,让她看起来还算冷静。

但是这份对夏莉忒的恨意让达莲娜立刻暴走了。

“我要杀了你!然后杀了我自己!两个可耻的魔女头领,根本没资格继续活着!”达莲娜怒吼,眼眶里开始滴落在血水,很快就是脑浆,还有一些其他的内脏。

内脏在达莲娜的眼眶里流出来的样子十分恐怖渗人。

“如果不是剑意的压制,达莲娜可能早就变成恶灵了。”阿拜楼冷静的说。反倒是夏莉忒很难过,原来达莲娜的恨意如此入骨。

“别介意,亡灵的执念往往是最后一刻释放的怨念无限放大,达莲娜没你想象中的那么恨你。只是三百年来这个念头折磨着她而已。”阿拜楼无所谓的说。

夏莉忒心情低落,按照计划的那样老老实实的躲在阿拜楼后面。

像达莲娜这种程度的恶灵,最正常的就是直接用圣水浸泡,直接烧死到魂飞魄散就够了。

要在灵魂世界制服她的难度相当高。

幸好阿拜楼自信他不会被达莲娜击败,这么细致的工作,只有阿拜楼这种人才能完成。其他人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选择直接杀死恶灵。

要把恶灵解放的难度太高了,成本也太大了。

“来打晕她以后,你就再一旁说你们的事情。我要让这个削掉我头发的疯女人知道谁才是剑术大师。”到了现在,阿拜楼在意的还是他被达莲娜削掉头皮的事情。

高塔精灵给了阿拜楼单手剑,而达莲娜手里的是单手剑。

愤怒的达莲娜冲向自己的样子还是挺吓人的,毕竟是个恶灵。

“你又带了男人!夏莉忒!你又要害死我们!”达莲娜依旧重复这句话。她把阿拜楼代入成了那个背叛她们的男孩。

白昼剑斩出一个漂亮的弧形。

这不是斗气,也不像是魔法。阿拜楼避开剑光,一道沟壑留在原地。

“好漂亮的一剑。”阿拜楼夸赞。

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动作,仅凭这干脆利落的动作,达莲娜就能击败大部分敌人了。

这种抛弃花里胡哨动作的剑术,只要一直进攻进攻再进攻,什么也不用改变就能击败敌人。

泛大陆浅显的剑术被达莲娜运用到了极致,这种程度的剑术,在古代的地球上也称得上大师剑法。

这是扬长避短的极致。

可惜地球上没有使用门板巨剑的习惯,双手剑不是没有,普遍都是细长的,像这种巨剑,没有傻子会用的。

反倒是在泛大陆,有了斗气和魔法加持,一些笨重的武器得到了发扬光大。

没有斗气,没有魔法,只凭各自的技巧来战斗,这种事情只有在灵魂空间才能做到。

阿拜楼借着巧劲与达芙妮周旋了几回合,只是简单的周旋,阿拜楼都觉得他的剑在呻吟了。

阿拜楼的剑挑开达莲娜的竖直劈砍,她的剑被引导着砍到了脚下的地面。达莲娜面门大开,阿拜楼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他的剑改变方向,刺向了达莲娜的喉咙。

叮。

剑与剑碰撞的脆响。

达莲娜见到阿拜楼的攻击,毫不犹豫的蹲了下来将自己藏在巨剑下,她用肩膀轻轻抬高剑刃来预判阿拜楼武器的轨迹。没等阿拜楼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挡住了单手剑的突刺。

“完美的反应。”阿拜楼发现达莲娜比预想中的更讨喜和厉害。

达莲娜听到阿拜楼的手被震开,毫不犹豫的继续发力,直接用巨剑推开阿拜楼,将阿拜楼推了一个踉跄。

在这短暂的失去平衡期间,达莲娜继续追加她的连击。

她用巨剑将自己的身体撑到半空,借用巨剑的力量飞踢阿拜楼。

格挡的阿拜楼再次被踢的失去了身体平衡。

达莲娜落在地上,借着刚刚的势头再次快速的拉起巨剑。

这一剑充满了势大力沉的动能。达莲娜不给阿拜楼任何反应的机会。

因为这一剑虽是重剑,速度却堪比匕首。

达莲娜的无怜悯的连招。

用剑格挡是不可能的,被剑撞到非死即伤,被剑砍到死了白死。

阿拜楼的这个单手剑很不趁手,重量甚至能够当做地球上的重剑来用。幸好这里是灵魂空间,完全可以进行适当的作弊。

阿拜楼的快速的在达莲娜的巨剑上连打,形成一个不断拆卸着巨剑力道的流水线。

没点一下,巨剑的力道别被卸掉一分。

点二十下,巨剑失去了一半力道。

那瞬间的一把下,就足够阿拜楼进行反击了。

夏莉忒看傻了眼,她和达莲娜相处了百年,自然略懂剑术。可阿拜楼飘逸出尘的剑术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精密的卸除力道的招式仿佛有迹可循,又无从下手。

“三百年后的剑术已经这么厉害了?”夏莉忒心想。“还是阿拜楼的剑术可怕到了这个地步。”

毕竟是阿拜楼百世轮回中第一个专精的武器,阿拜楼怎么可能允许别人的剑道和剑意超过自己。

“若是将剑意化为实质,其实我也会啊。”阿拜楼轻轻一挑,巨剑便从达莲娜的手里脱手了。

达莲娜因为没了后续的力道,再加上身体刚刚经过爆发,已经没了之前的反应速度。现在她只能等待阿拜楼攻击的降临。

“一个剑士把自己的剑脱手了,已经可以等死了。”阿拜楼冷淡的说。

漫天剑光化银河。

阿拜楼收起剑的时候,达莲娜身上出现了无数伤口,在一瞬间就失去了战斗力。

“你下手太狠了。”夏莉忒抱住达莲娜抱怨说。

“我担心她晕不了,就像现在这样。”阿拜楼在一边举着白昼剑乱挥舞。

达莲娜并没有恢复神智,反而在短暂的沉默过后爆发了。她捂着自己的脸哭泣。

眼泪是浑浊的黑色。

达莲娜居然像加热中的巧克力那样融化了。

“我既救不了夏莉忒,也救不了任何人,最擅长战斗的魔女,这个称号真欠一个掌掴。”达莲娜绝望的说着,融化的地方越来越多,“我这种废物,就应该自我毁灭。”

“我为什么要埋怨夏莉忒,无非就是想逃避责任。我知道,梅港的血河与我有关系。我只是不想承认。”

“我一直很尊敬为魔女不断战斗的夏莉忒,和她一起并肩战斗的日子很快乐。”

“在不知不觉间与我尊敬的夏莉忒成了并肩的魔女,圣黑月夜魔女夏莉忒,就和她的本人一样好听的名号。我只是一个擅长用剑的魔女罢了,何德何能与夏莉忒并号呢。”

达莲娜吐露心声,这些东西成了达莲娜融化自毁的导火线。阿拜楼摧毁了她赖以生存的剑意,自然而然就是把达莲娜推向了魂飞魄散。

“阿拜楼,怎么办,想想办法啊。”夏莉忒慌了神。

“我这么做,是因为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中。拯救达莲娜很简单的。”阿拜楼握住门板巨剑,狠狠地抡了一周,拍在了达莲娜的后脑勺上。

达莲娜晕了,融化也停止了。

izidiqiudeowang